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按捺不住,让“零号病人”投书美媒….

北京按捺不住,让“零号病人”投书美媒....

新冠溯源问题在美国内部争论已久,也是影响中美关系僵局的重要一环,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正是争论焦点之一。

美国一份解密报告显示,情报圈子没能找到直接证据,证明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新冠病毒病)源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但同时称不能排除此可能。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的这份报告称,美国各情报机关同意新冠病毒既非基因改造,也非“实验室驯化”产物。但病毒来自自然或是实验室的可能性均依然存在。

报告解密之际,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华府情报圈子消息称,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是新冠“零号病人”,其中两人主动接触美国知名学术杂志《科学》,否认有关说法。

新冠溯源问题在美国内部争论已久,也是影响中美关系僵局的重要一环。中国外交部星期一(6月26日)反指美国应“公开德特里克堡及在世界各地设立的生物实验室情况,给世界人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包括中国前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内的中方官员曾多次公开指认新冠病毒是在华盛顿以北约80公里外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军事基地内“制造”。但这些指认没有提供具体证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是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在实地走访武汉相关实验室并同相关科研人员深入交流的基础上得出的权威科学结论,准确反映在中国—世卫组织溯源联合研究报告中,也得到了国际社会和科学界的广泛认可。”

“美国应当立即停止将溯源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停止对别国进行栽赃抹黑、甩锅推责,停止对自身存在的种种疑点装聋作哑,尽快回应国际社会合理关切……给世界人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情报机关的调查有什么新发现

美国国会3月份通过法案,下令情报机关在90天内解密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文件。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于上星期五(23日)晚间发表了这份解密文件。

这份10页长的报告说:“由于两种假设(自然或实验室)不是依靠大量假设,就是面对着相互矛盾的报告挑战,因此中央情报局(CIA)与其他机关仍然无法确定COVID-19大流行的准确来源。”

报告指出,有四个美国政府机关相信病毒是从动物传染人类,另两个机关——能源部与联邦调查局(FBI)——仍然相信病毒是泄漏自实验室。

调查报告称,美国情报圈子仍未能排除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但所有情报机关均同意新冠病毒并非源于生化武器开发。

报告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国军方因公共卫生需要,有在冠状病毒研究上合作,但不涉及任何能产生新冠病毒病的感染。

但报告同时提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建造了不同冠状病毒的“嵌合体”(chimeras),并利用了反向遗传学克隆(reverse genetic cloning)技术,而此举使隐藏蓄意修改变得可能。

报告称,一些研究人员也许在新冠疫情发生前,在操作实验时未曾采取足够的生物安全保障措施。

武汉实验室“零号病人”反指“假新闻”

然而,根据该报告,美国情报机关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曾发生一起据称导致新冠疫情爆发的实验室事故并不知情。

报告指出,这起事故发生在2019年秋季,有数名研究人员在因此受到感染。但报告同时认为他们或是受其他疾病感染,且部分病征与新冠病毒病不符。

北京按捺不住,让“零号病人”投书美媒....

石正丽坚称被点名为“零号病人”的研究员并未接触活体病毒。

美国《华尔街日报》上周引述美国情报消息人士称,在该起事故中受感染的研究人员分别是胡犇、余萍(Yu Ping;音译)和朱颜(Zhu Yan;音译)。表明以反主流媒体为宗旨的新闻博客《群众》(Public)更早披露三人名字,并称三人均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

其中,胡犇博士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副研究员。据研究所官网资料,其研究方向包括蝙蝠、啮齿动物新病原发现。《群众》引述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博士后研究员,分子生物学家曾昱嘉博士(Dr Alina Chan)称,胡犇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博士的得意门生,被视为其接班人。

《科学》杂志称接获胡犇与余萍来信。胡犇在邮件中写道:“最近有关所谓‘零号病人’的新闻完全是无稽谣言。”

“我没在2019年秋天病倒,当时也没出现过新冠病毒病症状。我与我的同事在2020年3月接受过新冠病毒(SARS-CoV-2)抗体检测,全都是阴性。”

余萍则形容“零号病人”指控为“假新闻”。《科学》杂志引述她说:“2019年的秋天,我既没生病也没任何新冠症状。”

两人同时否认参与过任何活体病毒实验。

医学期刊《感染、遗传与演化》(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曾在2019年2月发表过石正丽有关蝙蝠传播与非典型肺炎(SARS;萨斯、沙士)同类型病毒情况的研究,胡犇与余萍也参与了该项研究。

《科学》杂志称,石正丽透过电邮向该杂志证实了两人的说法,并称胡犇、余萍和朱颜只曾利用RNA萃取来进行基因排序,没曾接触活体病毒。

该杂志还引述曾参与分析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病毒数据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研究员佛罗伦斯·德巴雷博士(Dr Florence Débarre)抨击媒体未予中方科学家无罪假定。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是首例新冠病毒病群聚感染发生地点。实验室泄漏论的支持者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距离华南批发市场仅40分钟车程。

德巴雷博士称她本来对实验室泄漏论持开放态度,如今她更相信新冠病毒来自于自然,并主动在网上与实验室泄漏论支持者论战。

曾昱嘉便是德巴雷公开对质的对象之一。

北京按捺不住,让“零号病人”投书美媒....

美国政界向拜登政府发炮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任内担任国家情报总监的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回应最新解密报告时,指控现任总统拜登(Joe Biden)及其政府“持续混淆视听”。

拉特克利夫在一份声明中称:“实验室泄漏是唯一得到科学、情报与常识支持的理论。”

北京按捺不住,让“零号病人”投书美媒....

拜登(左)3月份签署国会要求解密调查报告的法案时称,他的期望与国会一致,能发放的信息越多越好。

中国政府与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21年年初进行的联合调查认为,实验室泄漏理论“极其不可能”。

这定论使世卫组织遭受猛烈抨击,不少专家认为,这样的结论给不出足够答案,反只衍生了更多疑问。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共和党籍的美国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特纳(Mike Turner)与新冠病毒大流行问题特别小组委员会主席布拉德·温斯特鲁普(Brad Wenstrup)认为,解密报告反给实验室泄漏论增加了可信性。

特纳与温斯特鲁普发表联署声明说:“中共与中国解放军须予以严正交代。”

“我们在感激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报告的同时,对新冠病毒病源头的搜证与调查必须继续。”

但也有专家认为,对于导致全球将近700万人死亡的新冠病毒病来说,其真正来源也许永远无法知晓。

即时新闻:北京按捺不住,让“零号病人”投书美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