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2019年,一篇《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的文章在网上爆火。

鹤岗,这个东北小城市也随之火了起来,被更多人所熟知。

很多年轻人,像去网红打卡地一样,带着美好的憧憬涌进了鹤岗,让这个原本寂寂无名的小城突然“活”了过来。

北上广一平方两三万的起步价,在鹤岗却可以买套房。

强烈的对比之下,无数年轻人纷纷“丢盔弃甲”,向大城市说声再见。

一时间,去鹤岗买房,成了一种潮流。鹤岗成了年轻人的诗与远方,更成了躺平者的天堂。

但“天堂”到底咋样,只有去了才知道。

于是,在通往鹤岗的道路上,有人奔赴,有人撤离。

现实就那么赤裸裸地摆在眼前,他们不得不做出新的选择……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在鹤岗,5万元买房”,类似的新闻头条,撩拨着每一个想逃离大城市的年轻人的心。

29岁的陈琼没能抵挡住这波诱惑。

她是典型的“大城市逃离者”,离开快节奏的北京,想寻得一处世外桃源,过悠然自得的生活。

最好是房价低与消费低,解放过重的物欲。

这是陈琼对鹤岗的期望,也是对另一种生活的向往。

房子果真只要4万元,花5万元装修一下,就轻松拥有了一个90平米的房子,一个温馨妥帖的家。

在一个属于自己的屋檐下,开始简单浪漫的小日子,光想想都会让人嘴角上扬。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安顿好一切,陈琼满心欢喜去找工作。

不料,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在北京是一名珠宝店的销售员,虽然买不起房子,但工资七八千,赶上节日上万也是有的。

奖金和提成制度非常透明,该缴纳的社保一样都不少。

可在鹤岗,找了一圈下来,都没有合适的工作。

当地人都在挤破头地考公,竞争几个为数不多的岗位。由于劳动力过剩,工资并不高。

为了维持基本的生活开支,陈琼只好在一家服装店做导购。

工资只有1800元,奖金、提成等都没有任何标准,发不发全看老板心情,就连保险也是她多次提醒,和老板据理力争才给交上的。

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同样的工作时长,工资却只有以前的零头。

即使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过着捉襟见肘的日子,也不会有多少欢声笑语。

与老板背道而驰的理念,使她倍感无力,感觉上班的每一天都在煎熬。

此时,她已经心灰意冷,美丽的梦早已破灭。

终于在和老板吵了最后一架后,摔门而出,迅速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北京。

兴致勃勃地来,灰心丧气地走。来的时候是脑子一热,走的时候却是深思熟虑。

在鹤岗生活了大半年后,陈琼又逃回了自己熟悉的北京。

原因很简单,没有一份好工作,房价再低也是白扯。

她甚至说:“在大城市感受压力,要比在小市场无所事事更有价值。”

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在为一套房子努力,而这一切在鹤岗却可以轻松拥有。

可有了房子,就真的能过上理想的生活吗?

显然不是。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鹤岗买房的人,女性明显要多于男性。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每个女孩都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而这一切,在鹤岗都能实现,她们可以轻易拿到写着自己名字的房本。

静静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被鹤岗的房价深深诱惑住。

她之前有过一段婚姻,离异后房子“还给”前夫,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所以,当她知道自己也有能力买一套房时,简直是兴奋无比,谁也劝不住。

2021年,她和现任男朋友带着所有家当,从温州自驾3000公里来到了鹤岗,开启了以为美好的新生活。

诗和远方,仿佛就在眼前。

但不管到哪儿,首先都得解决生计问题。

既然工作不好找,他们就在街上摆摊,无奈收入寥寥,还不够生活。

后来,他们干脆做起了义乌小商品批发,对于温州人来说,这是他们熟悉的行业,自然轻车熟路。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刚开始生意还可以,但很快他们就迎来了沉重的打击。

东北的天气10月份就冷了,11月份就下大雪了,而这样的天气直接决定了物流的速度。

可能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很难想象,江浙沪一两天能到的快递,到了黑龙江得四五天,乃至一个星期。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雪加上疫情的影响,东北的快递直接放缓到了10天左右。

这对做电商的人来说,几乎就是断送了生意。

由于快递延迟,很多顾客退款不退货,再加上有些货品是找义务仓库代发的,从源头上就没有把好关。

这两方面的压力,迫使静静不得不以失败草草收场。

线上生意做不了,他们又转战实体餐饮,开了家火锅店。

生意依然不尽人意,惨淡的流水维持了不到两个月,火锅店就关门歇业了。

静静在短短几个月的创业中,从线上到线下,不仅没赚到一分钱,前后反而亏损了十几万。

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创业,依然交不起鹤岗的暖气费。

他们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只能收拾行李,匆忙离开鹤岗,留下一声叹息。

许康是湖北荆州人,1992出生,14岁就开始外出打工了。

当时,他在拉萨一家火锅店,做后厨切配工作。

他在拉萨“漂”了6年,虽然也算稍微稳定了,可要想在拉萨买套房,那是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同样,在老家买房,他依然没有那个实力。

此时,鹤岗的出现,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个灯塔,让他欲罢不能。

2019年11月,许康从拉萨坐火车到西安,转飞机到哈尔滨,再转火车到鹤岗,5000多公里的路程颠簸,他心里却美滋滋的。

因为自己奔赴的不是鹤岗,是一种归宿,是一个家。

更疯狂的是,许康仅仅看了一套房子就决定买了,虽然那是一个“老破小”,房龄超过10年,没有电梯,只有47平方的小房子。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花3万元买了下来。

“才3万元的房子,还要啥自行车。”

拿到房本,他忍不住自拍一张,感慨道:

“人生26年了,终于有一套自己的房了,不管这房子怎么样。有套自己的房子,看着本子上写的自己的名字,才知道房子对自己多么重要。”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带着买房的兴奋,他安心回到了拉萨。

新年伊始,疫情袭来,各行业都受到严重的冲击,餐饮业首当其冲。

火锅店禁止营业,许康丢了工作,也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银行卡余额只有一块钱。

迫于无奈,他准备卖掉鹤岗的房子。

可挂到中介才发现,他的房子贬值得很快。他急于变现,就想能卖到2.5万也行,自己损失一点,尽快出手。

但看房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一个月后,才等来第一位买家。

相互拉扯之下,最后的成交价又跌了3千,只有2.2万元。

前后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许康因为房子就损失了8千元,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血亏。

但他别无选择,因为在鹤岗,房子最不保值。

买房一时爽,卖房火葬场。

从这个角度看,鹤岗表面是天堂,实则是陷阱。

许康的两次鹤岗之行,如今看来是瞎忙活。

那本房本,除了带来亏损,并没有给他带来家的感觉。

这是最让人无可奈何的地方:有了房子就有了保障,只是一个伪命题。

拥有鹤岗的房子,并不等同于拥有家的温馨。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如此看来,鹤岗并不是乌托邦,在大城市躺不平的人,在鹤岗依然躺不平。

鹤岗只是提供人生的可能性,并不对结果负责。

比如1.5万买房,火遍全网的那个女孩,她是插画师,属于自由职业者,在哪儿工作,她的收入都不会受影响。

她的生活状态是:白天睡觉,晚上画画,靠外卖生活。

不管在哪儿,她都是这种生活方式,来鹤岗也不是为了放松。

这才是鹤岗最有意思的地方:有人来躺平,结果灰溜溜地走了。

还有人来鹤岗,是为了更好地打拼事业。

房地产自媒体人小智说得好,“如果你在上海是上海节奏,在鹤岗是鹤岗节奏,那你在哪儿都赚不到钱。”

他在鹤岗摆脱了鹤岗节奏,以房市作为创作素材,开启了自己的事业。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30岁的单亲妈妈李雨菡则是带着两个孩子在鹤岗重获新生。

来鹤岗后,她面试过汽车销售,想去商场看档口,最后因为和接送孩子时间起来冲突,搞得身心疲惫。

机缘巧合之下,她开起了直播,讲自己在鹤岗买房的故事,短短9天就涨了近一万粉。

自媒体从业者虽然在鹤岗工作不受影响,但为了赚钱,他们比之前更拼命,更内卷。

鹤岗是低房价的天堂不假,但绝不是“躺平者”的天堂。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鹤岗,卖出去的房子中,真正定居的人不到十分之一。

别以为大城市才有“淘汰机制”,鹤岗也有。

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

机遇和挑战并存,福利与压力相依。

在大城市,虽然容易获得相对的高薪工作,但高房价高消费把人压得喘不过气。

鹤岗刚好反过来了,房子成了白菜价,可很多人去了却只能吃白菜。

就看你如何选择。

如果有些积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想过上简单朴素的生活。

那么,鹤岗的低房价你值得拥有。

如果又想“躺平”,又没有稳定收入,只想靠买房给自己安全感,那么鹤岗就只能是一剂心理安慰剂。

低价房的作用充其量只是个“大玩具”。

对于在大城市买不起的房的年轻人,用仅有的积蓄买个不中看也不中用的玩具,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不管选择哪个城市,都是为了更好地生活。

鹤岗的“繁华景象”,对于很多人来说,它只适合在热搜上展示,不适合在现实中居住。

有句老话在这里虽烂俗,却再现实不过了,那就是——

天下,绝没有免费的午餐。

即时新闻:5万元买房 第一批去鹤岗的年轻人现在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