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到底冤不冤?机密文件案的七大关键信息

针对特朗普及其助手的起诉书曝光了一些新细节。其中显示特朗普将成箱的重要文件放在盥洗室里,绝密国家安全文件甚至被扔在地上。此外,特朗普还随意与他人分享机密。https://t.co/YoHYpIhma2

—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June 12, 2023

周五公布的针对前总统特朗普及其私人助手沃尔特·瑙塔的起诉书揭示了一系列令人尴尬、可能具有破坏性的新细节,它们来自一项长达一年、此前一直保密的调查。

这份49页的起诉书包含针对前总统的37项指控和七项单独指控,以及针对其助手的一项指控,清晰地呈现出特朗普从白宫所拿走的敏感材料内容有多么广泛,以及他和工作人员处理文件的方式是多么荒唐草率——最重要的是,检察官还提到了一种阻挠和虚假陈述的模式,其目的是阻止联邦调查局和大陪审团。

以下是一些最重要、最令人震惊的指控:

特朗普和瑙塔被控合谋妨碍司法。

检察官表示,他们收集的证据表明,特朗普故意无视2022年5月要求他归还属于国家档案馆的所有物品的传票——并采取非常措施,阻挠联邦调查局和大陪审团。

为了遵守传票要求,特朗普的一名律师前往他的马阿拉歌庄园搜查储藏室里的文件,在此几个小时前,特朗普指示共同被告瑙塔把64个箱子从储藏室搬出来,因为他坚称这些箱子是他的财产。

“我不想让任何人翻我的箱子,真的不想,”起诉书显示,特朗普对他其中一名律师说道。

他把成箱的重要文件放在盥洗室里。

起诉书称,2021年4月,特朗普的员工需要从一个宴会厅搬出几十个箱子,他们准备把这个宴会厅改造成办公场所。“盥洗室里还有一点地方放着他的其他东西,”一名助手给另一名助手发短信说。不久之后,这些箱子被拖到毗邻马阿拉歌庄园宴会厅的一个小盥洗室,堆起来的箱子几乎碰到马桶旁边的小枝形吊灯。

绝密文件随意乱放,甚至散落在地上。

起诉书中最引人注目的图片之一来自2021年,照片里一箱绝密的国家安全文件散落在马阿拉歌庄园一间储藏室的地上,该庄园的许多员工都可以进入该储藏室。这些文件标有限制性的“五眼”分类标记,表明只有拥有美国及其最亲密盟友颁发的最高安全许可的官员才能查看。

特朗普建议他的律师去拿一个文件夹,“如果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比如,你知道,就把它扯出来。”

对特朗普来说,最棘手的证据之一是,起诉书据其律师的说法叙述了特朗普和律师讨论如何处理一个装着38份机密文件的文件夹。这名律师说,特朗普做了一个“扯出来的动作”,暗示“你为什么不把它们带到你的酒店房间去,如果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比如,你知道,就把它扯出来。”

这可能表明他知道自己持有敏感文件,也就是“不好”的文件,还授权没有适当安全许可的人仔细查看这些文件,而不是像政府要求的那样,直接将所有文件归还档案馆。

特朗普与到访贝德敏斯特的游客分享机密。有音频为证。

起诉书中描述的许多情节都被新闻媒体报道过——包括一个可能具有破坏性的揭露,有录音证明,特朗普炫耀美国的秘密作战计划——说该材料为“高度机密”和“秘密”,同时承认它尚未解密。

“看,作为总统,我本可以把它解密的,”特朗普说。他补充说,“现在我不能,你知道,但这仍然是秘密的。”

据称,他与一名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分享了一张秘密地图。

在2021年8月或9月的另一起事件中,他与一名没有安全许可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工作人员分享了一张绝密军事地图。

根据起诉书,这位前总统暗示,在一个未透露名字的国家的军事行动进展不顺利。根据起诉书,他把地图给工作人员看,但警告那名工作人员“不要靠得太近”。

在这些互动中,他似乎对材料的内容不太感兴趣,更感兴趣的是,这些材料是“拿来给我的”,就像礼物或纪念品一样。

“这不是很棒吗?”他在展示了一份文件后问一名来访者,并说,这是他从“一大堆”文件里随机挑选出来的,表明他有更多的文件。

特朗普的律师之一埃文·科克伦是关键证人。

科克伦做了详细的笔记(其中一些是从他为自己做的iPhone语音备忘录中摘录的),他不得不向这位含糊其辞的客户施加压力,逼他去做一件既合法又能保护自己的事:把文件还给政府。

检方还披露了一件更加令人震惊的事——特朗普和瑙塔把箱子搬来搬去,要求向调查人员提供完整材料的科克伦找不到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