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狂飙半小时脏话后,白俄总统接到普里戈津的电话

大半个欧洲都在担忧

瓦格纳组织进驻白俄罗斯的“溢出效应”

当地时间6月27日上午,俄罗斯私营军事实体瓦格纳组织“武装叛乱”的领导者普里戈仁,乘坐其私人飞机来到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郊外约20公里处的一座军用机场。接下来,更多瓦格纳组织士兵或将追随他的步伐到来,进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为他们准备的营地。

卢卡申科尽可能淡化“接收”瓦格纳组织带来的地缘影响。在27日的讲话中,他说白俄罗斯军队可以从“瓦格纳伙伴”那儿学习军事技能。然而,事件的反响已经远远超出了国境。从波兰总统到北约秘书长,大半个欧洲都在担忧瓦格纳组织进驻白俄罗斯的“溢出效应”。另一件令分析人士感兴趣的事情是:卢卡申科到底想从调停邻国“军事叛乱”中获得什么?

狂飙半小时脏话后,白俄总统接到普里戈津的电话
不打不相识?

卢卡申科和普里戈任“狂飙半小时脏话”的关键性通话,已经成为6月23日瓦格纳组织未遂“军事叛乱”中的名场面。按照卢卡申科的回忆,当天晚上五点钟,普里戈任给他打来电话说:“我接受你的一切条件,但是,我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停下来,他们(俄军)会摧毁我们的。”卢卡申科答道:“他们不会的。我向你保证。”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学术主任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与普京、普里戈任的关系都“非常密切”,是卢卡申科能够调停瓦格纳“武装叛乱”的原因之一。他指出,白俄罗斯是普里戈任“资产的重要据点”。卢卡申科后来向媒体发表讲话时透露,他认识普里戈任已有几十年了。长期调查瓦格纳组织的记者坎迪斯・朗多还表示,卢卡申科“很可能还吃过普里戈任的饭菜”,毕竟后者是克里姆林宫宴会的长期供应商。

不过,倒退三年,卢卡申科和普里戈任的关系一度紧张。

2020年7月,30多名“肌肉发达”的俄罗斯男子出现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郊外风景优美的湖畔疗养院。彼时,1994年开始执政的卢卡申科正面临反对派声势最为浩大的一次总统选举。全副武装的白俄罗斯特种部队在深夜突袭疗养院,将这群俄罗斯人带走。白俄罗斯方给予他们良好的饮食待遇,但指认他们是瓦格纳组织的成员。一些本地声音称,他们涉嫌“破坏选举”。

后来,这些瓦格纳组织成员称,他们前往白俄罗斯仅是暂驻,目的是转去另一个遥远国度,担任某处俄罗斯设施的安保工作。这和俄罗斯驻白俄罗斯大使最初的解释一致:这些人“只是错过了飞机”。《政客》杂志亦援引美国政府信息称,2016年以来,由于遭到欧美政府多轮制裁,瓦格纳向非洲及中东地区输送人员与物资的渠道受限,白俄罗斯成为该组织重要的“中转枢纽”之一。

关于该事件的另一种说法是,这是乌克兰情报机构诱捕瓦格纳组织的一部分。可以确定的是,在瓦格纳组织成员被捕后,乌克兰和俄罗斯迅速开始“争抢”嫌犯。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称,这些雇佣兵在顿巴斯战争中犯下攻击平民的罪行。不过,卢卡申科另有打算。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多次通话,并称收到了普京“长达五页”的关于瓦格纳组织成员被拘留的来信。

不到两个月,全部被拘留者回到俄罗斯。《纽约时报》对此报道的标题是“在白俄罗斯,俄罗斯雇佣兵从破坏者变成朋友”。

这次“误会”之后,普里戈任加强了在白俄罗斯的合作业务。Guard
Service是白俄罗斯第一家根据卢卡申科特别法令获准携带和使用武器的私营安保实体,有约500名成员。该机构员工曾对媒体透露,2022年夏天,瓦格纳组织的数十名成员抵达明斯克,对白俄罗斯同行进行军事培训。乌克兰情报部门则宣称,瓦格纳组织试图在白俄罗斯招募“助手”,组建针对乌克兰的破坏小组。

乌方的指责尚无明确证据支撑,但一些信源显示,瓦格纳组织中本就有白俄罗斯成员。和瓦格纳组织成员多有接触交流的雇佣兵前从业者麦克马特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瓦格纳组织的灵活性在于,其虽然只为俄罗斯政府服务,但性质上仍是私营军事实体,所以“其成员包括一些外国人,主要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退役军人”。

2022年4月俄军从基辅战线撤退后,乌克兰检察官公开通缉一批涉嫌“在基辅附近战斗中杀害平民”的俄方人员,其中就包括两名白俄罗斯人:51岁的萨扎诺夫和32岁的斯图普尼斯基。前者被雇佣兵专家指出是2018年就参与瓦格纳组织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老兵,后者被乌方确认为瓦格纳某部侦察突击连的军官。

考虑到这些联系,普里戈任能接受卢卡申科的调停,并不令人意外。不过,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如果没有普京明确授权,卢卡申科无法帮助双方达成协议。卢卡申科的身份“更像一个信使、一个中间人”,而非更具自主性的调解者。

因此,外界也无法判断,将白俄罗斯境内荒废的陆军营地,交给瓦格纳组织居住,是卢卡申科自己的意思,还是普京的授意。科尔图诺夫提醒道,由于一些具体的协议安排尚未公布,“瓦格纳问题”仍未结束。举例而言,近万名瓦格纳组织士兵的驻扎意味着不小的开支。此前,普里戈任通过多样态的商业帝国经营和俄罗斯方面的经费维持,但未来“普里戈任的利益会保留多少”尚未可知,这些开支由何方负担也需要进一步协调。

此外,2021年俄白加强军事协作以来,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军队开始在白俄罗斯部署或轮换。今年7月,俄罗斯战术核武器部队亦入驻白俄罗斯境内的原前苏联核武器基地。考虑到瓦格纳组织和俄军的“微妙关系”,确保双方不会发生冲突,才能保障白俄罗斯的国家安全。

尝试强化地区影响力

卢卡申科“接收”普里戈任与瓦格纳,引发欧洲一些国家的担忧。白俄罗斯邻国波兰总统杜达27日表示,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北约要做出强硬回应”。与白俄罗斯并不接壤的爱沙尼亚国防部长佩夫库尔亦警告称,北约应严密监视瓦格纳组织的动向,以及普里戈任和卢卡申科的“交易”。

欧美分析人士普遍从“稳固白俄罗斯政权”的视角解读这场“交易”。原美国驻欧洲陆军司令霍奇斯就说,借助瓦格纳组织的力量,卢卡申科可以更有力地“对抗反对派”,并通过普里戈任寻求与非洲国家加强联系。今年以来,卢卡申科加强了与非洲及中东国家的联系,在本地区局势紧张之际还专程出访津巴布韦和阿联酋,以打破西方对白俄罗斯的“外交孤立”。

不过,或许更重要的是,通过介入调停瓦格纳组织“武装叛乱”、特别是主动劝说普京放弃“强硬手段”,卢卡申科希望展现出自己独立自主的地区领导者的形象,并为他一直以来追求的“俄乌调停人”角色“加分”。

自从1994年执政以来,将白俄罗斯塑造为独立、有影响力的地区力量,是卢卡申科外交战略的核心目标。乌克兰危机一度为他带来证明自己的机会。2014年和2015年,顿巴斯战争相关方及国际第三方先后两次在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明斯克进程”虽然饱受履行不力的指责,但保证了地区局势长达7年的相对稳定。

然而,随着北约和俄罗斯对抗升级,乌克兰危机在2020年后持续发酵。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大力推动欧亚经济联盟及俄白一体化进程,让西方国家对卢卡申科的态度发生微妙的改变。卡内基俄罗斯欧亚中心研究员Artyom
Shraibman指出,由于意识到和俄罗斯的关系已转入“全面对抗”,欧洲不再将白俄罗斯视为可以平衡的地缘地量,而将之视为“俄罗斯的战略资源”,选择了全面遏制政策。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白俄罗斯受到的孤立压力亦达到顶峰。原本的能源伙伴乌克兰、欧盟市场通道波兰、最近港口立陶宛……卢卡申科数十年来试图平衡合作的“天然经济伙伴”均对白俄罗斯关上大门。两轮针对明斯克的制裁后,欧盟邻国关闭了对白主要过境点。有分析认为,对白俄罗斯的制裁已经“用尽”。

来自西方的压力和拒绝,也使卢卡申科及白俄罗斯进一步与俄罗斯方面绑定。2022年,白俄罗斯70%的出口销往俄罗斯,其余出口也基本通过俄罗斯通道进行。2021年开始,出于对西边邻国“战略威慑”的目的,白俄罗斯逐步接纳俄罗斯军队部署轮换。直到今年7月,在卢卡申科几次反复的表态后,俄军战术核武器部队最终还是进驻该国。

然而,“一边倒”并非卢卡申科的长期战略选择。面对俄罗斯加强自己的独立性,面对西方强化自己作为对抗调停者的可能性,是他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努力的方向。去年2月28日、3月3日和3月7日,俄乌双方三次在白俄罗斯进行线下会晤。

卢卡申科近日回忆道,是他的小儿子尼古拉,帮助组织了卢卡申科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在“长时间交谈”后,泽连斯基同意在白俄罗斯和俄方接触。在“最接近和平的时刻”,俄乌双方代表一度“草签协议”,商议用“租赁”等方式解决克里米亚及顿巴斯问题。然而,按照卢卡申科的说法,西方国家坚持谈判要在伊斯坦布尔进行。“转场”后,会晤很快因布查事件等因素而破裂。

即使如此,卢卡申科仍未停止重新介入调停的努力。今年2月,在美国总统拜登于冲突一周年之际访问波兰时,卢卡申科通过接受媒体采访的方式,隔空邀请拜登到明斯克与他会晤,并表示希望促成拜登和普京会谈。卢卡申科还说,如果“拜登同意”,他还会努力邀请泽连斯基参与。

“泽连斯基可以直接飞越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边境,而不是绕道华沙,我将保证他安全抵达白俄罗斯,从基辅到明斯克只需要四十分钟。”卢卡申科说。他的呼吁没有得到任何一方响应。3月,卢卡申科再次呼吁俄乌双方立刻停火并无条件开启会谈,仍无回响。此后他短暂沉默,直到如今又在瓦格纳组织“军事叛乱”中出面。

分析指出,在有限的空间内,卢卡申科今年一直在拓展白俄罗斯的国际伙伴圈。除了访问津巴布韦、阿联酋,卢卡申科还出访中国,并表态支持中国提出的和平解决方案。他还通过接待匈牙利外长及西方记者到访,保持和西方的联系。在此背景下,介入调停瓦格纳组织“军事叛乱”,是卢卡申科强化白俄罗斯地区影响力的又一次尝试,尽管前景并不明朗。即时新闻:狂飙半小时脏话后,白俄总统接到普里戈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