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武汉病毒所胡犇 于平 朱燕2019年11月染不明疾病

武汉肺炎疫情祸害全球,2019年底自中国爆发至今累积至少造成全球7亿人感染、7百万人死亡,被视为是病毒源头的中国却坚拒承认、甩锅卸责,还阻挠国际团队进行病毒溯源。“华尔街日报”等外媒报道揭露,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3名研究人员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初期曾罹患不明疾病,让支持疫情源于实验室外泄的人更加怀疑。

报道引述美国情报报告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科学家胡犇是2019年11月生病的研究人员之一,他曾对冠状病毒如何感染人类进行大量实验室研究。另外2人为中国科学家于平(Yu Ping,音译)、朱燕。于平2019年写过一篇关于在蝙蝠身上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论文。

美国官员指出,这些研究人员的症状与武汉肺炎或一种季节性疾病一致,不过他们所患疾病的性质尚未得到最终确认,3人均未死亡。曾任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高级官员的凯雷克(Robert Kadlec)表示,这3名科学家公布的、跟SARS有关的冠状病毒实验,是在低安全环境下进行,可能导致实验室感染。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胡犇曾跟武汉病毒研究所重要专家石正丽有过密切合作,后者研究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胡犇大部分研究侧重于修改冠状病毒,使其能与人类细胞结合。美国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强调,胡犇值得关注,因为他他过去曾参与美国政府资助的冠状病毒项目,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朱燕和于平则是研究冠状病毒地理传播的专家。

于平写过的一篇论文,首次描述了一个跟SARS-CoV-2(引发武汉肺炎的病毒)关係最密切的类SARS冠状病毒新家族。这篇论文以及其他中国科学家发表的科学文章还表明,相当一部分冠状病毒研究,是在生物安全二级设施中进行。这一标准低于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通常用于高风险研究的生物安全三级或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上述3名研究人员的身分背景是支持疫情源于实验室外泄者所提及的情报,武汉肺炎疫情爆发3年多以来,病毒起源仍是一个备受争论的话题。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评估认为,实验室泄漏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来源,另有4个美国情报机构评估认为病毒是自然产生的,中央情报局(CIA)则未给出结论。

武汉病毒所胡犇 于平 朱燕2019年11月染不明疾病

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 ( WIV )研究员胡犇(Ben Hu)被美国官员认定是Covid 的最初感染者。(示意图)   图:翻摄自推特 @Maks_NAFO_FELLA

即时新闻:武汉病毒所胡犇 于平 朱燕2019年11月染不明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