跳至正文

消息人士称前副总统彭斯在选举调查的大陪审团前作证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前副总统迈克·彭斯周四(4月27日)在联邦大陪审团面前作证,该陪审团正调查时任总统特朗普及其盟友试图翻转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所做的努力。该知情人士要求匿名介绍彭斯在大陪审团前非公开作证的情况。

彭斯现身美国首都华盛顿向大陪审团作证。该陪审团正在审查他曾经忠诚服务的总统。这是司法部调查的一个里程碑。这个陪审团可能向检察官提供关于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暴乱前几周的某些对话和某些事件的关键第一人称叙述。它还具有重大的政治影响,因为彭斯暗示将参加2024年的总统竞选,并可能与共和党的领跑者特朗普竞争。

作证开始的数小时前,联邦上诉法院以密封命令驳回特朗普律师阻止彭斯出庭的请求。

今年早些时候,彭斯被传唤出庭作证,但特朗普的律师以行政特权方面的担心为由表示反对。一名法官在3月份拒绝阻挡彭斯出庭,尽管他确实支持这位前副总统的宪法主张,即他不能被迫回答与他在1月6日主持参议院投票认证选举结果有关的任何问题。

彭斯在周日播出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节目“面向全国” (Face the
Nation)的采访中说:“我们会遵守法律,我们会说实话。我一直在向全国各地的美国人民讲事情的经过,我写在回忆录中讲的事情的经过,就是我要在(向大陪审团作证)那种背景下讲的经过。“

彭斯广泛谈论了特朗普的施压努力,包括在他的《愿上帝助我》(So Help Me
God)书中谈及特朗普在1月6日之前的几天敦促他拒绝认可民主党人乔·拜登的总统选举胜选。作为时任副总统,彭斯在监督国会对选举人团选票的计票方面发挥了仪式性作用,但无权影响结果,尽管特朗普说他有权。

结局并不好

曾任印第安纳州州长和国会议员的彭斯曾表示,特朗普危及了他的家人和当天在国会大厦的其他所有人,历史将追究他的责任。

彭斯在总结他们在白宫的时光时写道:“四年来,我们有着密切的工作关系。结局并不好。”

彭斯的律师对传票提出了他们自己的范围更窄的质疑。他们辩称,由于1月6日国会计算选举人票时,彭斯的身份是参议院议长,因此根据宪法的“言论或辩论条款”(Speech
or Debate Clause),他不能被迫就这一过程作证,该条款是旨在保护国会议员免受有关官方立法行为的质疑。

一名法官同意这一论点,有效地缩小了他预期作证的范围。

负责调查的司法部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广泛问话,并寻求许多特朗普前助手的证词,其中包括前白宫律师帕特·西波隆和前顾问史蒂芬·米勒。

史密斯正在另外调查特朗普在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数百份机密文件潜在的不当处理,以及可能阻挠调查的行为。

周三,在该调查中为特朗普辩护的律师称,司法部的调查“极度拙劣”和“受到政治影响”,并敦促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通过举行听证会和引入立法来介入,以纠正白宫的机密文件处理的程序,并规范总统和副总统离任时文件交接程序。

那些律师写道:“应该命令司法部后撤,而情报部门应该进行适当的调查,并向该委员会以及参议院的对应官员提供一份完整的报告。”

目前尚不清楚特别检察官的调查何时结束,或者谁将被起诉。


即时新闻|今日时事–消息人士称前副总统彭斯在选举调查的大陪审团前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