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怪象:富豪外流 农民拦路

河北唐山东北部迁安市马兰庄,一长途货车司机称,沿途遇十多个农民拦截要“买路钱”一至十元不等,两个人拦路,一个要司机付10元,一个拿锄头的要5元,司机只得给钱。


视频截图/古亭提供

在中国富豪竞相出走国外之际,一般民众的生活质量也快速下滑。在河北唐山,一名货车司机在途经马兰庄镇时,先后被十多名农民拦截要求支付过路费。有学者认为,中国社会目前正重返无序状态。

 

全民都想”润”?中国民众单日搜寻”移民”再破一亿次
内蒙逾两百农牧民抗议乱收公路费 五人赴自治区上访警拘一人

 

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进入低增长期,社会问题日趋尖锐。伦敦投资移民咨询公司恒理环球周二发表的一份私人财富迁移报告预计,今年中国高净值人士流出数量将达到13500人。

旅居海外的何女士对本台说,她在大陆的亲友透露,目前中国房产价格不停下跌,许多人找不到工作,大家都在担忧以后的日子:“我最近跟家里人聊了一下,大陆的经济真是惨不忍睹,比我在推特上看到的还要惨。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还不算大问题,现在房地产就要崩溃了,真的是有价无市。我有个昆明的朋友要卖房子,他两百多万买的房子,现在一百六十多万都卖不出去。”

61年来,中国首次人口负增长,24岁以下青年失业率破20%,约7亿人可支配收入不足三千元。这一连串的数据反映中国社会的现状。一个原本有序社会,渐入无序状态。(网络截图/古亭提供)


司机给拦路者”过路费”每人数元

在微信朋友圈和推特平台,周四有网民上传一段视频,一大型货车司机在河北唐山东北部迁安市郊区马兰庄镇,沿途遇到十多名农民打扮的男女设卡拦截车辆,要求司机微信支付拦路的每人一元、五元或者十元:“(司机)啥,(拦路者)一块钱,(司机)咱们这儿还支持微信支付;另一个拦路点,司机说,大金戒指带着,你还要钱,要多少钱?一个十块,一个五块,中(好),另一个说,两个人一共十块。”

截至目前,本台尚无法独立核实上述视频内容。

河北唐山东北部迁安市马兰庄,一长途货车司机称,沿途遇十多个农民拦截要“买路钱”一至十元不等,两个人拦路,一个要司机付10元,一个拿锄头的要5元,司机只得给钱。(网络截图/古亭提供)


作为中国第一代农民工的江苏宜兴时事评论人士张建平对此表示,上述情形一般出现在中西部地区的农村:“他们农民一个月才一百零七块钱,这是有报道的,原来只有八十块钱。你说,一百块钱能买到什么?一方面离休干部、当官的,有的几万元一个月,躺在医院不出来一年要花费几百万元,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为国家做了一生贡献,他们又怎么办呢?”

多领域出现负面数据 社会重返无序状态?

旅美资深评论人士马聚对本台说,上述现象曾出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中国的经济刚起步,在河南、河北、陕西与河南交界处,他就曾经历农民拦路收取过路费的情况。但是这种现象再次出现,表明百姓的收入下降或失去经济来源:“民众生活难以为继,而最基层的官员收入有限,对社会的管理、秩序的管理都已经很缺失了,这种情况还会越来越多。九十年代,全国上下一片乱糟糟,然而那个时候一切从无秩序变为有秩序,但今天是从有秩序变为无秩序状态。”

有网民依照中国人口、居民收入及青年人失业等数据发贴表示,目前的社会状况是改革开放以来最糟糕的,比如61年来,人口首次负增长,24岁以下青年人失业率超过20%,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上升至42.8%,罕见病患者超过2000万人,无业、失业人群抑郁风险达31%,约7亿人月均可支配收入低于2614元等。

 

记者:古亭    责编:陈美华、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