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特斯拉股东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个不知名的“他”

特斯拉股东们真正应该感谢的,不是马斯克,而是一个他们可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扎克·柯克霍恩。

谁在管理特斯拉?

你第一个会想到的,可能是那位全球最著名的亿万富翁、特斯拉的CEO马斯克:

在这家电动车企最困难的时刻,他一度吃住在工厂里,几乎不眠不休;他计划殖民火星,第一步是打造适合商用的重型火箭;他投资了脑机接口技术,想让人类不用张嘴就能说话;他让物理学的“第一性原理”成了知识付费热词,他讨厌被称为亿万富翁,并且觉得巴菲特的工作很无聊;他有疯狂的愿景和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比如,比如给儿子取名叫“X
Æ A-12”,比如花440亿美元买下推特,想要创造一个容纳一切的超级App——X。

买下推特这件事儿给马斯克带来了一些官司、非议和投资者的不满,一些人把特斯拉股价下滑归咎于马斯克分心管理推特。在持续半年996式的劳作、对这家社交平台进行大改之后,马斯克终于为推特找到了一位理想的继任者,5月13日,推特迎来了新的CEO,一位曾在NBCuni工作的广告人,而马斯克自己则会转任CTO,继续负责产品、软件和平台。

几乎同时,华尔街日报刊文指出,操心公司日常运营、确保特斯拉能够赚钱的人,不是马斯克,而是这家公司默默无闻的CFO扎克·柯克霍恩
(Zachary Kirkhorn)。并且,在特斯拉内部,许多人将扎克视为马斯克的接班人。

这则报道,和马斯克对推特的安排,引来投资者遐想:马斯克的兴趣已经如此宽泛,经营特斯拉究竟还是不是他的主业?他会不会像离开推特那样卸任特斯拉CEO?如果失去马斯克,特斯拉还能保持在电动汽车行业的领先优势吗?上周五,特斯拉股价不升反跌,抹平周四涨幅,当日收跌2.4%。

与此同时,更多人开始发问,这位真正在管理特斯拉的扎克·柯克霍恩究竟是谁?

谁是扎克· 柯克霍恩?

39岁的扎克·柯克霍恩和他的老板马斯克相当不一样。

他们毕业于同一所学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拥有相近的背景(马斯克读的是物理与经济学,扎克读的是机械和经济学),除此之外的一切特质都截然相反:扎克是39岁的白羊座,马斯克是将满52岁的巨蟹座;扎克在推特上仅有62个粉丝,除了特斯拉投资者日和财报电话会,平时基本不和媒体接触;马斯克的粉丝量接近1.4亿,一举一动都能上头条。

扎克的推特是私密账户,仅有62位关注者

不同于副业众多的马斯克,扎克只有特斯拉CFO这一项工作,薪酬在科技公司CFO里中规中矩。2021年,他在德州奥斯汀买下了一栋300万美元的湖景豪宅,此后开始不断少量减持手里的特斯拉股票(可能是为了还房贷)。

在少年时代,扎克的表现更多像一个循规守矩、按部就班的优等生。

他出生在华盛顿的郊区,父亲是美国国务院的“心理健康训练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就读期间,他曾率领学校的太阳能汽车团队参加过美国地区项目的比赛,排名倒数第一。

2006年,他对校刊《宾大工程》(Penn Engineering) 表示:

“课堂有时会有点无聊,但当你看到学以致用时,真的会感觉付出有所回报,我可以想象有一天我会经营一家小企业。”

不过在毕业时,扎克并没有像马斯克那样去创业,而选择了一条对藤校学生来说更容易的路径——成为一名麦肯锡分析师。根据纽约时报上的婚姻登记公告,他在麦肯锡认识了自己后来的丈夫(作为同性恋,扎克后来因为晋升迅速,频频在特斯拉的“多样性与包容性报告”中被提及)。

在麦肯锡工作大约3年之后,2010年,他加入了当时现金流紧张、还处于艰难造跑车阶段的特斯拉,成为一名金融分析师。当年6月,刚刚入职不久的扎克,见证了特斯拉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1956年来第二家上市的美国汽车公司。

在这家公司工作九年后,扎克对外界而言一直默默无闻。但在2019年,马斯克意外宣布,长期担任特斯拉CFO的Deepak
Ahuja将辞职,由扎克接任。

相比曾在福特工作过、在汽车金融领域经验丰富的Ahuja,当时年仅34岁的扎克并不被看好,媒体称其“害羞”、“神秘”。对一个执掌公司财务、需要经常和华尔街打交道的岗位来说,这样的评价似乎不太好。新CFO人选公布当日,特斯拉股价盘后跳水跌5%。

左为特斯拉前CFO Ahuja,右为现CFO扎克

扎克之于马斯克,就像乔布斯背后的蒂姆·库克

但在四年之后回看,扎克作为CFO的工作相当出色。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在财务之外,扎克也负责许多特斯拉的日常业务。例如主导特斯拉的供应链改革,削减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他成功让这家车企连续15个财季保持盈利,任内特斯拉市值从500亿美元翻了10倍,涨到5000亿美元。

特斯拉2022年年报显示,其销售和管理费用占营收比重约为5%,这一比率通常被用来衡量企业的经营效率。2018年,扎克上任前夕,特斯拉的销售和管理费用一度高达营收的13%。

华尔街日报记者认为,扎克和他的老板马斯克的关系,一如当今的苹果CEO蒂姆·库克和已故创始人乔布斯的关系:一位有强烈的个人光环和领袖气场,一位低调沉稳,习惯于在幕后发挥自己的专长。

从公开报道来看,和乔布斯类似,在拥有改造世界的天才想法的同时,马斯克也是一位独断专行、性格乖张、暴躁易怒的领袖。

特斯拉联合创始人Martin
Eberhard曾对媒体表示,如果关于特斯拉的新闻报道里面没有提到马斯克的名字,他就会在电话上“大喊大叫”;前SpaceX高管Jim
Cantrell也称,当马斯克的期望没有得到满足时,他可能会很“恶毒”;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特斯拉前电池技术高级主管Kurt
Kelty表示,扎克的出色之处就在于“他不抢埃隆的风头”。

和一位可能在盛怒之下解雇员工的老板相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扎克在公司内部的评价很高,他非常擅长在马斯克和其他员工之间周旋、充当调解人的角色,并且能翻译马斯克通常“荒谬和宏大的要求”,能够把马斯克提出的“看似无法实现的要求”拆解成一个一个可以执行的步骤。

在加入特斯拉的早期,扎克就已经表现出了他在应对复杂问题时的出色能力,他似乎总能一针见血,直击问题的要害。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说法称,扎克推动了2014年松下和特斯拉电池工厂合作项目的成功;后来Model
3临近投产时,特斯拉曾考虑过自己提炼造电池用的锂盐,但扎克通过财务分析,说服公司放弃了这个想法。

除此之外,扎克也具备敏锐的财务嗅觉。2021年,在购买了大批比特币之后,效仿《权力的游戏》,马斯克把扎克的CFO职位名称改成了“Master
of
Coin”(货币大臣)。尽管马斯克对加密资产青睐有加,但扎克坚决反对让加密货币出现在特斯拉的资产负债表上。2022年,在以FTX为代表的一连串的币圈爆雷事件发生之前,特斯拉已几近清仓比特币,累计获利1.92亿美元。

特斯拉前CTO、董事会成员JB
Straubel对华尔街日报称,从员工到技术,扎克对特斯拉的情况了如指掌:

“而且他经常是正确的,甚至让人感觉有点害怕。”

新CEO的角逐

在推特新CEO的人选公布之后,关于下一任特斯拉CEO的揣测也开始涌现。实际上,马斯克已挑选好继任者的传闻由来已久。

去年11月,特斯拉董事James
Murdoch透露称,“在过去几个月里”,马斯克实际上已经找到了接替他成为下一任特斯拉CEO的人,但Murdoch没说潜在继任者的名字。

这位潜在的继任者会不会是扎克?

他至少是排序靠前的人选之一。扎克目前已经在事实上从事着许多CEO才会做的管理工作,此外,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说法称,特斯拉董事会成员已经在讨论由扎克接替马斯克成为特斯拉CEO的可能性。

但许多特斯拉投资者和华尔街分析师并不这么看。

Wedbush分析师Dan Ives称:

“我参加NBA季后赛的可能性比马斯克辞任特斯拉CEO的可能性更大。”

他在最新报告中给特斯拉评级为“买入”,目标价215美元。

未来基金联合创始人Gary Black也在周五发推称:

“猜测马斯克可能会放弃特斯拉CEO职位,完全是无稽之谈。”

他对巴伦周刊表示:

“首先,扎克不是自然的继任者。朱晓彤(特斯拉大中华区负责人)才是;第二,埃隆正在放弃Twitter的CEO职位。为什么他也要放弃当特斯拉CEO?”

朱晓彤是扎克之外,另一位可能成为特斯拉新CEO的热门人选。

今年1月,朱晓彤已开始负责管理特斯拉美国工厂,且在3月的投资者日上,以“特斯拉全球生产和交付负责人”的职位出现,负责美国、欧洲等地的销售和运营。4月,朱晓彤正式晋升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成为特斯拉最高决策四人组成员之一。四人组的另外三人分别为CEO马斯克、CFO扎克以及以及动力和能源工程高级副总裁Andrew
Baglino。

从马斯克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来看,没有人能预测特斯拉的领导层未来会怎样变动。

但至少目前,马斯克还在尽力安抚那些担心他会离开的投资者:

“显然,聘请Linda(推特新CEO)让我可以将更多时间投入给特斯拉,这正是我要做的!”

即时新闻–特斯拉股东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个不知名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