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很为难 华盛顿为此事吵了40年

美国对于核废料永久处置场选址争议不断。 (示意图/Shutterstock)

美国对于核废料永久处置场选址争议不断。 (示意图/Shutterstock)

国民党总统参选人侯友宜对核废处理表示,可借镜他国技术“打入地下”。 检视美国案例,目前主要问题不在处置方式,而是储存地点,永久处置场选址争议不断,争吵40年仍无果,短期内看不到解答。

基于气候变迁,美国能源部在4月一份报告中,把核能视为达成2030年前温室气体排放减半以及2050年前净零排放等目标的关键; 拜登政府去年4月宣布挹注60亿美元,支持核能设施持续运转。

据官方统计,美国拥有54座核电厂、93座核反应堆,散落全美28州,发电量占全国近20%,占所有低碳电力达5成。 自美国1950年代开始使用核能以来,已累积约9万公吨重金属核废料,并以每年多2000公吨的速度增加。

美国非营利核电产业组织“核能协会”(Nuclear Energy Institute)指出,美国核废料主要是使用“先湿后干”贮存。 燃料棒退出炉心后,会先放置在40呎深冷却池中,贮存约5年后,再放入内壳以不铖钢打造、外层再以水泥密封的“干式贮存护箱”(dry storage cask)。

“核能协会”核电厂除役暨核废料资深主任麦卡伦(Rod McCullum)对目前处置方式的安全性具有信心,2021年接受美媒访问时曾为此打包票说,“从1986年来,我们装载超过3000个干式贮存护箱,从来没有问题,没出过差错,没有辐射散播出去”。

不过,美国核能目前主要问题并不在核废料处置方式,而是储存地点。

美国核废永久处置场难产逾40年,核废料目前仅能分散处理,暂存于35州80处,其中多为现役或已除役的核电厂内。

根据美国1982年实施的《核废料政策法》(Nuclear Waste Policy Act),核废管理是能源部职责。 由于美国核电厂几乎全为私营,政府须支付营运商核废料暂存费用; 截至今年4月,支付金额超过100亿美元,估计在永久处置场设置完成前,费用将累积上看309亿美元(约新台币9800亿元)。

事实上,美国早在1980年代初就开始寻觅永久处置场址,最初圈选9个地点,后来缩减至3处,1987年选定内华达州的育加山(Yucca Mountain),美国国会随即通过“核废料政策法”修正案予以定案。

由于政府定案前未先取得地方共识,内华达州大为反弹,更有一说是挑选内华达州作为核废料永久掩埋地,是因为该州议员在国会山庄影响力最小。

这项修正案后来被反对者称为“去死吧内华达州法”(Screw Nevada Bill); 1987年代表内华达州当选联邦参议员、后来成为参院民主党领袖的瑞德(Harry Reid),更是把阻挡育加山案当成30年国会生涯重点工作之一。

民间、政治阻力不断,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2010年宣布撤销育加山案执照申请。 2020年时任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一度反对计划案持续停摆,但后来态度180度逆转,表示他已经听见内华达州声音,“我的政府会尊重你们”。

永久处置场设置之路遥遥无期,“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去年4月刊登一篇专题报道,探讨“美国应该如何处理核废料?”

报道指出,日本2011年爆发福岛核灾事件,让部分美国民众担心起核废存放问题,其中包括住家离目前已除役之加州圣翁诺飞核电厂(San Onofre Nuclear Plant)仅20英里的妇人玛格达(Marni Magda)。

美国南加州爱迪生公司(SCE)2013年因蒸汽系统问题,宣布关闭圣翁诺飞核电厂。 但在永久处置场设置完成前,储存在电厂内的1600吨核废料,只能暂留原地。

圣翁诺飞核电厂位于断层带上,玛格达除了担心地震与海啸,也担心海岸侵蚀及气候变迁引起的海平面上升,恐引发安全疑虑。 她忧心地说:“我们不能把核废料留在这。”

报道指出,美国政府与专家虽然普遍认为,深层地质处置是核废料最佳解方,但离永久处置场设置完成还很远,短期内将推动整合性暂时储存,把散落各处的核废料,集中至一个或多个储存设施管理,确保核废料存放安全。

侯友宜能源政策将核电列为选项之一,他举例,芬兰会将核废料固化,打到地底下; 美国则会将它做成胶囊,送到人迹少的地方,再打到地底下。

即时新闻: 美国很为难 华盛顿为此事吵了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