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马斯克约了一场千亿美元的架

 

  这场“网络约架”看着像一个笑话

  其真正起因却是这两个

  科技巨头之间不见硝烟的战争

  美国科技界炙手可热的两位大佬,差点打起来。

  事情的直接起因源于一句玩笑。当地时间6月20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社交媒体平台推特持有者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言称,如果对方准备好了,自己愿意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进行一场“笼中决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没想到一天后,扎克伯格不但把马斯克的推特发言截图发到了另一社交网络Instagram,还直接正面回应: “地址发我。” 不甘示弱的马斯克随即在推特回应“拉斯维加斯八角笼”,该地点是终极格斗锦标赛 (UFC) 的比赛地。

马斯克约了一场千亿美元的架

  就这样,一场“网络约架”完成了。由于当事双方是身家加起来超过3400亿美元的科技大佬,舆论随之沸腾。许多媒体纷纷联系马斯克和扎克伯格,求证事情的真伪。Meta的发言人艾琳娜在回复给《华盛顿邮报》的声明中说了一句:“故事不言自明”,颇有点“且听下回分解”的意味。

  “马斯克的格斗经验尚不知晓,不过扎克伯格可是‘身经百战’了。”《华盛顿邮报》评论称。一个多月前,扎克伯格在加州硅谷附近参加了他的第一场巴西柔术比赛,分别获得Nogi Master 1白带羽毛重量级(64Kg以下)金牌和Nogi Master 2白带羽毛重量级银牌。获奖后,扎克伯格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比赛现场与不同对手搏斗的照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巴西柔术的热爱:“这真的是最棒的运动。从我第一次尝试开始,5分钟内我就爱上了这项运动,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它?”

  相比之下,马斯克的水平和经验显得不足,虽然他在2021年的一档电视节目上透露,自己正在一家加州健身房练习柔术。

  真约架还是打嘴仗?

  网友们看热闹,当事人却真着急。在马斯克与扎克伯格约架后,马斯克的母亲梅耶·马斯克连续三天在推特上发文,忙着危机公关,试图平息事端。“不开玩笑了,打打嘴仗算了,不要动武,坐在椅子上,相隔4英尺,最有趣的人获胜。”

  在第一条发文后,她又追加了两条:“现在这场比赛已经被取消了,大家都可以轻松了。”“事实上,我替他们取消了比赛。我还没告诉他们。但我会继续说比赛取消了,以防万一……”

  在梅耶连续推特发文后,马斯克在母亲的发文下留言:“妈,停下来,我要和他比赛”。有网友随后评论“听你妈妈的话”,马斯克回应“她从不让我做有趣的事情”。

  不过,或许知道自己不是扎克伯格的对手,“约架”后的马斯克又开起了玩笑。他先是自嘲了自己的格斗技能,接着表示自己最近唯一的锻炼就是抱娃以及“把孩子抛向空中”。最后他干脆摊牌:“我很棒的一个招数是‘海象式’,就是骑在对手身上,啥也不干。”随后有网友在评论区发了一张海象翻滚的动图,问是这样的动作吗?马斯克回应:“对,这就是我。”

  尝到了搞笑甜头的马斯克继续拿扎克伯格开玩笑。“马克·扎克伯格先生把这场格斗太当回事了!冷静一下,蜥蜴先生!”在6月26日的推文中,马斯克奚落扎克伯格对这件事太认真。随后他又试图把比尔·盖茨拉下水,称自己的“海象式”打法对比尔·盖茨不会奏效,因为对方太胖了。他还继续“挑衅”:“比尔·盖茨先生,你对笼中格斗感兴趣吗?”

  尽管“约架”被马斯克的母亲出面制止,但终极格斗锦标赛UFC总裁达纳·怀特似乎并不反对这两人近身一搏,“如果他们真的想打这场比赛,而且是认真的话,那么我会办一场按次付费观看的赛事。”怀特表示,“这将会是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搏斗。”

  两大科技巨头的明争暗斗

  这场“网络约架”看着像一个笑话,其真正起因却是这两个科技巨头之间不见硝烟的战争。最近,Meta公司透露,准备推出一款新社交网络产品的计划。这款名为“Threads”的产品,将与推特形成直接竞争的关系。

  6月8日,在Meta的内部员工会议上,公司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向员工展示了Threads的产品功能,并称该产品是“对推特的回应”。考克斯介绍,Threads会是一款“安全、简单、可靠的产品”,从今年1月开始进行开发,公司把这个项目命名为“92号项目”。“已经有很多内容创作者和公众人物对我们的产品表示兴趣,他们希望使用一个被理智运营的平台。”考克斯对外表示。

  “理智运营”一词,把矛头直指马斯克,批评了马斯克处理推特的方式太不理智。从去年10月接管推特后,马斯卡一口气裁掉了公司80%的员工,骂声一片。

  据悉,Threads计划在今年夏天推出。关于Threads的详细信息发布后,马斯克曾多次在推特上讽刺扎克伯格。扎克伯格也不甘示弱,几次反讽马斯克。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之时,国际区块链咨询公司创始人兼CEO诺法尔不合时宜地发了条推特讨论Threads。马斯克直接在推特上回复诺法尔:“我相信这个世界迫不及待地想完全受扎克伯格的控制,别无选择。”一名网友在回复中煽风点火:“你最好小心,我听说他(扎克伯格)最近在练柔术。”

  被激将起来的马斯克最终挑起了这场网络约架。

  尽管在社交媒体上嘴仗打得热闹,但面对来自拥有强大社交网络用户资源的Meta的直接竞争,马斯克不得不有所准备。据统计,2022年Meta旗下的Facebook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9亿,排在全球第一,另一产品Instagram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4亿。与之相比,推特的月活跃用户数仅4.36亿。在经历了2022年底的大裁员后,推特的经营更是雪上加霜。去年年底,马斯克在推特上发布了一项民意调查,57.5%的受访者呼吁他停止领导公司。

  今年3月,马斯克向外界透露,尽管自2022年初以来推特的每日用户数略有上升,但由于广告的 “大规模下降” ,推特的收入自去年10月份以来下降了50%。为了挽救颓势,5月11日,马斯克对外宣布他将卸任推特公司CEO,由来自美国大型媒体集团NBC环球的高管雅卡理诺接任。而马斯克本人将出任公司执行主席和首席产品官(CTO),监督产品、软件和系统管理。

  努力维持推特经营的马斯克遇到了同样在为公司寻找新方向的扎克伯格,自2022年以来,两人在很多领域成了直接竞争对手。当然,面对转型和生存,两人的举措也有相似之处。扎克伯格曾在被要求评价一下“他认为马斯克在推特上做得对的事情”时表示,马斯克入主推特后做出一些改变可能对行业有好处,其中就包括裁员举措。扎克伯格还称,马斯克决定大幅削减和改变公司员工队伍,这比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很多科技领袖更加大胆。

  在裁员方面,扎克伯格也的确步了马斯克后尘。今年年初,Meta宣布裁员万人,占到了员工总数的13%。扎克伯格还宣布,2023年将会是“效率之年”,意味着他将会继续精简部门和人员,让公司更有效率。

  不管这两位科技届大佬的“笼中决斗”是否会成真,两家公司的对决已经火热开场。

即时新闻:马斯克约了一场千亿美元的架


了解 即时新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