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与解放军官兵说说心里话:两营倾覆谈起(下)

与解放军官兵说说心里话(下)

––– 从“土豪旅”倾覆、蓝军旅濒危谈起

相关新闻:与解放军官兵说说心里话:两营倾覆谈起(上)

关键词:

涿州洪水,保定,高碑店,第82集团军,第38集团军,合成第112旅,

“土豪旅”,蓝军旅,满广志,“红缘”,雄安新区,“悦母情结”,推背图,

“安全不绝对,绝对不安全”,“三退”,《九评》,台湾,东南互保,慈禧太后

目录

绪言:从保定、涿州被淹部队的番号谈起

话题一:第82集团军合成第112旅

话题二:66336部队

话题三:66289部队

话题四:洪灾祸及蓝军旅

话题五:中共军队“大祸全瘮”

话题六:军队的出路与官兵的前途

话题七:借鉴“东南互保”

(接上文)上文链接

话题五:中共军队“大祸全瘮”

解放军官兵们,你们如果想知道这支军队出路何在,那就先看看2023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总体趋势吧!

7月1日,最隐秘的作战指挥自动化领域里负责最尖端的“战颅”决策系统项目的中共军队首席人工智能专家冯暘赫上校陨落去世。

7月下旬,陆军最强悍的“万岁军”第82集团军大部被淹,该集团军的王牌第112旅主力全部被淹、几近倾覆。

8月20日,作为海军最先进潜艇之一的093型核动力潜艇“长征15号”在黄海发生重大事故,上百官兵全部葬身海底,无一生还。

6月至8月,最具战略威慑力的所谓“大国重器”、“倚天长剑”火箭军,整个领导层、几任退休老领导、为数超过一个排的将军们,悉数落马。

最为神秘莫测的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巨干生上将、副司令员尚宏中将等人落马……

放眼望去,各大军兵种接连出大事、遇大祸;而且这些大祸全都瘮人瘮得慌,故曰“大祸全瘮”。“大祸全瘮”与“大获全胜”,语音相谐、语义相反,令人回味不已而深思再三。

那么,接下来又该轮到哪个军兵种出事呢?看来只有空军暂时还没有出大事,不过想来也快了。

与解放军说心里话:从土豪旅蓝军旅谈起(下)

中共的093核动力攻击潜艇。(视频截图)图元:大纪元

非作战部队或单位,甚至军队领导部门的将官、退休将领也同样纷纷遇“大祸”而“全瘮”:

8月,前任中央军委委员、前任国防部长、首任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上将落马。

9月1日,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长李尚福上将落马。

9月1日,中共军队的“最高法院”––– 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程东方少将落马。

4月26日,担任最核心机构、最高领导人保卫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前任局长王少军中将去世,讣告却迟至三个月后的7月24日才公布,事出反常。正如火箭军副司令员吴国华中将,7月4日去世,消息要等到三个星期后的7月28日才公布。

9月15日,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领导层也一锅端了。未经证实的消息说,该部内同时被抓的超过二百人。那不就是“火箭军第二”吗?

9月21日,又有消息传来:中共军队最高领导机构中央军委被“半锅端”了。还不止“半锅”,整个军委的职业军人,张又侠、李尚福、刘振立、张升民四位上将都出事了,暂时没事儿的只剩何卫东、苗华两位上将。后又传苗华也出事了。

笔者2022年8月在《二十大前话兵变》一文中曾设想过中央军委成员逐一落马的局面和情景 [23],没想到时隔一年基本兑现 ––– 虽然谈不上“八九不离十”,但也算得上“七八拽着九”了……

那么,接下来又该轮到哪一拨将领、哪一批将军落马了呢?“一锅端”式的“火箭军第三”又将锅端谁家、“祸落谁家”呢?

如果未来难测,那么前车可鉴:2021年底,解放军最高学府 ––– 国防大学退役政委刘亚洲上将落马。这件事,表面上动静不大,似乎象一颗筋疲力竭地爬上夜空后有气无力地垂挂在那里而且又不怎么耀眼的信号弹,但它却预示着:由中共的历史命运所注定的这最新一轮军队将领落马潮,即将如涿州-保定洪水般汹涌而至。

如 果我们让视线离开当前奔腾不止的落马潮、奔涌不息的出事潮,继而离开刘亚洲将军,把视线继续向后挪移至2012年10月中共十八大至2021年11月这九 年期间,会看到解放军有逾160名将军落马,其中包括7名上将(徐才厚、郭伯雄、房峰辉、张阳、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 [24],至少9名中将(杨金山、刘铮、范长秘、于大清、王玉发、牛志忠、王久荣、刘生杰、饶开勋) [25],少将则难以统计确切数字。即使最年轻的解放军官兵,对此应该亦有所闻,甚至记忆犹新。

如 果我们把视线投向历史更深处,《风暴历程:文革中的人民解放军》或许会映入眼帘。2021年出版于香港的这部“书中统计,清洗合计波及少将以上高级将领 265人。占文革前少将以上1614人的16%。其中中共建政时的十名元帅和十名大将中,七元帅被整肃,五名大将被削职;上将27人,占上将总数47%; 中将74人,占中将总数42%;少将153人,占少将总数11%。[……] 据中国官方统计,至1975年,全中国解放军受审查共4.4万多人,其中正军职以上干部361人。”[26]

历史资料表明,解放军十大元帅中,毛泽东这个当年的中共“一尊”直接害死了朱德(1976年)、彭德怀(1974年)、林彪(1971年)、贺龙(1969年),间接害死了陈毅(1972年),指使人多次批斗徐向前,长期打压刘伯承。解放军将士对此不应健忘。

这 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的将领们,作为一个群体,为什么他们总是会遭受来自最高领导人或最高领导层的打击?为什么他们总是会承受最惨重的无端迫害或“有 端”整肃?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得不面对最不堪回首的历史梦魇?解放军每一位军官、每一位士兵都应当认真想一想:军队为什么遭受如此劫难?军队为什么总是会如 此遭受劫难?

从根本上说,对共产党国家的军队官兵(尤其是将帅)最大也最致命的安全威胁,恰恰就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是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就是所谓“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党指挥枪”的政治纪律。

以上这“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军队的祸根乱源,就是对解放军将领最大也最致命的安全威胁。

也许有解放军官兵会问:你这个悖论有根据、有例证吗?根据和例证不仅有,而且为数众多。上述一大批解放军将帅在“文革”期间遭受毛泽东迫害的历史事实就是例 证。苏联红军将帅在“肃反”时期被斯大林大批大批处决的历史事实就是例证。朝鲜人民军将帅动辄得咎、被家族世袭的“最高领袖”用各种离奇酷刑残忍处死的诸 多案例,是更为骇人听闻的例证。而在习近平治下,2023年第一季度以来解放军将领的落马潮,各军兵种、各领导部门、各建制单位的出事潮,则是最新的例 证。

话题六:军队的出路与官兵的前途

鉴 于目前解放军官兵多少都有了解外军的任务甚至业务,因此,对西方民主国家军队的现实,很少有人会一无所知。况且还有不少官兵“翻墙”接触海外的真实信息和客观报道,连《解放军报》都感到头疼而屡有提及。既然对外界多少有所了解,那么,只要认真思考就会发现:西方军队的种种现实,其中大部分不正是“我军”不 少将领心向往之的军队发展愿景、梦寐以求的国防建设格局吗?西方军队的种种人性化的制度和措施,不正是“我军”将校、尤其是广大基层官兵普遍欢迎、乐于接 受的吗?

归根结底,只有解放军成为一支高度职业化的国防军,成为一支非“党军”化、非政治化的国防军,才能实现“军队国家化”。唯其如此,解放军将士才能最终避免由 共产党为了一党独裁,由某位或某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出于一己之私、一派之私或一个家族之私而无端强加于职业军人的人祸、天灾型人祸、人祸强化型天灾。唯 其如此,广大将士才能从根本上摆脱被中共体制所制造的各种人祸、天灾型人祸、人祸强化型天灾所吞噬的凄惨命运。

近 年来,中共党魁习近平对军队的祸害更是越来越非理性化、无端化、随意化。整肃火箭军领导层,固然有表面上说的泄密,外加贪腐等体制使然、大家都犯、习近平 家族也犯的事儿,其实还另有原因。据传习本人特别迷信身边称为“高人”的释谶师对各种古代预言的“谶释”。比如《推背图》第四十六象颂曰:“有一军人身带 弓,自言我是白头翁。东宫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此处的“弓”被谶释为暗中带“箭”,“剑”又与“箭”同音。“弓箭”为古代远程打击兵器,而现代 远程打击兵器首推“火箭”,最后附会到主现代远程打击的军兵种“火箭军”,所以要整肃火箭军,以防人“入帝宫”、搞政变。

虽然古代预言自有其独到价值,但凭着这种非理性化、无端化、随意化的穿凿附会便给人定罪,实在太离谱、太可怕了,令人防不胜防。

要说它离谱的程度,我们不妨弄两个标本式的例子看看。比如,笔者信口赋诗一句:“城南铁马惊堂梦”。或许经“高人”一谶释,“城”为北京,“城南”为北京以 南的涿州、高碑店、保定一带;“铁马”为驻扎当地的第82集团军装甲部队;“堂”为令堂,指母亲,可以指习母齐心、也可以指母系齐氏家族,还可以指齐氏家 族先人,最终指先人葬于保定高阳故乡的地下之灵。为了勿“惊堂梦”,确保先人梦的安宁,是不是要把“铁马”调离他处呢?不便下令调离的话,能不能来个分 洪,搞它个“水来军淹”呢?

再赋诗一句:“莽原蓝穹降天狼”。或许经“高人”一点拨,那“莽原”便是朱日和,中共军队最大演训基地,真的坐落于内蒙古浩瀚的“莽原”之上;“天狼”那就 是有“朱日和之狼”之称的蓝军旅;“穹”,远而悬之者也,说明有着远离当地、本国的背景;至于“蓝”字,“西方文明”有“蓝色文明”之称,其“首恶”代表 必定既“蓝”且“远”,当然非“远”在“蓝”色大洋彼岸的美帝莫属;如此这般一释,蓝军旅的“敌对基因”、“精神反骨”便可以坐实了;“天狼”之首要目的 当为“穹”,穹者,天顶也,岂非暗指最高权力乎?这就证明是对习近平手中权力的觊觎了;“降”字最为耐人寻味,可以指“天狼”之“降”落于“莽原”,也可 以指习总“降”伏“天狼”于“莽原”;但习总神武,何必兴师动众、率军亲征而“西北望,射天狼”,弄得“三军大呼阴山动”呢?“超限战”是干什么用的?于 是乎,便让鄂尔多斯煤矿悄没声儿发出某种神秘的核辐射;这一核灾难或许可以用其发源地的谐音来命名:“厄而多死-每况”……

以上赋诗及设想虽皆为调侃,并非实际情况,但它们足以展现习近平闻之信之的思维模式及其联想之非逻辑性、荒谬性和随意性。习近平如今已经完全成了一只受惊于 “弓”字的“白羽”鸟,他总觉得:安全不绝对,绝对不安全。任由牵强附会而终日猜忌,听凭捕风捉影而频频抓人,长此以往,哪个军兵种、哪个战区、哪个部 队、哪个建制单位还会有活路呢?由此观之,一党独裁、一人独裁的终结,对于这支军队来说意味着解放。由此推论,中共政权、中共体制不值得任何一位军人去守 护和捍卫。

中共建立了以数字集权为标志的现代奴隶制,对包括解放军将士在内的每个中国公民实施全方位监控。这个制度摧残中国人的个性和创造力,限制中国人的文学艺术创 作自由,剥夺中国人民的知情权和民主权利,摧残中国的传统文化,剥夺中国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始终拒绝给全体中国人以迁徙自由,始终拒绝切实保障中国人的生 育、教育、住房、医疗、养老等基本权益,破坏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阻碍中国经济的正常、协调、可持续发展,阻碍中华民族科学文化水平的 全面提高,对中国各少数民族实际施行民族压迫、民族同化的种族灭绝政策,阻碍和摧毁香港的“一国两制”,阻碍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甚至准备对民主台 湾发动军事入侵,而且还集中全力超速发展核武器、生化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企图以“超限战”谋求全球超级霸权,从而使中国逐渐沦为新的世界大战的策源 地。中共的倒行逆施与整个人类文明背道而驰,也完全违背了天意。

天意不可违,违者遭天谴。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如1991年苏共的丧钟敲响于克里姆林宫一样,中共的丧钟敲响于天安门广场的那一天也终将降临。对此无可阻挡的 历史趋势,大家作何感想呢?古人云:“凡事预则立”。兵法曰:“有备无患”。解放军的每一位将官、校官、尉官、士官、士兵,都应该明辨历史趋势,作好相应 准备,尽早预留后路,当机把握前程。

解放军官兵们,现在中共封锁信息比以往更严,你们却依然翻墙成风,弄得《解放军报》惴惴不安、频频示警。说心里话,翻墙的官兵都是好样儿的!事实证明:每个 公民都有与生俱来的知情权,“知己知彼”更是军人最基本的职业特点和素质要求,这不是什么军报、党报之类能够阻止得了的。凡是军人都知道:军事上要眼观六 路、耳听八方,做到“兼听则明”,才能综合敌我两方信息甚至多方信息来作全面研判,最终拿出作战方案,实施作战行动。但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却与此背道 而驰,强制限定解放军官兵政治上只能眼观一路而堵塞五路、耳听一方而屏蔽七方,力求做到“偏听则暗”,盲目服从,做政治奴隶,当党卫军,如此这般才算“听 党指挥”,才能“让习主席放心”。这完全违反了人性,尤其是违反了军人的天性。

不过,笔者要提醒一句:翻墙、上网爆料、网上“三退”(详见下文),事先准备时、上网实施时都需要高度谨慎,因为事关当事人安危、家人境遇。年轻的新兵尤须切记:绝对不能靠运气行事;一定要同时具备翻墙知识、操作能力、安全系数、环境条件、翻墙时机等,方可谨慎行事。

有人了解中共罪恶后,急于上网“三退”,但一时又不具备上述各项具体条件,怎么办呢?答案是:耐心等待,同时积极创造条件。因为首先要的是谨慎,不急不躁, 要按《孙子兵法》的原则“静如处子”以待机,“动如脱兔”以制胜。从另一方面看,虽然你暂时没有外在的行为举止、表面上似乎无动于衷,但“头上三尺有神 明”,神明能看见你的内心,知道你在向善,最终会赐你以机缘。为了减轻等待的煎熬,大家或可无声默念“三退保平安”,“天灭中共”,“要做中华儿女,不做 马列子孙”等口号。有官兵信仰法轮功的,就无声默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人在做,天在看。人有思,神有感。人向善,佛赐缘。

成功翻墙的官兵自然会获得大量海外自由信息,会了解中共的很多丑恶和罪行,会逐步了解中国人民苦难的根源就是中国共产党。但要更为透彻地看清中共的本质,建议官兵们读一读《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 [27]。文章是法轮功《九评》编辑部撰写的,发表于2004年,现在已经在海内外广为传播多年,成为地球人(包括中共党员)认识中共的必读书。所有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全部读过《九评》,但中共就是严禁中国人民接触《九评》,尤其是严禁解放军基层官兵接触《九评》,甚至严禁校官接触《九评》。由于中共迫使学校对学生进行洗脑,相当部分刚离校入伍时间不长的新兵对法轮功可能会有负面印象;但他们翻墙后、尤其是读了《九评》后,就会逐步认识到:事实真相与中共洗脑、宣传的内容完全不符,甚至恰好相反。

海 外还有一批仁人志士多年来酝酿着在中国实现民主化之后的新型国防政策,以及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实现军队转型,最终成为一支职业化的现代国防军,而不再是 中国共产党的党卫军。军事素质非常好的中国职业军人大有人在,如第82集团军、蓝军旅及很多其他部队的广大官兵。他们如果能够顺应转型的话,将会有助于未 来民主中国的国防事业。向民主化转型,这就是这支军队的历史出路。唯经此途,解放军广大将士的个人命运和前途才能有真正的保障。

许多海外人士都在关心解放军官兵,帮助他们维权,为他们投诚到自由民主阵营而尽心尽力。例如,自媒体视频节目《老灯开讲》主持人“老灯”原为1989年民主运动期间的黑龙江省学生领袖之一,现在美国主持自媒体之余,热心开办“解放军官兵投诚服务中心”。至于1989年民主运动,指的是当年4月中旬至6月上旬发生于北京及几十个中国大中城市的大规模民主运动 ––– 二十世纪中国史和世界史上最波澜壮阔的事件之一。不了解此事件的官兵可以翻墙查询。

或 许有解放军官兵对“老灯”等上述人士的能力和专业水平有疑虑,这也是自然的。坦率地说,海外从事反共事业的人士,在这方面的队伍、水平、能力、资源总体上 都还相对薄弱。但是,海外还是有专业人士在从事此项工作的。例如,姚诚先生是原解放军海军司令部参谋,中校军衔,先后在南海舰队、海军司令部工作多年,了 解军队事务,尤其精通海军航空兵方面的参谋业务。姚诚无端遭受中共及江泽民集团迫害后出逃美国,创办自媒体视频《姚诚聊军事》,重点面向解放军官兵,兼做 有助于解放军官兵投诚、现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型等方面的工作。已经有一定人数的解放军官兵经他和其他人士共同协助,投诚来到海外自由世界。

解放军军事干部将来能转型,那么政工干部怎么办呢?只要抛弃中共,政工干部同样有出路、有前途、有奔头。笔者给解放军政工军官介绍一位可以解惑答疑的专家: 王军涛,原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1989年民主运动领导团队成员之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海外民运的活动家兼理论工作者,中国民主党负责人之 一。他提出:政工系统固然是共产党控制军队的工具,但我们要避免简单化地取缔政工系统,而是要尽力促使政工系统在军队和平转型中起到积极作用,同时帮助它 完成自身的非共军化转型。现代化军队需要的官兵心理咨询、内务科学管理等方面都是现政工干部未来可以发挥作用和特长的地方,更何况很多政工军官也有着相当 高的军事素质 [28]。 王军涛先生在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的大院度过青少年时代,父亲是政治学院院务部政委,1955年授衔少将。王军涛先生对于解放军政工干部的超量付出、难言苦 衷、容易被忽视的长处和素质、受中共“党文化”毒害而形成的认识局限、置身中共贼船且不得不为虎作伥的尴尬处境、转型中必然会遇到的艰难和阵痛,以及在民 主制度下他们有待发挥的积极作用及可观潜能等,都有比绝大多数人更为深入、更具体化的了解。

2022年7月下旬,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了《民主中国的国防政策与军队转型》讨论会 [29]。王军涛在该次会议上再度提及现解放军政工系统的转型问题。

解放军官兵们,在海外民主力量队伍中,像王军涛那样高举反共大旗的“红二代”大有人在。除王军涛外,在此仅列举与解放军关系最密切的三位: 

罗宇,男,原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航空装备处处长,大校军衔,“六四”事件后叛离中共,撰有《告别总参谋部》等著作文章。其父罗瑞卿为1955年授衔的解放 军大将,曾任公安部长、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等职,“文革”前长期负责毛泽东的安全警卫工作。可惜罗宇先生于2020年英年早逝。

蔡霞,女,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2020年脱离中共,目前主持媒体,从事对中共体制作系统性批判的理论工作。其父为解放军原南京军区某部师级干部,其外祖父为1924年至1927年期间入党的中共老前辈,其舅、姨、姨夫等多名亲戚为解放军高级军官。

江林,女,原《解放军报》记者,中尉军衔,采访过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等军队高层,2019年抵达美国后,致力于揭露中共“六四”屠杀、镇压西藏人民等罪行,以及中共军队的黑暗内幕。其祖父1937年7月前已是红军军官,其父为解放军将校。

解放军官兵们,法轮功学员在2004年发起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的“三退”活动以来,至2023年已经有四亿多人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他们声明 “三退”,废除过去发的为共产主义邪灵“奋斗终生”的毒誓。“不要为中共殉葬”,“三退保平安”,“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天灭中共”等口号传 遍全球各地,“三退”和《九评》交相和应,已形成气势磅礴的政治大潮,还必将成为二十一世纪最宏大的历史叙事之一。人们欣喜地发现:已经有远不止一个梯队的解放军官兵加入“三退”大潮,对中共政权这个罪恶体制形成了只有军人才能发挥的特殊冲击力。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三退网站(tuidang.epochtimes.com) 在很大程度上成了中国政治的晴雨表、天灭中共的计时器。2012年8月,笔者以化名“征驰”在该网站退出了过去加入过的共青团、少先队。笔者在海外自由环 境中上网“三退”没有风险。现在笔者通过本文以实名重申“三退”声明、公开宣布“三退”也没有直接风险。但解放军官兵在国内“三退”则面临直接风险,即使 化名“三退”也仍然是有风险的。因有风险,故须谨慎;所为难能,因而可贵。2015年,笔者从海外媒体《明慧网》报道中得知,已经有一位身处国内险恶环境中的解放军少将化名作了“三退”[30],顿感不胜敬佩。这位将军应当是解放军官兵“三退”各梯队中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人们有理由期待,在气势更为恢宏壮阔的“三退”后继浪潮中,看到更多解放军官兵的身影,看到更多的将官、校官、尉官、士官、士兵,看到来自解放军全军所有84个军级单位的各路“三退”大军……

话题七:借鉴“东南互保”

中共日趋走向理论破产、党心涣散、组织解体、政权崩溃的“临爆点”,一派风雨飘摇,各种颓象毕现。在此形势下,习近平竟然想通过对民主台湾发动战争来挽救中共的覆灭,并且还全然无视客观条件之许可与否。

《孙子兵法》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经过反反复复的兵棋推演,解放军高层几乎所 有将领都认为攻台无胜算。而习近平却一意孤行,完全拒绝采纳将领们“庙算”得出的战略评估及符合客观实际的中肯意见,甚至不屑听取最起码数量的重要军情汇 报。

统帅无能,累死三军。统帅无知,贻误三军。统帅无德,为祸三军。 

《孙子兵法》又曰:“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明知攻打台湾无胜算,还放话“打不赢也要打”。如此“縻军”之帅,何 不撤而换之?中共历史上著名的“遵义会议”,就是撤换了屡屡“縻军”、却代表着共产国际“正统”的军事顾问李德,红军才得以存活下来。难道今日北京政情 “紧锣密鼓唤主角”之际,解放军“更无一人是男儿”了吗?

撤换“縻军”之帅,其要义并非重复“遵义会议”换个所谓“党的正确路线领导”那样的陈腐主题。恰恰相反,撤换“縻军”之帅,首先要着眼于军队不被“縻”而覆 灭。军队落到今天这个朝不保夕、人人自危的境地,就是“党指挥枪”的必然结果。因此必要时,大家一定要敢于突破“保党、救党”的错误底线。否则,换上比习 近平祸害军队更狠的中共继任领导人,解放军将领早晚就是“杀开血路找死路”,只会“置之死地而后不复生”。

中共政权是一个残害所有人的体制,其内部运作机制也是一个尽人皆敌的制度性政治生态。它不仅造成大量受害者,而且其施害者、助纣为虐者、从中获利者最终也将 成为受害者。质言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迟早都会受迫害、最终都要遭绞杀,没有例外。所以这个体制有“绞肉机”之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血迹斑斑 的“绞肉”史。你们这些具有战略眼光的职业军人,难道还看不清这一点吗?这样的嗜血党、“绞肉”党,凭什么去保,又为什么要救呢?

也许有将领会问:“如果党搞垮了,我们怎么办?”答案是:你们这些党内官员和所有人一样,没有中共,只会活得更好。虽说中共垮台之际,“万人不死”而“一人难逃”。其实,只要葬送中共有功,命运便可峰回路转。习近平一人如此,中国人万众亦然。

你们也算是智商不低、眼界不窄、有相当见识的人,为什么要给中共陪葬呢?请不要听信中共的宣传,说什么“民主派上台,共产党人全都死无葬身之地”,说什么 “中国要千百万人头落地”,等等。而“千百万人头落地”其实正是各国共产党(包括中共)上台时普遍出现的规律性现象。相反,苏联东欧共产专制崩塌时,虽然 这些国家的人民理所当然地清算共产党的罪恶,但完全不存在对前共产党人大规模逮捕、处决。除了罗马尼亚共产党魁齐奥塞斯库因坚持对人民实施镇压而被处决这 一孤例外,这些国家的前共产党人“千百万人头”完好如初,其中甚至包括前苏联“八•一九”政变的领导者、发动者。这些历史事实,老百姓都知道,你们应该不 会不了解吧?

你们有担忧,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根据马斯洛的理论,安全是人的基础需要 [31]。 其实你们也知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保障人的安全权利上远胜于共产党体制。请设想如下选择:假设你们现已落马要去北京秦城监狱,或假设你们现已被俘要去美 军的战俘营,两者可以择一。请问,何处更安全呢?你们作何选择呢?坦率地说,在习近平的淫威下,即便你们暂时还没有落马,即使你们还在军队各级岗位上领导 部队、指挥作训、从事日常工作,你们的人身安全系数仍然明显低于置身于美军战俘营那个有人道的环境。原因很简单:若去秦城监狱则不知何日就会死于非命,若 在美军战俘营则至少可以安然颐养天年。这,就是民主制度的优越性。

解放军将领在党内、军内面临的险恶处境,局外人的确是很难体会和想象的。但众将不能硬扛,毕竟还可软磨。火箭军近乎全体将领以“软磨”抵制攻打台湾,最终落 马入狱。不管他们抵制攻台是出于什么动机,但他们的“软磨”抵制毕竟是应该肯定的。火箭军将领们用相当于“导弹发射角度抬高一寸、延时一秒”的集体默契, 迈出了自我救赎的第一步。他们的集体默契,实际上推迟了中共及习近平武力犯台的时间表,使台湾人民、中国人民、世界人民短时间内避免了一场大战的浩劫,至 少在客观上为台海、东亚、西太平洋的和平乃至为世界和平作出了一定程度的贡献。世界正义力量应该给他们记功。无论他们有过何等何种过、错、罪,都可在某种 程度上将功补过、将功补错、将功折罪、将功赎罪、戴罪立功。人们没有忘记因此而身陷囹圄的火箭军将领们,也不会忘记他们忧心如焚、望眼欲穿的家属们。

现在的解放军将领们都经过军校培训,应该对1900年的“八国联军战争”并不陌生。但不知大家对那场战争期间的“东南互保”(又称“东南自保”)一事了解程度如何。

那一年,在慈禧太后向十一国列强宣战之际,大清国东南各省的地方大员不仅不向洋人开战,而且还纷纷与列强各国私自签订类似“互不侵犯条约”之类的外事文书, 为的是“保境安民”。八国联军进攻北京之际,他们拒绝奉诏发兵北上驰援,称部队要用于维持当地治安而不能离开,为的是“保境安民”。为了对付清廷的压力, 东南各省大员们联手“互保”,声明他们的所作所为可让中国南方半壁江山免于战火,为的是“保境安民”。慈禧太后最终不得不反过来称赞那些地方官“老成谋 国”。

清王朝的政治环境远没有中共统治那么严酷,所以这些地方官可以“里通外国”、可以“违抗中央”、可以“私自结盟”,事后不仅没有问罪,而且得到称赞。就价值 观而言,“保境安民”并非冠冕堂皇的口号,很大程度上出自真心,而且全部落到实处,挽救、保全了大半个中国的经济民生,对南方人民、对国民经济、对中华民 族功不可没。

你们号称“人民军队”,就不能学一学封建王朝地方官的价值观吗?

一旦东部战区进攻台湾,中央军委要求西部战区驰援。西部战区能否按兵不动,称要防范印度、称要防范边疆少数民族骚乱、称要“保境安民”呢?

一旦内战爆发,北部战区围困北京,中央军委要求南部战区驰援。南部战区能否按兵不动,称要防范东南亚邻国争夺南海岛礁、称要防范它们侵占接壤的陆地边境地区、称要“保境安民”呢?

你们越是“服从中央”、“听党指挥”,造成的战争损失就会越大,最终对经济民生造成的破坏就越大,成为战犯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将来一旦有需要时想割据自保的本钱就越少,要“保境安民”也就越力不从心。

各军兵种、各大战区、陆军各集团军、海军各舰队、空军各部队等作战力量的指挥官都应该明白:习近平一旦刚愎自用,下达你们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作战任务,你们就 得像火箭军将领那样遭到军法处置。到时候再像林彪那样外逃,恐怕为时已晚。兵马未动,外交先行,“里通外国”必须提上议事日程,为的是“保境安民”;必要 时,还可以在军内几方通气、“私自结盟”……

[插曲:确保习近平人身安全、防范宫廷政变,固然是钟绍军中将的职责所系。因此,钟将军派出政治保卫人员暗中刺探将领们是否有谋反言行,也属正常的职责范围。 但是,把持有不同意见如主张暂不攻打台湾的将领都作为谋反者来对待,这样是否合适呢?如果事实并非如此,钟将军就应该设法澄清事实、消弭这种印象。否则, 成为众矢之的、众将之的、全军之的,这应该不是钟将军的本意吧?即便习近平始终有意愿、有能力来保证你这个“君侧”不被人所“清”,但以习近平的个性,谁 又能保证他这个“君”不会“翻脸不认君侧”呢?]

解放军官兵们,我还是那句话:民重于国,君轻于军。国家统一不统一不要紧,人民的安危才应当牢系在军心。

(全文完)

——————

注释

[1] 参见《泄洪重创涿州,网络惊传保定驻军全军覆没》(视频截图),载《希望之声》(www.soundofhope.com > news > 2023/08/30)

[2] 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八十二集团军》(文章),载《维基百科》,2023年9月5日。

[3] 参见《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文章),载《维基百科》,2023年8月29日。

[4] 参见《卫戍部队坦克、飞机都被淹?泄洪保京水淹涿州!》(视频),载《关键时刻》,2023年9月4日。

[5] 参见《共军(含武警)番号、代号及驻防情况(修订版) ––– 自由中国论坛》,载《禁闻网》(www.bannedbook.org > topic6342),2018年5月4日。 [经查阅,此文内没有武警番号或代号,也没有任何关于武警的内容 –– 引者注]

[6] 参见 [5] 。

[7] 参见《军车如林机场布控周永康“3.19”北京政变更多内幕》(报道),载《大纪元新闻网》– Google Groups,2013年12月12日。

[8] 参见 [5] 。

[9] 参见《跟着团长打仗信心足》中“二营营长廖帆(发言)”,载《38集团军某机步团团长满广志—军事—人民网》(military.people.com.cn > 军事),2014年10月25日。

[10] 参见吴仁华:《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真相出版社,2009年,81页、88页。

[11]《涿州洪水中驻军部队坦克飞机被毁,无人问责》(报道),载《大纪元新闻网》,2023年9月1日。

[12] 参见 [10],85页、244页、273页。

[13] 参见 [5] 。

[14] 参见宋征时:《中共二十大代表周洪许的民间档案》(中共二十大代表、军队将领参考读

物),载《北京之春》,2022年9月19日,《八,周洪许的前瞻眼光》。

[15] 中国军网:《陆军第38集团军某团团长满广志》,载《中国军事图片中心》(photo.chinamil.cn > content_6391305)。

[16] 中国军网:《满广志:为铁甲插上信息化翅膀—军事—人民网》(military.people.com.cn > 军事),2015年2月16日。

[17] 参见《弹炮结合防空武器罕见亮相满广志的蓝军旅—中华军事》(3g.chna.com > act > military),2021年7月9日。

[18] 参见路德社 lude media on X :《来自军委八一大楼最新情况报告:…》(文章),见(twitter.com > lude_media > status),2023年9月1日。

[19] 参见罗猛:《全国空军部队地址、番号大全》(文章),载《5281网》(bbs.5281.net. > blog-306686-72230),2014年1月8日。

[20] 参见 [16] 。

[21] 参见韦拓:《“千年大计”雄安 习近平的龙凤结》,载《大纪元新闻网》(转载自《新纪元》),2023年8月4日。

[22] 参见《关于县城东街旧城复原改造工程的说明书》,载《高阳县人民政府网站》(www.gaoyang.gov.cn > info_show),2013年8月13日。

[23] 参见宋征时:《二十大前话兵变》(中共军队将领参考读物),载《北京之春》(www. beijingspring.com),2022年8月5日。

[24] 参见王友群:《逾160名将军被查,中共军队腐败惊人》,载《大纪元新闻网》,2021年11月30日。

[25] 参见《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工作》,载《维基百科》,2021年12月31日。另参见《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落马将领》,载《百度百科》,2017年。

[26] 《中共军队与核心权力:余汝信新书揭密“文革”中的人民解放军》,载《BBC News 中文网》,2021年7月7日。

[27]《九评》编辑部 :《九评共产党》,载《大纪元新闻网》、《明慧网》等,2004年。

[28] 参见魏京生、王军涛:《关于民主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队转型》,载《博讯新闻网》,2022年8月11日。

[29] 《民主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队转型》研讨会会议纪要,载《北京之春》(www. beijingspring.com),2022年8月8日。

[30] 参见霆月:《少将退党》,载《明慧网》,2015年4月19日。

[31] 参见《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载《百度百科》。

——————

作者介绍

宋征时,男,1954年出生,1982年获中国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学士学位,1999年获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历史与文明》专业博士学位。2005年发表法文学术专著《中法[两国]古典园林比较》(中文译名)。发表过学术论文十余篇,政论类文章数十篇。

1984年至1988年任上海《青年报》编辑兼记者。1993年起任法国矿业-电信学院(下辖的)商业学院语言与人文科学系教师。除其他课程教学外,2019年在该校开设并担任人文学科课程《中共军队的军事思想》教学至今。将于2024年1月退休。                


即时新闻: 与解放军官兵说说心里话:两营倾覆谈起(下)


了解 即时新闻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