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动力电池业面临困境 库存高企对外输出难

去年,中国6家动力电池企业就包揽了全球市场六成的份额。然而,表面风光无限的中国动力电池产业正面临库存持续增加、海外市场拓展日益困难的窘境。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动力电池市场严重供大于求,库存电池数量在今年持续攀升。

今年1-5月份,中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233.5GWh,减去同期中国市场119.2GWh的动力电池装车量以及同期45.9GWh的出口量,今年前5个月中国动力电池新增库存量68.4 GWh,占同期总产量的近三成以及同期总装机量的57%。

尤其是中企近年来大力发展的磷酸铁锂电池,产量过剩的情况更加严重。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的磷酸铁锂电池累计产量为151.3GWh,累计装车量为81.2GWh,累计出口量为13GWh,即5个月内增加库存57.1 GWh,占同期磷酸铁锂电池总产量的38%以及总装机量的70%。

另外,2022年,中国动力电池总产量中也有三分之一为过剩产量。

根据官方公布的去年中国动力电池的产量、装车量以及出口数据计算,2022年中国动力电池总产量、装机量、出口量分别为545.9GWh、294.6GWh、68.1GWh。即截至2022年底仍有183.2 GWh的动力电池库存,占到全年总产量的33.6%。

因此,算上去年底的剩余库存,截至今年5月底,中国有251.6GWh的动力电池库存。这一数量已经相当于去年中国动力电池总装机量(294.6GWh)的85.4%。

中国动力电池业面临困境 库存高企对外输出难

2023年,中国动力电池库存持续增加。图为2022年5月,在德国福士汽车零部件工厂内,工人正进行电池回收。(John Macdougall/AFP via Getty Images)

产品出口阻力大增

美国和欧洲是目前发展较快的新能源市场。

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欧洲和美国在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份额分别为64%、22%和9%,三地销量占到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95%。

然而,美国在去年8月通过了《降低通胀法案》,对在美申请补贴的电动车的电池关键材料的来源以及电池组件加工生产地做出了严格的规定,要求快速提高来自美国本土以及在北美地区或是美国盟友国的关键材料的比例,以及在上述地区加工、生产电池组件的比例。

欧盟委员会也在今年3月16日正式发布了《欧洲关键原材料法案》,对车用电池关键原料——稀土、锂、钴、镍以及硅等的生产、加工和回收都做出了规定。

该法案规定,到2030年,欧盟要实现每年在欧盟内部生产至少10%的关键原材料,加工至少40%的关键原材料,回收15%的关键原材料。在任何加工阶段,来自单一第三方国家的战略原材料年消费量不应超过欧盟的65%。

另外,从今年10月起,欧盟将开始试行碳关税,即根据进口产品的碳含量收费,使得进口产品承担与欧盟本土产业相同的碳排放成本。此项政策是基于2021年3月欧洲议会通过的“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预计将从2026年开始正式实施并征税。

虽然碳关税的实施初期仅覆盖水泥、电力、化肥、钢铁、铝和氢气等6种产品,但未来很可能扩及更多产品,包括新能源车相关的产品。

毕马威中国与毕马威欧洲在本月联合推出的深度报告《中国新能源汽车驻梦欧洲》认为,未来有意开拓欧洲市场的新能源车上下游企业势必需要进一步加强原材料本地化产能的投资和布局。

据中国电池网统计,中国锂电池企业海外建厂数量已达到28家(包含电芯、模组PACK工厂),其中20个工厂公布的规划产能总计超过了506.5GWh。

资料显示,从2021年到2022年,宁德时代、中创新航、国轩高科、远景动力等中国大型动力电池企业已经在德国、匈牙利、葡萄牙、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建设或规划建设电池工厂。

本月,国轩高科对媒体表示,该公司有意在北非国家摩洛哥建造一座年产能100GWh的电动车电池工厂;远景动力位于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智能电池工厂举行开工仪式;亿纬锂能在匈牙利的公司宣布拟在匈牙利德布勒森投资建设乘用车大圆柱锂离子电池项目。

今年3月份中共两会期间,习近平对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提出的“中国新能源产业应坚定走出去的战略”未表示支持的态度,而是强调要防范风险。

熟悉中国产业链、旅居英国的资深金融从业人士方奇6月18日表示,对中共来说,它不愿意中国新能源企业去外国建厂,有资金流出、控制变弱的风险。但是,中国各厂商一直拚命加产能、抢市场,很多剩余的动力电池产能都是为国际市场配备的,所以这些企业不出去找出路不行。

即时新闻:中国动力电池业面临困境 库存高企对外输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