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动摇 这筹码可掐住金正恩政权

  朝鲜在新冠疫情之后面了临严峻财政问题,当局却不顾民生困境,而进行各种军事挑衅行动,甚至频率和强度都是前所未有的程度。据脱北10年的“自由朝鲜广播”的局长金智英表示,如今朝鲜人民对政府不满已日渐加深,其中人权问题是对付金正恩政权之最大筹码。

民心动摇 这筹码可掐住金正恩政权

  金智英指出,在疫情后朝鲜国境采行全面封锁,且区域间移动也遭管制,平壤市几乎处于封锁状态,有很多人批评说,此段时间已经比1995年面临之经济困境还更难生存。金正恩当局发射一次飞弹约花费3000万美元,若发射侦察卫星的费用就更高,如果这些钱能够拿来确实执行粮食配给该有多好。在疫情期间脱北者人数大减,但在疫情趋缓后又开始显现了,甚至还有一家人一同脱北,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携家带眷地冒生命危险逃出来,由此显示朝鲜内部人民生活艰苦已经攸关生死。

  金智英称,如果朝鲜人知道逃出来的人,都好好的活着,甚至过得相当好,应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尝试脱逃。由于金正恩政权持续强化对情报和思想箝制,使得朝鲜人民对外界的情形、对人权几乎是一无所知,她于2013年4月和母亲一起逃到韩国之前,也曾经担忧逃出后是否真可以活下去。

  金智英坦言,其实,她原本不期待来到韩国可以过上多好的生活,不过我在社会上完全不会被歧视,只要能够努力就可以活下去,女性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亦是一件很理所当然之事。过去在朝鲜政权的洗脑下,一直都觉得韩国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地方,让我觉得相当抱歉,也觉得朝鲜人很可怜,甚至很多人都可能一辈子皆不会知道这些事。

  朝鲜的“集市世代”和“生计用忠诚”

  就像韩国出生在1980至2000年的MZ世代,而在1995年后出生的朝鲜年轻世代被称是“集市(jangmadang)世代”。当年朝鲜于粮食欠收且遭遇上洪灾的状况下,而陷入空前经济困境,在那之后,朝鲜人可说是都靠自己想办法活下去的,使得无法靠社会主义养活人民的朝鲜政权逐渐对私营市场让步。金智英认为,集市世代都是靠父母的努力才有饭吃及可以念书,而从来未感受过社会主义的好处。

  金智英说,要他们对于党无限忠诚是不可能的,尽管朝鲜是独裁政权,在政权威压之下,仍然勉强维持阶层概念,不过人民忠诚度却已经比过去低落许多了。她还住在朝鲜之时,人民就对金氏政权已有诸多不满,可是在独裁统治又加上连坐法之威胁,不仅要考虑自己,同时还要考虑家人,导致朝鲜人很难奋起革命,大家皆知道现况如何,为了活下去而假装忠诚者越来越多,我们说这是“生计用忠诚”。

  多利用脱北者将外部消息传入朝鲜

  金智英分析,金正恩政权持续祭出了各种打压人民思想之措施,其中包括今年所订定的国家机密保护法,不仅禁止外部情报流入,亦力阻内部消息流出,甚至最严重者可能遭处死刑,这反映出金正恩政权对于人民忠诚动摇的不安,而这种法越订越多,也只会让人民越来越不满而已。

  金智英指出,金正恩一直试图塑造朝鲜是一个“正常国家”之形象,其实我在朝鲜的时候,感受到的更像是一个服从义务之系统,对于人权、对自己的权利也完全无从体会,甚至对于选举自由、言论自由、居住自由及宗教自由等人权几乎都一无所知。

  韩国政府今年第一次公布朝鲜人权报告,金智英表示,尽管国际社会因为报告中的案例而大为震惊,但在脱北者的眼里,那些皆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仅是冰山一角,此种官方出版的报告是十分重要的,能够透过各种方式来让国际知道朝鲜的真实状况,并强化金正恩政权不正当之形象。金智英称,国际社会的关心对于改善朝鲜人权状况很重要,不过同时也要持续向朝鲜内部输入消息,以帮助朝鲜人民发展文化,来认知到“人权”这件事。

  朝鲜在国际上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金智英认为,朝鲜在国际上不是一个正常国家,金正恩是一个奴役人民的独裁君主,其实这些他自己也知道,他知道若弃核,他就什么都不是了,非核化不可能于正常的谈判桌上来进行,所以人权问题正是用来对付金正恩政权的最大筹码。

  关于改善朝鲜人权问题上,仅能靠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制裁,而并非人道主义的支援,在社会主义制度崩溃之后,朝鲜人都是靠自己活下去的,因为核心阶层无论如何挥霍,也都不会分给人民的。金智英称,金正恩上任之后推动了多项工程建设,其中包括盖游乐园、整建平壤市容,但在脱北者的眼中,只会觉得人民会很辛苦,军人、大学生、青年,甚至连小学生也都会作为劳动力而遭动员,而并不是真正的让环境变好。

  金智英表示,一直给朝鲜支援,只是喂饱金正恩的家族、给他们开发飞弹和核武的力量、扩大朝鲜军力,以及喂养核心阶层,这样对于朝鲜人民真的有帮助吗?

即时新闻:民心动摇 这筹码可掐住金正恩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