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华裔少女一家惨被灭门!她竟被凶手收留同吃同住….

COMING UP: Brenda reveals the painful truth
about her uncle, Robert Xie. #SN7
pic.twitter.com/7Hptiz1MnA

— 7NEWS Spotlight (@7NewsSpotlight)
February 26, 2017

Min Lin 和 Yun
Lin 原籍广州。年轻时俩人从中国移民到澳大利亚,在那里他们相识并坠入爱河。

像所有勤勤恳恳的中国移民一样,俩人在异国开始了辛苦的打拼,夫妻二人在悉尼North
Epping 经营着一家报刊亭,跟社区居民也相处融洽。

夫妻俩有三个可爱的孩子,15 岁的大女儿Brenda,12岁的二儿子Henry 和9岁的小儿子Terry。

妻子 Yun 的姐姐Irene 与他们同住,和侄子侄女们一起帮忙照顾生意。

丈夫 Min 的妹妹Kathy和她的丈夫Robert Xie 住在他们家附近,步行即可到达。

图片截自youtube@7NEWS Spotlight,版权属于原作者

Robert Xie 在国内时是一名耳鼻喉专家,来澳洲后决定创业,但他在墨尔本的餐饮业务尝试失败了。之后为了离家人近一些,2002年他们搬到了悉尼。Kathy在哥哥Min 的报刊亭做兼职。

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的一个早晨,Min Lin家的报刊亭奇怪的关门了。

这非常不寻常,因为自从报刊亭开张以来,每一天都在营业,社区居民已经习惯了每天路过后买一份当日报纸,所以这一天的休业让大家有些担心,一位顾客打电话给Min的妹妹Kathy询问。

Kathy也觉得Min的旷工透着古怪,于是和丈夫Robert Xie 一起到Min的家中查看,发现前门没有锁。

进入房间后,俩人惊恐的发现床上躺着一具尸体!

尸体被打得很惨,屋内天花板、墙壁、地板和家具上都溅满了鲜血。尽管那张血淋淋的脸毁容了,但Kathy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人是嫂子Yun!

之后,她又在棉被下发现了Min的尸体,整张脸也已被打的面目全非。

接着,在另外两间卧室,他们相继发现了三具尸体,夫妻俩的孩子Henry和Terry,还有Yun的姐姐Irene,一家五口,直接被灭门!

从极度恐慌中缓过来后,Kathy立刻打了报警电话。

家中唯一幸存的成员是Min和 Yun的大女儿Brenda Lin。那天她正在国外参加学校旅行,幸运的躲过一劫。

当时在旅行的她接到朋友发给她的一条新闻链接,点开后发现新闻中凶杀案的地点居然是她家。

一开始,她以为这只是朋友们对她开的一个残酷的玩笑,直到学校立刻安排她坐下一个航班回澳洲,下飞机看到泪流满面的Kathy时,她才明白:她的父母,她的小姨和两个弟弟,都被残忍的杀害了。

这不是一起抢劫案,因为没有任何遗失物品的迹象。

警方最初认为受害者是被近距离枪杀的,在尸检后确定,所有的伤口都是外力所致,凶手是用“锤子状”的带有绳子的凶器,窒息般的殴打受害者,他们遭受的殴打远远超过了杀人必需的程度,五人中有四人有被窒息的痕迹,非常残忍。

谋杀时间预估是在凌晨2点到5点30分之间发生,当时房子的电源被切断了。凶手非常熟悉房子的布局,知道电路盒的位置。

没有强行进入的迹象,显示凶手很了解这个家庭,或者至少了解女儿Brenda的日程安排,因为只有她的门把手没有动过,就好像凶手已经知道Brenda那天晚上不会在家一样。

谋杀案发生一个月后,成立了 Strike Force Norburn 以协调调查,警方开始对这起谋杀案提出了另一种可能。

谋杀案发生前两个月,Min目睹了报刊亭对面的一辆武装汽车被抢劫,可能因此被人盯上了,但这无法解释为何其他家庭成员也惨遭杀害,以及凶手非常了解他家这一点,因此该推测被否定了。

与此同时,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却急需解决。

没有了家的少女Brenda 需要一个家暂时住下来。警方在评估后,允许Brenda 与Kathy和Robert 一家住在一起。

案发后,Kathy和Robert 还一度在媒体上现身,公开喊话要将凶手捉拿归案。

图片截自youtube@7NEWS Spotlight,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失去家人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里,在Brenda 眼中,Kathy
和 Robert尽最大努力代替她父母的位置。他们送她去学校,给她做午饭。在她情绪崩溃的日子给予了无尽的安慰。

Brenda 心里非常感激他们的照顾,Kathy和Robert 在她心里的位置仅次于她不可替代的父母。

但险恶的真相很快被揭露。

2010年5月,犯罪委员会发现现场一个血迹斑斑的鞋印可能与 ASICS
运动鞋相匹配,根据此,调查人员推断只有一名凶手,并将该消息告知了Kathy,因为这个时候,警方已经将怀疑人锁定在了Kathy的老公Robert Xie身上。

在决定Brenda 应该托付给哪个家庭时,警方还没有掌握Robert 的任何罪证,或许是Kathy和Robert 与Brenda
一家本就很亲密,或许是为了放松Robert 的警惕,警方当时同意了他们收留Brenda。

但鉴于已经对Robert 起疑,警方在他们的家中早已秘密装置了摄像头,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证据收集。

首先,秘密摄像头显示,Robert在家中曾以“令人非常不适”的方式,触摸过Brenda。

此外,在告知Kathy有关鞋子的事情后的一天,警方在视频中发现他切割并冲洗鞋盒的过程,他把一个鞋盒一块一块地切下来冲洗,Kathy就在他旁边看着。

调查到
Robert时,他说他在谋杀案发生的那天早上正在打扫车库。调查人员在车库一个抽屉下面发现了一块污渍,后被证实为血迹,里面检测到四名受害者的DNA。 该污渍也与受害者床垫上的另一种污渍相匹配。

决定性的证据是在车库发现了鞋盒,与案发现场留下的鞋印相符。

那不是普通的鞋子,鞋印与其中一款已停产的型号 Asics Gel Elevation II
相吻合,凶手在行凶时就是穿的这种鞋。Robert 的鞋码是 9.5,与估计的凶手鞋码 8.5 到 10.5 相符。

在惨案发生两年之后,2011年,警方终于逮捕了Robert。

2012 年,灭门惨案正式开审。

The front page of tomorrow’s The Daily
Telegraph on Robert Xie pic.twitter.com/nJD1yxxTIu

— Anthony De Ceglie (@AnthDeCeglie)
January 12, 2017

Kathy坚定地站在丈夫身边,相信他是无辜的。她还痛心疾首的告诉记者,Robert是一个充满爱心、关心家人的男人,被错误地指控谋杀了她的亲人,成了别人的“替罪羊”。

2012 年,Robert Xie 在被带上监狱面包车时微笑

图片来自@AAOIMAGE,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第一次审判中,Robert拒不不认罪。但证据被一一呈现。

除了警方的证据外,还有匿名证人作证,说Robert曾经亲口承人,他从一家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商店购买了一把锤子。他自称能够通过使用武术轻松制服受害者,案发当晚他给Kathy注射了镇静剂,这样他就可以偷偷溜出房子。

更震惊的是Brenda的证词。

在这次法庭上,Brenda才透露她在灭门案前就遭到Robert的性侵犯,在住进他家后情况变得更糟。但因为她相信Robert是清白的,所以她一直将这些信息保密。

Brenda 高中的校长也曾向警方透露,她曾在一次午餐会上看到Robert与Brenda
交谈,她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他在身体上靠得太近了,而且感觉他对Brenda 的态度有一种洗脑式的强势。

3个月后,二审开始。检察官拟定了Robert的作案动机,包括对他Brenda 的性兴趣,与他相比Min的成功,以及Kathy的父母对Min的偏爱超过他。

由于法官生病,审判被推迟到2015年2月,由新法官接任。9
个月后,新的陪审团未能做出裁决。至此,Robert已在狱中度过了5年。他获得保释,案件于 2016 年重审。

终于将近 8 年后,经过四次审判,陪审团于 2017 年2月裁定Robert
Xie 犯有五起谋杀罪,他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法官Elizabeth Fullerton称这些杀戮“令人发指”。

直到最后,Robert才认罪。

但他并没有放弃,仍然在寻求翻案,不过他最新的一次针对定罪的上诉于2021 年 2 月被驳回。

Robert Xie, found guilty of murdering the
Lin family in North Epping in 2009, put his head in his hands as a
decision was handed down on his appeal bid.https://t.co/eShAwzdU7Y

— news.com.au (@newscomauHQ)
February 14, 2021

“没有足够的词语来描述这给我和我周围的人带来的痛苦。”

2017年,在灭门惨案发生8年后,23岁的Brenda首度勇敢的露面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澳洲7NEWS Spotlight
电视台制作了45分钟的特别节目,在里面Brenda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令人心碎。

在出事后很长一段时间,Brenda 根本不信Robert会是凶手,“因为他是家人啊。” 直到第一次审判后她看到了一件又一件的证据,她震惊了,“知道了这些以后,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讽刺的是,Kathy直到现在,仍然认定自己的老公是冤枉的,对于此Brenda觉得既失望又受伤。

当时Brenda还曾接到Kathy的短信,称Robert是清白的,他是被警方陷害的。Brenda说,我希望有一天她可以意识到,她在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希望她能尽快离开他。

在纪录片中,

Brenda无数次的谈到了自己的家人。

“爸爸是我见过的最努力工作的人,妈妈很温柔,永远在我们身边,两个弟弟整天围着我转,我是个比较强势的姐姐(笑)”

她清晰的记得她和家人最后相处的每一个细节。

旅行前一晚,她跟妈妈拥抱互道了晚安,两个弟弟一个已经睡下了,一个跟她说旅行愉快,她笑着回应:“你们还没注意的时候我可能就已经回来了。”
而小姨早早睡下,她并没有去打扰。

那天凌晨 4
点,父亲Min开车送Brenda去机场。当他们站在机场时,她的同学们哭着拥抱着他们的父母。而Brenda尽管也非常不舍,但她酷酷的决定不要表现的那么夸张,跟爸爸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毕竟只有一周的旅行啊,我很快就回来了”。

谁也没有料到,这声再见,成了永别。

“直到今天,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拥抱(我的爸爸)并告诉他我爱他,感谢你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父亲。” “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自从失去家人以来,Brenda 一直在努力的生活着。她顺利高中毕业,被大学录取,她找到了她的第一份兼职工作,她学会了开车。

她取得了很多很多成就,在没有家人陪伴的情况下。

“这些快乐的时刻于我而言变得苦乐参半,它们时刻提醒着我失去家人的痛苦,家人为我开心的样子,我再也见不到了。”

我想放弃一切,只为了让我的家人回来。”

图片来自@AAOIMAGE,版权属于原作者

她后来去了趟广州,追寻父母曾经生长的痕迹,也为了纪念他们的在天之灵。

那时恰逢中国春节,看着红红火火的街道,她哭了。那一刻,她感觉与他们心灵相通。

纪录片中的女主持人表示,“我注意到每次你跟我谈起你的父母时,你总是使用现在时态。”

“是的,因为我更愿意相信,他们现在仍然跟我在一起。我希望他们从天堂往下看时,能看到我仍然努力在生活。”

她经历了人性之恶,也经历了人性之善,最后,她仍然相信绝大部分的人是善良的,因为这一路以来她感受到了满满的善意。

图片来自James Brickwood,版权属于原作者

Brenda高中时期的校长多年来跟她保持着联系,她定时会跟Brenda谈心,希望确认她一切都好。她感慨的说道,从Brenda身上她学到了很多。

“我一直担心在经历了这场灾难后,她会不记得如何去爱,会丧失爱人的能力,但恰恰相反,她教会了我,爱是世间最重要的事情。”

“我跟她说,我希望有一天,能被你邀请参加你的婚礼,我希望有一天,参加你宝宝的洗礼。因为我坚信,她会是一个好妈妈,她会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

Brenda
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希望能成为一个让他们骄傲的人。在未来,我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在这趟旅程中得到的善意,我也想分享给更多的人。我很感恩。”

纪录片的最后,Brenda领着狗狗在海边散步,阳光依旧,生活继续。

图片截自youtube@7NEWS Spotlight,版权属于原作者

高赞评论写道:看到这个镜头,几乎令人泪目。很多人从这个年轻女孩儿身边经过,却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多么恐怖的事情。但和他们一样,她沐浴在阳光之下,享受着生活。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祝你一切都好。

本文由北美省钱快报小编整理,图片及信息来自路透社,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