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向欧洲释出和解信号 俄乌战争终局已经到来

就像大家周六一早醒来看到的世界变化,瓦格纳集团的哗变,俄罗斯的局势面临着1917年初的相似情形,一场巨变正在到来。

在乌克兰反攻之际,普利高津拒绝瓦格纳集团被强行解散,悍然发动兵谏,被普京的最新讲话指责为叛国者和“背后一刀”,声称解救俄罗斯命运的时刻已经到来。然而,也许没有人期待俄罗斯会发生什么变化,普利高津也极可能率军完成一次成功的特别军事行动,但是结束俄乌战争的时刻正在到来。这也是世界和平再次降临的希望。

01

俄乌战争的终局时刻

这场巨变是战争发展的必然。在15个月之前一次仓促的特别军事行动遇到挫折之后,俄罗斯被迫陷入一场持久战,政治上陷入空前的孤立,军事上也愈加困难,在付出了巨大代价后,困守最后的大陆桥,希望保住乌东和克里米亚的联结。事实上,当乌克兰上月发起反攻,尽管只是小规模的反攻,或者只是大型的火力侦察行动,就已经对俄军形成了巨大的军事压力。

另一方面,北约欧盟现在和七月份都正在和将要召开一系列大会,譬如在伦敦已经在开战后的乌克兰重建大会,讨论战后的乌克兰重建。国际社会已经看到了军事上的胜利,着手战后秩序的安排和对俄罗斯的惩罚。

在这样一种巨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压力之下,俄罗斯在战场上拖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俄罗斯正面临着1917年的相似情形,德军使用先进的渗透战术和炮兵突破堑壕、夺取里加,导致俄军全线溃败,引发革命。今天的情形极其相似,只是在虚无主义的时代,已经没有意识形态的革命,只有政权的动荡,和连续的动荡。

“国际社会已经看到了军事上的胜利,着手战后秩序的安排和对俄罗斯的惩罚。” 

其后果,首先就是俄罗斯的私人国家体制,以及这个私人国家体制之下的雇佣军体制,已经出现了根本的裂痕。

这就是不久前普京签署的总统令,要把他的私人军队瓦格纳解散,合并到正规军当中。在7月1号生效之前,瓦格纳集团就采取了另一次特别军事行动,来反抗这种合并。俄乌战争从2014年的私人军队入侵开始,回到了私人军队结束这场战争的循环终结。这是我们今天要谈的第一点,私人军事集团和私人国家的关系。

第二点,是乌克兰战争的战场局势所造成的变化,已经接近革命前的状态,就跟1917年德国军队占领了里加以后,对沙俄整个军事防线的摧毁,然后俄罗斯爆发二月革命,再到十月革命。现在所面临的情形是很相似的,俄罗斯的政治传统完全可能也将很自然地会将一场失败的战争转化为内部革命,尽管当下对俄来说,并无任何革命基础和可能,只能以权力更迭和内部动荡的方式体现出来。

普京向欧洲释出和解信号 俄乌战争终局已经到来

2023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市南部军区总部附近街上的瓦格纳私人雇佣兵团|Reuters

第三,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要谈战后的安排和可能。

当然我个人更愿意直接谈第三点。如果说这是一场不算革命的兵变,普利高津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建构,也没有一种结构性的阶级革命设想,未来也看不出俄罗斯体制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在兵变后的领导人更迭之后,很可能继续目前的一种体制。

这就是我们要强调今天要谈的私人国家体制,一种寡头体制,那么这体制继续下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俄的孤立和收缩,也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围绕着俄罗斯一系列周边地区安全问题的解决,包括中国。

02

俄罗斯问题的解决

如果在未来一个月之内,俄罗斯发生政局的根本变动,未来战场形势发生剧变,乌克兰会在这个时候加大反攻的力度,在未来很短的时间里切断大陆桥抵达黑海,很多正规军从前线可能要撤下来,那就意味着战场形势会发生根本变化,瓦格纳集团和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正规军会合,在拥兵自重的普利高津-瓦格纳军团的压力下,整个政治形势也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俄罗斯面临着选择,普京如何对待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倒是一个次要问题,重要是他自己的权力基础,他建立和所属的西罗维基集团将如何决定他的命运?

普京向欧洲释出和解信号 俄乌战争终局已经到来

瓦格纳雇佣军首领叶夫根尼・普利高津vs.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AFP

这个寡头集团的未来选择,很可能会出现一个普京-叶利钦式的政权交接模式,也就是普京体面的下台,到索契的宫殿养老,并且跟他的继任者签署某种保护协议,不把他送到海牙、送到国际刑事法庭接受审判,那么俄罗斯保持目前的体制不动,保持既有寡头利益不变,但是退回到更孤立的一种状态当中,当然也会逐渐的修补与西方、与欧洲的关系。

在这种安排之下,就意味着首先俄乌之间会签订一个新的布列斯特条约,俄乌边界恢复到1991年的状态,这是最主要的。其次,我们相信在俄罗斯周边会发生一系列地缘政治的变化,包括波兰很可能趁机占领加里宁格勒、摩尔多瓦解放德左地区,白俄罗斯内部发生剧变,整个欧洲的版图完成清零,清除俄罗斯在冷战后的飞地遗产,或者势力范围。

“这个寡头集团的未来选择,很可能会出现一个普京-叶利钦式的政权交接模式。”

这些遗产还包括譬如说格鲁吉亚的亲俄势力,肯定要被清洗;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也许会签订和平条约,对亚美尼亚的飞地做某种处理;叙利亚内战迎来和平谈判,多方力量坐下来进行圆桌会议;伊朗在失去了俄罗斯的强力支持后,他的核协议也许需要重新谈;欧洲的极右势力都失去支持。

还有朝鲜,唯一表态跟普京形成同盟的国家,在未来势必陷入到彻底的孤立当中。那么朝鲜半岛危机的解决,在未来就变得指日可待了,虽然也没那么快。那么中国在南中国海、在台湾海峡的紧张,至少在未来几年就变得可以真正缓和下来,前所未有的现实的缓和。这本来这是我今天想讨论的第一个问题,中美之间缓和的问题。

03

瓦格纳集团:私人国家的私人军队

现在回到第一点来谈,为什么瓦格纳集团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虽然瓦格纳集团是建立于2014年,建立于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之后,但它确实是俄罗斯国家性质转变的一个产物。我在几年前写的评论就已经强调了。俄罗斯在1991年转型之后,逐渐从一个官僚阶级国家转型为一个寡头国家,随着寡头执政的继续发生了国家性质的转变,愈益变成一个私人国家。从原先的官僚阶级里产生的寡头们窃据了政权,其中核心就是西罗维基集团,其中的代理人就是普京,他们所拥戴的普京。

在私人国家的安排下,这些寡头们都获得了大量利益,由忠于普京的寡头分别控制着石油天然气、金融银行、还有军工企业等。整个国家利益等同于这个私人的寡头集团利益。在这种情形之下,私人军队应运而生也是很自然而然的,这就是瓦格纳出现的背景。

普京向欧洲释出和解信号 俄乌战争终局已经到来

2023年6月24日,瓦格纳私人雇佣兵组织叶夫根尼・普利高津任的创始人在罗斯托夫的俄罗斯武装部队南部军区总部与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尤努斯-别克・叶夫库罗夫交谈(视频截屏)|Reuters

作为一个忠于普京的雇佣军,瓦格纳首先是为俄罗斯在海外谋取利益,是俄罗斯的混合战争模式当中最重要一部分。普京利用他的私人军队发动一场新型战争,一个混合战争。

这也是冷战后全世界范围出现的雇佣军浪潮的一部分,在瓦格纳集团之前,全世界范围都出现了很多雇佣军,通常以安保公司的形式存在,如大家所熟悉的黑水公司。从黑水开始算起,大量的这种安保公司、私人军队,通常以外包方式服务于情报、经济、地缘政治,服务于跨国公司、富翁和政客,也直接参与到战争当中,和美军共同出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也如同俄罗斯侵乌的特别军事行动,和正规军一起参与叙利亚内战。

瓦格纳就是俄罗斯控制乌东地区、卷入持续八年乌东战争的力量之一,也是乌克兰战争的一支主力。现在这个由职业军人构成的精锐部队在战事失利、面临巨大政治压力情况下,特别是面临着被迫解散的命运,哗变也就不可避免。

04

新普换旧普?

根源是什么?首先来自于这是一场未经宣战的战争,一场明显违反联合国宪章的非正义战争。

瓦格纳集团还犯有战争罪,包括对平民的屠杀。**

在国际社会,瓦格纳集团已经被欧洲许多国家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俄罗斯面临着跟乌克兰和欧洲同样的对战后秩序的准备,清除瓦格纳集团就变成俄罗斯高层现在必须进行的一种自我切割,一种断尾自保,而不完全只是为了加强统一指挥。

解散或者消灭瓦格纳集团,实际上是双方以及国际社会的共识,也是普京向欧洲释放出来的一个和解信号。

普京向欧洲释出和解信号 俄乌战争终局已经到来

2023年6月24日,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市南部军区总部附近街上的瓦格纳私人雇佣兵团|Reuters

其次,瓦格纳集团在这种情形之下拥兵自重、哗变逼宫,在俄罗斯内部是得到同情的,这就是俄罗斯。这既是寡头结构下的竞争体制所决定的,也是俄罗斯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文化下人们对胜利者的本能性拥护。

普利高津大概相信,人民对胜利者是无条件的支持和拥护,如同普京通过第二次车臣战争的胜利得到的拥护,也是他鼓吹的苏联-俄罗斯传统。

“胜利者是不被指责的”,斯大林曾经这么说过,也是俄罗斯唯一政治伦理,俄罗斯法西斯主义的基础,是对暴力的尊崇和服从。

“解散或者消灭瓦格纳集团,实际上是双方以及国际社会的共识,也是普京向欧洲释放出来的一个和解信号。” 

在俄乌战争全面失败情形之下,普利高津扮演着这场失败当中唯一的胜利者,得到拥护和同情就是再自然不过了。这是非常东方主义的一个逻辑。

在这种情形之下。普京从昔日的胜利者到今天面临政治和军事的双重失败,他的下台为时不远了。俄罗斯拥戴普京的逻辑会延续到普利高津身上,一个新的强人。他的兵变或者兵谏的成功继而成为新的总统,几乎是必然的。这或许就是一场没有革命的权力更迭。

即时新闻:普京向欧洲释出和解信号 俄乌战争终局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