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瓦格纳兵变半路打住后,关心时局的人都在想:这出向首都进军的独幕剧戛然而止,对眼下的乌克兰战争意味着什么?可以肯定地说,意义很大,大到俄罗斯总统普京夜里恐怕要失眠了。

同样地,瓦格纳集团创始人普里戈津也面临同样严峻的拷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对此,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彼得雷乌斯日前提了个醒:现在,瓦格纳领导人应该留神“开着的小窗户”了。前局长的意思是,在俄罗斯有个规律,凡出了大事后,总有人会蹊跷地摊上跟生命相关的事故,有的喝了点儿什么,有的则是从楼上敞开的窗户掉了下去。

普里戈津确实神勇,年轻时出手就狠,但现在,他似乎也在为自己寻找安全的着陆点。6月26日,在一段不知录于何地的音频中,普里戈津在兵变夭折后首次打破沉默,为其6月24日的反叛行动辩护。

该讲话时长约11分钟左右,要点是:瓦格纳的行动并非针对俄罗斯领导层,而是因为受到了来自军方的不公正对待。向莫斯科的“正义进军”不是为了推翻俄罗斯政府,而是为了瓦格纳不被摧毁,同时要那些犯下重大错误的官员承担责任。而命令瓦格纳部队掉头返回野战营地,则是为了避免在俄罗斯人中间造成流血冲突。

很明显,普里戈津在为自己的举动辩解,但同样明显的是,这种“自证清白”已无济于事。无论是作为普京曾经的亲密战友,还是身为雇佣军组织领导人,6月24日的惊世之举都让普里戈津上了克里姆林宫的失信名单。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然而,有人一直心存疑问:短命的兵变是不是有些奇怪?进入顿河畔罗斯科夫竟然那么顺利?沿途也行进得太快了吧?关于普里戈津的具体所在,西方主要媒体并没有太确实的报道,但有些消息说,普里戈津到了白俄罗斯,更有目击者说在明斯克一家酒店见到了这位瓦格纳领导人。

这就更催发了想象:这起兵变会不会是“二普”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共同演出的一场苦肉计?有无可能是在暗度陈仓?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现在,普里戈津名正言顺地到达白俄罗斯,而以“勤王”之名北上进入罗斯科夫的车臣部队扼住东南,如果乌军认为兵变带来机会,贸然大举进攻,俄军和友军三路齐发:普里戈津率白俄罗斯军队从北向南攻击基辅,北上的瓦格纳与假扮南下阻截的俄军会合后由东向西打,而车臣兵团从南路进攻,这将对乌军形成合围之势。最重要的是,白俄罗斯南部边界距离基辅仅一两百公里,如此态势将对乌克兰构成极大威胁。

应该说想象大致说得过去,但这种揣测却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乌克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它的背后有北约。事实上,自战争爆发以来,就战场情报工作来说,美国完胜俄罗斯。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可以说,如果克里姆林宫有什么打算,俄军、瓦格纳和白俄罗斯军队像攒个什么队形对乌军包饺子,美国的情报部门会第一时间通知乌克兰。有人说得好:“CIA 的情报从来没有失误过,在这个偷窥高手眼皮底下,没有任何阴谋诡计可言。”

退一步讲,就算普京有这个想法,也不至于出此下策,怎样不能把“厨子”悄悄送到白俄罗斯,还需要借助兵变这么麻烦的手段?再说,以为卢卡申科敢轻易下场,那也无疑是高估了这位傀儡总统的胆量:波兰这次在“拥军”积极性方面几乎超过北约盟主美国,多年历史积怨在胸的波兰人掐死俄罗斯的心都有,如果白俄罗斯敢从北面对乌克兰下手,波兰介入冲突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如果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联手,到时候危险的就不是基辅,而是明斯克了。原因很简单,波兰不可能看着乌克兰被打败,因为波兰人很清楚,基辅没有了,下一个就轮到华沙。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对普里戈津而言,目前首要的任务不是如何攻打乌军,而是小心自己的命运:自己是瓦格纳大当家,从乌克兰来,这两个问题都已解决。重要的是第三个问题:往何处去?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说来普里戈津还是读书少,也没到北京的首都剧场看过话剧《西安事变》。自古以来,兵变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杀头买卖。因为6月24日兵变,普京已经从普京大帝变成神话落地了,普里戈津作为第一责任人还剩下多大操作空间?普里戈津迄今只说国防部长绍伊古等军方高层要吃掉瓦格纳,但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只是绍伊古或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就能做主?普京对于瓦格纳只是利用,某种程度上讲正规军的伤亡分摊到私人军队身上,对国内也相对好交代。但是,当瓦格纳在巴赫穆特围城战中打出了名声,普京想到的不会仅仅是表彰其忠勇善战,而是会想,这样一个未来可能坐大的狠人普里戈津,还适合在如此重要的领导岗位上继续干下去吗?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从目前看,被普里戈津骂得狗血喷头的绍伊古没什么事儿,甚至还放出了视察作战部队的视频,可见,普京并没有接普里戈津的茬儿,国防部那厢波澜不惊。这或许正是是普里戈津自感不妙,让部队掉头,自己赶紧发布“免责声明”的主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普京6月26日在兵变后首次公开发声,继续肯定之前的定性:这起事件是武装叛乱,为首者在俄罗斯面对“巨大外部威胁”之际,背叛了国家,背叛了人民,也背叛了被他们拉入犯罪活动的瓦格纳战士。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谁是为首者?普里戈津排在第一位。目前局势尚微妙,但日后一定会彻底清算,毫无悬念。实际上,周末兵变半途而废,就已经宣布了普里戈津的政治死亡。 

那么普京呢?论损失,普京是瓦格纳流产兵变的最大受损者。普里戈津不过是一个私人军头,而普京是俄罗斯总统,更重要的是,在长期内外经营下,他已经成为不可战胜、有金钟罩护体的俄罗斯政治神话。然而,周末短短24小时,这个神话就落地了,在从乌克兰南部到顿河畔罗斯科夫,以及从这座城市通往首都莫斯科的M-4联邦高速公路上,普京的硬汉形象已经摔得粉碎。国际媒体奔走相告:普京权力体系的脆弱性已经被瓦格纳实验给证明了。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实话实说,普京当初利用瓦格纳雇佣军算不上一记高招,因为它虽然短期内降低了国内的政治成本,但却同时大大增加了日后的军事风险,不要忘了,这些很能打的兵都是什么身份?签合同,为了钱,为了抹去犯罪记录,这和“支部要建在连上”的古田精神得有多大差距?虽然普京现在依然可以招安瓦格纳成员,未来处置普里戈津,但是,普京既成的重大损失已经毫无疑问造成了。

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

有人说,普京的政治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个说法不能说没有道理,但至少从目前看,还能倒不短时间。只是有一点非常清楚:去年2月24日战争爆发后,孤立的普京出现了外交危机;而现在,在瓦格纳兵变后,普京面对的将是已经摆在面前的内政危机。他只能对付普里戈津,继续倚重绍伊古等人,否则,谁敢保证绍伊古、格拉西莫夫这些军中大佬不会心里犯嘀咕?但是,即便普京能在兵变平息后暂时稳住阵脚,继续他的特别军事行动,但毫无疑问,俄军的战斗力和士气都将因这场快闪版兵变而受到影响,而这种外溢效应肯定会蔓延至当下的乌克兰战争。

可以肯定,从6月24日起,普京已不是过去的普京,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将首度出现在莫斯科。尽管如此,普京还没有彻底糊涂,他依然要强打精神,因为他知道,现实对他这样的政治强人非常残酷:当面对挑战时,你没有退路,哪怕后退半步,曾经看似固若金汤的权力体系就会顷刻坍塌,一败涂地。

即时新闻:兵变之后,一个虚弱的全新普京已横空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