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脱离现实,美国陷入“帝国无罪论”泡沫

澳大利亚“珍珠与刺激”网站5月17日发表题为《不幸而又危险的美帝国的拧巴》的文章,作者是杰夫·里奇,全文摘编如下:

幸福的帝国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帝国各有各的不幸。

但幸福的帝国也会变得不幸,然后这些故事就变拧巴了。有些帝国会迅速崩溃,有些则缓慢走向灭亡。有时它们会垂死挣扎,有时它们会像遭受背叛的恋人一样,在火车前寻短见。我们把帝国的灭亡有时称为悲剧,有时称为闹剧。

不幸的帝国是危险的。今天,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美利坚帝国独特的不幸方式的了解。美国评论家喜欢把美帝国的故事想象成雅典、罗马和不列颠治下和平的巅峰。但罗马帝国的故事和对修昔底德陷阱的误解误导了他们自己。在其他故事中,我们看到了零碎的线索。核战争狂人之子?第四帝国?军事—工业—国会复合体的腐败?美国病?极右翼的疯狂?奴隶制的道德污点?美国灵魂的救赎?

然而,我们可以想象美国衰落的故事,因为今天它的领导人和人民似乎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美国已经脱离现实,陷入了一个无罪论的泡泡里,让美国人无法了解脱离现实的后果。美国的领导人和人民认为,后果都是由不如它的国家承担的。但帝国无罪论的后果使不幸的美国陷入混乱,并破坏了世界的稳定。

无罪论导致美国谴责使用核武器,却不为广岛事件道歉。美国在胜利日宣布击败了欧洲的法西斯,却让伊拉克战争的鹰派人物和阿布格莱布监狱的看守免于海牙审判,并在一个不受承认的法庭上提审公然挑衅它的世界领导人。

无罪论导致美国滥用其在1944年确立的储备货币体系的特权;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玩弄国会政治;在提高信贷限额却不偿还债务的情况下,宣称自己不是一个赖账的国家。

无罪论导致美国几乎每年都会上演政府关门的马戏团表演,每一季都有新的杂耍表演,但马戏团领班从未控制过预算。

无罪论导致美国对其他文化的无尽侵吞,对世界的麦当劳化,对资源的过度开采,以及对更好文明的掠夺。

无罪论导致美国在一起又一起的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每天都在祈祷,但拒绝向任何国家学习。

在社交媒体的茧房里,无动于衷的美国人对世界胡说八道,无视来自外界的纠偏;而在阳光下,全世界都在倾听正义之声。美国人堵住耳朵,跺着脚,把他们的社会结构、教育机构、司法系统、商业规则和政治文化推向毁灭。

无罪论使美国变得疯狂、糟糕,与之结盟是危险的。它为精英们制造了一座精神监狱,形成强烈的禁锢。

未来十年对美国来说可能非常艰难。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美国的政治和文化领导层准备吸取这一重要教训。

美国世纪是一个梦,由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造梦机器制造。但这个梦从来都不是真的。

美国人能从狂热的梦中醒来吗?四年甚至更长时间里,美国媒体让全世界相信,后真相政治是特朗普独有的弊病。从2021年1月开始,世界才认识到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早就应该认识到了。没有人认同“华盛顿共识”。《楚门的世界》和《摇尾狗》1998年就上映了。

美国政府能为自己的梦想埋单吗?经济历史学家亚当·图兹写道,在美国,“简单的自由主义现代化愿景最终令人悲伤,政治与经济和社会发展之间的不和谐达到了最极端和最严重的程度”。

美国不是一个刀枪不入的国家。它是自己悲剧的推销员。它可能已经走上不归路。在一个动荡的多极世界中,它愤然出走。在国内,它受到气候、基础设施、经济、社会、文化,坦率地说,还有公共礼仪等方面不断加剧的危机的困扰。

只有打破无罪论的牢笼,美国才能扭转瓦解的势头。2021年初,图兹写道:“挥之不去的问题仍然存在: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美国是否有能力以一贯和长期的方式应对大加速带来的挑战?”

即时新闻–澳媒:脱离现实,美国陷入“帝国无罪论”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