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中国地方债高达162万亿 或影响习近平“大计”

中国打压地产商造成了席卷全国的地产危机,打击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在支出大幅增加、收入骤减的局面,使地方政府财政陷入困境。
路透社资料图片

《彭博社》报道,据美资投行高盛估计,中国政府债务总额约为23万亿美元,这一数字包括各省市设立的数千间融资公司的隐性借款。报道指,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将不得不削减开支,或从促进增长的项目中挪用资金,以继续偿还债务。又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希望在2035年前,将收入水平提高一倍,同时缩小贫富差距的大计可能会受影响。

《彭博社》报道(链接),2021年,中国东北黑龙江省鹤岗市成为中国第一个进行财政重组的地方政府。这是自国务院在2016年公布从县到省的地方政府,应如何处理债务风险的规则以来,第一次有城市管理部门采取官方紧急措施。

2020年,鹤岗市表示,由于缺乏资金,它无法支付价值55.7亿美元的债务利息和本金。根据官方来源和传媒报道的数据,到2021年,该市的债务总额已攀升至近300亿美元,或约为其总财政收入的230%。

鹤岗市的居民现在正感受到财政紧缩的冲击。当地人抱怨在寒冷的冬季缺乏室内供暖、出租车司机说他们被处以更多交通罚款、公立学校的教师担心传闻中的裁员、有街道清洁工的薪金被拖延了两个月。

地方债问题或影响习近平缩小贫富差距大计

报道指,虽然鉴于中国政府对债务的隐性担保,中国发生地方政府违约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但更大的担忧是,地方政府将不得不痛苦地削减开支,或从促进增长的项目中挪用资金,以继续偿还债务。对习近平来说,这关系到他在2035年前将收入水平提高一倍,同时缩小贫富差距的雄心壮志,这是社会稳定的关键,因为他可能要在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内统治共产党。

美国智库马可孛罗(MacroPolo)的经济学家宋厚泽(Houze
Song)向《彭博社》表示:“许多城市将在几年内变得像鹤岗一样。”宋厚泽还说,中国人口老龄化和人口萎缩,意味著许多城市没有劳动力来维持更快的经济增长和税收收入。

宋厚泽又指,中央政府或许可以通过要求银行对地方政府的债务进行延期,以在短期内保持稳定。如果不提供贷款延期,“现实是,超过三分之二的地方将无法按时偿还债务”。

在鹤岗所在的黑龙江省,债券投资者已经对相关风险保持警惕。其它城市的问题也很明显,河南拥有770万人口的商丘市最近引发关注,该市因资金匮乏差点暂停其唯一的公交服务;上海等富裕城市的公务员,据报也被减薪;在贵州省,官员们已经请求北京提供救助。

中国2022年疫情防控 至少花费3520亿人民币

过去3年中共极端的“清零政策”掏空了地方财政,政府债台高筑,面临违约风险。根据中共地方政府年度预算报告,中国各省份2022年仅在疫情防控方面,就至少花费了3520亿元人民币(约合506.9亿美元)。雪上加霜的是,中央为刺激经济而实施减税政策,使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减少。此外,中央打压地产商造成了席卷全国的地产危机,这也打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因为与土地销售有关的收入,通常占地方政府收入的30%以上。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该份额约为40%,但2022年的土地销售收入与2021年相比,下降了近三分之一。在支出大幅增加、收入骤减的局面,使地方政府财政陷入困境。为填补缺口,地方政府一直在举债。

《彭博社》又引述美国史丹福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政治学教授戴慕珍(Jean
Oi)指出:“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遍布全国”,“虽然富裕的沿海地区将有更多的机会来偿还债务,并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利用,但像鹤岗这样欠发达的地方,他们能做的事情将受到更大的限制。”

即时新闻–彭博:中国地方债高达162万亿 或影响习近平“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