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齐刷“天安门” 中南海陷入惊魂一刻

网友齐刷“天安门” 中南海陷入惊魂一刻

图为2023年6月24日晚,瓦格纳武装成员在顿河畔罗斯托夫的一辆军车上。(Roman ROMOKHOV / AFP)

周晓辉评论文章:6月24日,俄罗斯雇佣军瓦格纳在其头目普里戈津的率领下,发生兵变,进军莫斯科,理由是“中止邪恶”,并指责俄入侵乌克兰是一场“军方高层炮制的谎言”。而俄总统普京公开称其是“叛变”,“将受到处罚”。不过,仅仅时隔一日,就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在白俄罗斯的调停下,普里戈津中止了行动,率军返回驻地,俄罗斯则撤回了对普里戈津的指控,赦免放下武器的瓦格纳雇佣军。

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后大概会慢慢浮出水面。但这一突发事件,不用说很快占据了世界各国媒体、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榜,中国大陆各路吃瓜群众也纷纷围观。据报,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7亿。在一则背景是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内战新闻视频评论区内,诸多网友一起刷屏“天安门”。

不言而喻,这昭示了大陆民众从内心亦盼望,在北京具有象征意义的天安门广场,或者毗邻的中共高层所在地中南海,可以发生同样的兵变,推翻欺压在人民头上的中共政权。

此外,在中共《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微博就此话题的评论区,网友们还展开了军队是“党的”还是“人民的”大讨论。这样的讨论其实就是在探讨中共军队是否会存在发生兵变的可能性,中共军队是否能保证“党指挥枪”。

想必瓦格纳雇佣军的骤然兵变,也震惊了一直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力挺普京的中南海高层,而震惊之余,让他们不仅担心普京的安危,担心兵变对俄政局、对俄乌战争的影响,更担忧的正是大陆民众刷屏天安门和讨论“党是否能指挥动枪”这一话题。

自2012年上台以来,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党指挥枪”,并且把“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上升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条基本方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又将“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确定下来”。

在过去十年,习还在军队展开了大清洗,拿下了诸多江派人马,在被拿下的至少160名将军中,就包括隶属江派的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原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长房峰辉及原军方总政治部主任张阳这四名军中“大老虎”。

然而,四方杀伐,更换人马、更换中央警卫部队且让亲信张又侠、何卫东掌控军队、从而掌握了中共军政大权的习近平,似乎依旧对自身“安全”没有足够的信心。在中共二十大报告中,“安全”一词被提及了50次,“斗争”一词出现了17次,担心军队出状况更是溢于言表。

今年1月,先是中共解放军报发表《牢牢掌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一文,文章称“必须坚决破除‘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要“抵御不良社会思潮对官兵的负面影响”,“不断强化理论自信”。

其后军报再发《做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表率》一文,罕见称“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是重大而严肃的政治任务,必须作为最高治要求来遵守,作为最高政治纪律来维护”,要“坚定自觉地同危害党的团政结统一、损害党中央权威、破坏军委主席负责制的一切现象和行为作斗争,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

2月,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日向全军印发了军委主席负责制学习教育规划。不久前,又传出曾发出“反习”言论,且在军中和“红二代”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前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因“贪腐”被重判的消息,外界指这是习通过祭出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将官,杀鸡儆猴。

如果回溯二十大前和开会前期,中共军网释放的“中立”信息,不提“习主席”,反对“人治”等现象,就说明军队绝不是全部认同并忠于习的,这足以说明军队中的杂音依旧存在,仍有不听指挥、暗中做小动作、政治忠诚度不够、甚至对习不满的将官。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对外界接触远超以往的年轻一代将官,目睹当下中共政治的虚伪、经济的凋敝和民不聊生,表面臣服、内心另有想法的应不在少数,对于“党指挥枪”从内心认同的也不会太多。

2016年9月《中国国防报》曾在北京、河北、江西、福建、海南、安徽、山东等省市,就“军魂教育”情况进行问卷调查,调查表明受访军官中有25%对涉军问题不敏感,有65%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危害性认识不足,有43%的新任职干部对为何要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知之不多。

这怎能不让中南海寝食难安?而谁又能保证军中尚有血性之人,不会抓住时机,利用民意,在某一天效仿瓦格纳的普里戈津逼宫呢?都说世事难料,说不定哪一天中南海会曝出一个震惊世界的大事件呢!

即时新闻:网友齐刷“天安门” 中南海陷入惊魂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