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提“统一大市场” 旧瓶装新酒能否有效?

中国再提“统一大市场” 旧瓶装新酒能否有效? https://t.co/VsVZUJCTs4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ne 12, 2023

中国政府重提去年4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专业人士指出,没有具体的政策出台,所谓的统一大市场又会沦为政治口号和豆腐渣工程,逐渐被人淡忘。

“全国统一大市场”再度被提起

6月5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李春临等政府官员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了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关情况。

“统一大市场”的概念早在2020年就已经在中共中央的“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其初衷在于清除各地保护主义,协调和统一全国各地的劳动生产贸易等要素的自由流通。

位于北京的独立学者吴强在5月25日参加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栏目的时候评论说:“这个角度毫无新意。三十年前我们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当中,人民大学的教授就最早提出过‘统一大市场’。”

他说:“其实统一大市场这个口号太旧了,完全是转轨时期所提的进行基本的市场流通的建设,破除地方保护主义等等,都搞了改革开放四十年还在谈统一大市场其实是个挺荒谬的事情。”

经济疲软下所剩无几的“振兴”之策

吴强在讨论中说:“目前重新强调的背景,实际上是中国经济的严重衰退,经济上极其的困难。我们在国内感觉到的各方面,包括投行、华尔街对中国企业的调查,以及很多国内的调查,都在表明,其实中国的经济基本盘是很糟糕的。地方财政,债务问题是相当严重的。”

他认为,这个政策是李克强担任总理期间的政策,是针对中国碎片化、分割化的地方保护的市场提出来的解决方案,但是执行一直很困难。

吴强说:“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强总理似乎没有更多的有效办法,他的政策空间很有限。在这种有限的政策空间下,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统一大市场,以这种方式来减少所谓的交易成本,来努力扩大内需,努力投资,做极其有限的改革,这是政策出台的基本背景。”

中国官方刚刚公布的5月经济数据再次验证了提振内需的紧迫性。

中国海关总署6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今年5月出口同比下降7.5%,进口下降4.5%,实现贸易顺差658.1亿美元,同比收窄16.1%,意味着中国结束了3月份以来连续两个月的出口正增长。

从中国和全球的贸易数据来看,5月中国进出口总额(以美元计)5011.9亿美元,同比下降6.2%。其中与中国进行对外贸易经济体中,贸易总额排在首位的是东盟,同比下降11.3%;其次是欧盟,同比下降5%;第三是美国,同比下降16.3%。位居四五的韩国和日本也分别下降21.6%和13.5%。

中国统计局5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8.8%,比上月下降0.4个百分点,低于临界点,制造业景气水平小幅回落。

吴强评价说:“我们现在看到的确实是内需不足。李强作为国务院总理,他的政策工具是很有限的,他现在是把过去三十年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剩下来的唯一的自由主义的工具‘统一大市场’,重新找出来。这是唯一的在未来还能继续发挥的地方。”

美国之音就此话题采访了位于北京的一位多年从事贸易的商业界人士廖先生(应本人要求隐去真实姓名)。他认为,当下中国整体经济状况可以用“糟糕”来形容。“(年初)一开始涨回去那点儿,是因为去年疫情给压下去那部分现在恢复了。消费、旅游、餐饮,恢复了。但是21年、20年不太好的那些行业现在还是不好。现在房地产又很怕。大部分做预测的外资行,他们人都不在国内,所以前几个月被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所感染,一说中国都信心百倍。但是到了四五月份,来(中国)的人多了,而且的确数字开始变难看了,这一下大家的情绪反转特别厉害。现在那些分析师说话和两个月以前是完全相反的,全是悲观情绪。”

在5月中旬的4月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付凌晖坦言今年大学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青年人失业率居高不下。4月份,16-24岁劳动力城镇调查失业率为20.4%,这是中国自2018年开始公布这一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

5月中旬,日本投行野村因为中国经济活动增长放缓、失业率居高、通胀持续和货币走弱的风险上升,将中国2023年GDP增长预期由5.9%下调至5.5%。

北京的廖先生表示,他注意到了去年出台的政策。不过他表示,就他所观察,从去年发布有关意见以来,政府“在统一大市场这个方向什么都没干。”

廖先生分析说:“这里面有几个核心的东西,一个是打破国内的贸易壁垒,就是不要地方保护主义。但是现在保护主义非常明显。比如各个地方有自己的品牌,尤其汽车品牌,都是优先自己品牌的。再加上现在每个地方都有财政问题,所以中央想推这个大市场,我都不知道从何推起。但这又是个很高级别的文件,部委又很积极,大家肯定要顺着这个指导思想往下弄嘛,但是没有任何的细节。


政策反复以及地缘政治风险让企业无法坚定信心

多年关注外资投资动向的廖先生认为“统一大市场”没有具体政策,只是个政治上的表态。“上面的领导毕竟是刚换上来。各种交接啊,我感觉没有什么共识。所以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政策。但他又不能一声都不吭,就尽捡这些又大又虚的东西说。反正市场完全是不买账的。而且他越搞这些市场跌得越厉害。”

在6月5日的吹风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李春临介绍,自去年文件出台以来,各地区各部门“扎实推进各项重点任务”,比如“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合理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取消或放宽外资准入限制”等等。

廖先生对此分析说,很多政策其实并没有对当前的局面造成改观。“至少从现在的实际情况来看,一点差别都没有。过一两年或许有。”

关于李春临提到的“合理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取消或放宽外资准入限制”方面,廖先生说:“(负面清单)每年都在缩短,这是真的,现在能进入的领域的确越来越多了。”但是,他强调,他所观察到的外资资方,普遍对中国信心不足,忧虑重重。“有很多人不愿意投中国。就算愿意投,担心钱出不去嘛,这是个硬伤。再加上不少外资觉得现在中国面临一个全方位的风险上升。地缘政治的风险,加上内部说不清楚的政策风险。”

“外资也是资,但凡是资都怕不确定性。最近来中国的这些外国企业家,包括资本市场的和搞实业的,大家的想法没有什么变化,都还在重新考虑中国策略。一些想着要建一个中国的下属机构,或者搞一个合资企业。总而言之就不像原来那样的生根中国市场,现在心态已经不一样了。他们现在没有信任感,而且风险意识很强,尤其台海(战争)这个事情。”

参与《时事大家谈》的吴强和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陈朝晖都认为,统一大市场不仅仅是经济政策,法律和平权也必须是其中的一部分。吴强认为,统一大市场,当然也就意味着法院和司法独立,法院必须属于市场本身。

他说:“如果说司法体制能够为统一大市场多做一点服务,比如说在各种劳资纠纷、民商纠纷中能够发挥更多一点的独立的正义供给,那么对中国的老百姓、对中国的资本还是有意义的。这是最重要的缓和,比猜测台海战争什么时候爆发来得更重要。这会改变中国人对未来的预期,改变预期才是和平唯一的力量。”

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陈朝晖说:“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你还在推动统一大市场,说明你之前都没有建成统一大市场,这是个很荒谬的事情。但是我认为现在做总归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但是一定要做下去,不要又是半途而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