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掉普京?瓦格纳兵变,中共迟来的表态很诡异

甩掉普京?瓦格纳兵变,中共迟来的表态很诡异

2023年3月21日,普京(右)在欢迎习近平的宴会上致辞。(Pavel Byrkin/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杨威评论文章:俄罗斯瓦格纳军队忽然挺进莫斯科,又迅速撤兵,引发国际高度关注。中国大陆民众不断热议,但中共党媒却一度沉默。俄罗斯出现内乱,急于寻求中共的支持,但中共采取了骑墙态度,与克里姆林宫的准盟友关系现出了原形。各国纷纷发声之际,中共领导人未敢“指点江山”,导致中国在国际上再次失去了应有的大国风范。

中共党媒迟来的表态报道

6月26日,新华社报道,《俄媒称瓦格纳组织创始人普里戈任刑事案件尚未结案》。这算是中共党媒在瓦格纳兵变后的一种表态报道;不过文章仅称,“俄罗斯多家媒体26日披露,针对俄私营军事实体瓦格纳组织创始人普里戈任的刑事案件尚未结案”。

新华社终于得到授权,可以对事件发声,但明显有所保留。新华社实际转载了俄罗斯媒体的说法,并未报道克里姆林宫的官方信息。文章还称,“部分媒体和社交网站早些时候称,俄检察部门已撤销对普里戈任的刑事诉讼。”

新华社不得不打破沉默,但报道的却是未经证实的传闻,也没有透露中共官方对此事件的态度。这表明,中共领导人继续采取骑墙姿态,完全没有体现出与克里姆林宫之间的“政治互信”。

6月25日晚21:40,中共外交部网站贴出一则声明,《外交部发言人就瓦格纳集团事件答记者问》。声明称,“据报道,普里戈任与瓦格纳集团所有武装人员已全部从俄南部军区司令部撤离。瓦格纳组织创始人普里戈任接受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有关停止该组织在俄境内行动并采取进一步措施缓和紧张局势的建议,俄总统普京已经保证普里戈任能够前往白俄罗斯并将撤销其刑事立案。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是俄罗斯的内政。作为友好邻邦和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中方支持俄罗斯维护国家稳定,实现发展繁荣。”

中共外交部并未直接力挺普京。习近平和普京已经交往了10年,每年至少见一次面或打电话,互称“老朋友”,但当危机来临时,准盟友的关系一点也不牢靠。

中共领导人不敢轻易表态,表明中共情报机构未能掌握俄罗斯政坛的准确动向,中共当局或许担心再次犯下当初俄乌战争爆发时的错误。2022年2月底,俄军向乌克兰基辅推进时,中共党媒连篇累牍地替俄罗斯吹嘘,似乎俄军能很快拿下基辅、征服乌克兰。

然而,中共很快发现俄军无法达成目标,却损失惨重。当时主管对俄外交的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被贬到了广电总局任副局长,很可能被当作了替罪羊。

这一次瓦格纳军队忽然兵变,中共选择了骑墙。俄罗斯副外长紧急到访北京,中共仍然不明确表态。

甩掉普京?瓦格纳兵变,中共迟来的表态很诡异

2023年6月24日晚,瓦格纳集团成员准备从南部军区总部撤离,返回基地。(Roman Romokhov/AFP via Getty Images)

俄罗斯副外长寻求中共支持遭冷遇?

6月25日,俄罗斯副外长鲁登科到访北京,应该向中共通报俄罗斯内乱后的局势,并寻求中共的公开支持。莫斯科难以得到西方、北约各国的支持,这些国家应该正等着俄罗斯的政权更迭。克里姆林宫只能主要寻求周边国家的支持,当然最想得到中共的支持。

少见的是,中共外长秦刚首先会见了俄罗斯副外长鲁登科,但中共外交部的声明只有一句话,称“就中俄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俄罗斯副外长访华,中共外交部应由副部长对等接待、会见。若中共想表示重视,秦刚也可以会见,但应在副部长级会谈之后,而不是之前。秦刚提前出面,很可能是中共高层授意,想第一时间听到俄罗斯内乱处置的信息;但中共高层没有允许秦刚表态。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排在秦刚之后,与俄罗斯副外长鲁登科会谈。中共外交部的声明也比较短,仍然在称“中俄政治互信不断加深”。声明提到双方就乌克兰危机等问题交换意见,但继续回避了俄罗斯内乱。

俄罗斯外交部的声明将两次会面合二为一,称“中方表示支持俄罗斯联邦领导人就6月24日事件为稳定国家局势所做的努力。”

中共外交部不想表态,俄罗斯外交部却代替中共表态;双方的“政治互信”露底了。

习近平和普京是否及时通话?

6月26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求证:瓦格纳雇佣兵集团试图兵变引发危机后,俄罗斯副外长鲁登科随即于周末访华。我们注意到,中俄就访问发布的消息稿有一处区别,中方未提及6月24日发生的事件,而俄方则提及此事。会谈中,双方是否谈及此事?如果有的话,中方如何评估相关事态?

发言人毛宁回避了提问,仅称双方就“中俄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并称“中方已经发布了消息,你可以查阅。”

中共不想公开表态。有记者继续追问:周末瓦格纳集团事件发生后,习近平主席是否同普京总统通话?如果有通话,具体讨论了什么?

毛宁仅称,“瓦格纳集团事件是俄罗斯的内政”;“至于你提到的具体通话,我没有可以提供的消息。”

又有记者问:中方是否担心瓦格纳集团事件削弱普京总统?是否担心普京总统被削弱导致中方被削弱?

毛宁继续称:“有关事件是俄罗斯的内政”;“中方支持俄罗斯维护国家稳定”。

毛宁不敢提到普京,也没有直接说中共支持普京政权“维护国家稳定”。

克里姆林宫的网站上没有关于普京和习近平通话的信息,也显得不寻常。若两人真是“老朋友”,应该第一时间通话;普京应通报情况,习近平应表示支持,但似乎并未发生。

克里姆林宫发出了普京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土耳其总统通电话的信息,之后又发出了与卡塔尔首脑和伊朗总统通话的信息。普京与中共领导人的真实关系一览无余,俄罗斯关键时刻失去了中共这个准盟友。

普京本人至今没有露面,仅通过视频在一个论坛上致辞。中共对此应该有切身体会,此前中共领导人有过多次隐身十余天的经历,恐怕更能感受到此时莫斯科政权可能不稳。这也令中共领导人更不敢公开表态。

甩掉普京?瓦格纳兵变,中共迟来的表态很诡异

2023年6月25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旁边的扎里亚季耶公园的保安人员和游客。(Natalia Kolesnikova/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领导人在“大国竞争”中现形

6月23日,瓦格纳首领普里戈津忽然宣布所属军队离开乌克兰,返回俄罗斯境内,随后占领了俄罗斯南部的军事设施,并向莫斯科挺进,一度接近莫斯科约200公里。克里姆林宫称之为“叛乱”。

克里姆林宫立即下令阻击,甚至挖断了通往莫斯科的公路;但俄军派出的直升机多次被瓦格纳军队击落,据称损失了十几名飞行员。俄罗斯眼看要爆发一场内战,忽然又传出白俄罗斯总统斡旋成功,瓦格纳军队停止了军事行动、掉头返回。据传,瓦格纳首领普里戈津接受流亡白俄罗斯。

事件发生后,西方各国之间迅速沟通、发表声明,各国也与乌克兰沟通,表示继续支持乌克兰反攻。美国和北约国家表示不会介入俄罗斯内乱,但也不支持克里姆林宫,白宫还明确不接受莫斯科的叙事。

相比之下,中共迟迟不肯表态,与中国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称。中共领导人很难有机会与美国和西方各国首脑沟通,凸显了另类的角色。国际上大事件突发时,各国如何应对,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的真正实力,中共在“大国竞争”中再一次现出了原形。

俄罗斯是中国的近邻,也是中共屡次拉拢、对抗美国和北约的准盟友。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但在此次危机的处理上,声称代表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中共政权表现极差,甚至可能还没有真正搞清楚状况。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我们已经看到了真正的裂痕出现。(有人)再次直接挑战普京的权威,(普里戈津)非常公开提出这场战争、俄罗斯的侵略是在虚假借口下进行的”;“我不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最后一幕。”

拜登称中共领导人是“独裁者”后,中共反应激烈,试图再次挑动反美情绪,但又担心更多老百姓知道真相。俄罗斯内乱转移了这一焦点,中共领导人大概可以就坡下驴、到此为止;然而,中共对俄罗斯内乱的反应迟钝,凸显了危机处理能力的欠缺,实际已经导致了中共在国际事务上屡屡失误、不断被孤立。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会发生在哪里?

3月份,习近平访问莫斯科,对普京说,要共同推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共仍妄图成为世界霸主,希望看到西方和全世界各国按照中共的思路发生变化,演变为“东昇西降”。

中共试图拉俄罗斯当帮手,实际是把俄罗斯当枪使,在俄乌战争中利用俄罗斯进一步消耗北约的实力。然而,事与愿违,俄罗斯在乌克兰似乎变得难以招架。中共害怕俄罗斯战败,最终引火烧身,不敢公开大规模援助俄罗斯武器,只能私下里或通过第三国提供部分物资,但无法左右战局。如今,俄罗斯内部出了乱子,“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从中共身边开始。

中共最怕中国也出现瓦格纳首领普里戈津式的人物。中共领导人10年来一直在严防中共内部的一个个异己,这些人都被整的够呛,轻则身败名裂,成为阶下囚;重则丢掉了小命。中共二十大后,中共领导人对安全的担忧与日俱增,俄罗斯内乱应触动了中共领导人最敏感的神经。

前苏联时代,赫鲁晓夫上台后,否定了斯大林。这令毛惊恐万分,以往的战友们纷纷遭殃,刘少奇、林彪等都被当作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最终惨死。俄罗斯今天的内乱,对中共领导人同样具有示范作用。中共内部的又一场血腥清洗恐怕已经在酝酿。

俄罗斯的内乱表明,一个政权远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稳固,军队、警察、国家机器都可能瞬间停摆、不听使唤,还可能随时倒戈。中共政权试图苟延残喘,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眼看要应验在中共自己身上,这是中国历朝历代早已演绎过的规律。变局后的中国,应该才有机会向世界展现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延伸阅读:俄兵变后中共一度沉默 分析:在做最坏打算

俄罗斯局势动盪,北京在25日晚打破沈默,中共外交部首次表态,称支持俄罗斯稳定。专家分析,中共一直密切关注俄罗斯事态发展,已经在做最坏打算。

周日晚,中共外交部在官网就俄罗斯瓦格纳兵变事件表态,称“这是俄罗斯的内政。”“中方支持俄罗斯维护国家稳定。”当天还称,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鲁登科在北京与中共外长秦刚会晤,就中俄关係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李正修:“针对于瓦格纳当时进军莫斯科的这样的一个惊人的事件,中共高层应该有开过会,讨论怎麽回应,就是最坏打算,比如说,普京逃亡,甚至于要求北京给予政治庇护,它们应该怎麽做。中共可能因此避免第一时间就发表声明。”

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李正修分析,中共可能已在为后普京时代做准备。

李正修:“它们(中共)也担心,如果瓦格纳长驱直入到莫斯科,而且中途如果与俄罗斯军队爆发了衝突,对整个俄罗斯国内,还有俄罗斯军队,甚至对普京统治的权威跟他的基础,都会造成致命性的打击。它们可能在为后普京时代做准备,它更不可能这个时候马上表个态。”

时事评论家遇罗文表示,中共政权本身危机四伏,为求生存,可能会与俄罗斯普京当局保持距离。

时事评论家遇罗文:“这次的兵变实际上暴露了俄罗斯的军方和普京开始产生了极大的裂痕,以后可能普京就非常悲惨。中共的财政非常非常困难了,就不敢再跟俄罗斯那麽拉关係了,生怕美国那边再制裁它。它还是需要美国这样的国家在经济上给它支持,否则的话,中共的统治就会崩溃。”

还有分析认为,中俄两国都是专制制度,政权结构脆弱,表面上看固若金汤,实际上里面互相猜疑,变数很多。

即时新闻:甩掉普京?瓦格纳兵变,中共迟来的表态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