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空军中尉叛逃求庇护,揭露军中普遍士气低落

26岁的空军中尉德米特里·米绍夫(Dmitry
Mishov)向立陶宛当局投降,寻求政治庇护,他向BBC描述了俄军在战争中的损失以及低落的士气。https://t.co/fos2s0hfFI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June 12, 2023

一个徒步逃离俄罗斯的叛逃军人罕见地接受了BBC的采访,当中他描述了俄军损失有多惨重和士气多低落。

26岁的空军中尉德米特里·米绍夫(Dmitry Mishov)向立陶宛当局投降,寻求政治庇护。

德米特里说,背着一个小背包,以如此戏剧性的方式从俄罗斯逃离,是他的最后一个办法。

他是已知为数不多的几个现役军官逃离国家以避免被派往乌克兰作战——也是BBC所知道的唯一现役空军人员案例。

寻求出路

德米特里是驻在俄罗斯西北部普斯科夫地区的一名攻击直升机导航员。当看到飞机开始为战斗做准备时,德米特里感觉到,真正的战争要来了。

他在2022年1月曾试图离开空军,但是他提交的书面文件到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仍未通过。他被派往白俄罗斯,在那里驾驶直升机运送军用物资。

德米特里说,他从未去乌克兰。我们无法核实他的这部分说法,但是他的文件看起来是真的,而他的很多说法也和我们从其他消息源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吻合。

2022年4月,他回到了俄罗斯驻地,希望推进退役程序。这个漫长的过程当时已接近完成——但是在2022年9月,总统普京宣布进行部分军事调动。德米特里被告知,他不被允许离开军队。

他知道,他迟早会被派去乌克兰,于是开始寻找方法摆脱这一命运。

“我是一名军官,我的职责是保卫国家免受侵略。我不需要成为一个同谋。没有人向我们解释过,这场战争为什么开始,我们为什么必须攻击乌克兰人,摧毁他们的城市。”

他形容,军队里的情绪复杂,有些人支持这场战争,有些人则坚持反对。很少人相信,他们作战是在保护俄罗斯免受真正的危险。这长期以来一直是官方的说法——莫斯科是被迫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以避免俄罗斯受到攻击。

根据米绍夫的说法,军中压倒多数的人普遍对薪酬不满。

他说,有经验的空军军官仍然按战前的合约获得最多9万卢布(865英镑,1090美元)薪酬。而作为官方公开宣传广告的一部分,新兵则以20.4万卢布(1960英镑,2465美元)的薪酬被吸引加入军队。

德米特里说,虽然对待乌克兰的态度可能各有不同,但是军队里没有人相信前线战况良好或者伤亡数字很低的官方报道。

“军队里没有人相信当局。他们能够看到真正发生的事情。他们不是电视机前的平民。军队不相信官方的报道,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真的。”

他说,在战争初期,俄军指挥部宣称没有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但是他本人就认识其中一些阵亡的人。

战前,他所在的部队有40至50架飞机。在俄罗斯入侵之后的头几天,就有六架被击落,三架在地面被毁。

俄罗斯当局绝少报告军队伤亡。去年9月,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说,俄罗斯损失了大约6000名士兵。这一数字被包括亲克里姆林宫博主们在内的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是低估了。

在一个乌克兰战争中俄军人员伤亡的研究项目的最近更新中,BBC俄语部的奥尔加·伊夫希娜(Olga
Ivshina)整理出了一份有2.5万个名字的名单,当中有很多还包含军阶。她相信,包括那些在行动中失踪的人在内,真实的数字要高得多。

德米特里表示,空军的人员损失极度严重。这一说法与奥尔加·伊夫希娜的长期研究所得相符。该调查发现,俄罗斯损失了数以百计的高技能服役人员,包括飞行员和技师,他们的培训既耗时又成本高昂。

“现在他们能够更换直升机,但是却没有足够的飞行员,”德米特里说,“如果我们将此与1980年代的阿富汗战争相比较,我们就知道,苏联在那里损失了333架直升机。我相信我们在一年里就已经遭受了同样多的损失。”

大逃亡

今年1月,德米特里被告知,他将被派去“执行一个任务”。

他意识到这只有一个意思——去乌克兰。他试图自杀,希望这会令他基于健康理由被退役,但事情却并非如此。

在住院康复期间,他读到一篇文章,一名来自普斯科夫地区的27岁前警员成功逃去了拉脱维亚。德米特里决定仿效他。

“我这样不是拒绝为军队服役。如果我的国家面临真正的威胁,我会为国效力。我只是拒绝成为犯罪同谋。”

“如果我登上那一架直升机,我就会夺走至少几十个人的性命。我不想那样做,乌克兰不是我们的敌人。”

德米特里在Telegram上求助,计划一条经过树林通往欧盟边境的路线。他尽可能轻装上阵。

他说,徒步穿过树林的过程很可怕,因为他害怕被边防人员截住。

“如果他们逮捕我,我就可能要在牢狱里度过很长时间。”

他说,有那么一次,有一架飞机在离他很近的地方飞过,然后又有一架。他一阵恐慌,害怕这是边防卫队来追捕他,于是他开始跑起来。

“我看不清前面的路,我的思绪一片混乱。”

他来到一个铁丝网栅栏,攀过了它。不久后,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我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了。”

德米特里设想,俄罗斯当局会对他启动刑事诉讼。但是他相信,他军中的很多战友会理解他的动机。

一些人甚至建议他试着在俄罗斯躲起来。但是他认为,即使在那样一个辽阔的国家里,他也不可能逃得过被找到,然后作为逃兵受到惩罚的命运。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德米特里说,他宁愿试着在欧盟建立新生活,也不愿意在家乡提心吊胆地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