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秦刚成饭圈偶像,成千上万粉丝等他归来

中国前外交部长秦刚已经消失了超过3个月,但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他的粉丝们依然每天发布他的照片和视频,回顾他过去几年里参加的公开活动,纪念他做过的发言,讨论他是否还会归来。

不仅是秦刚,中国外交部的其他“战狼”官员们都有着庞大的粉丝群。

分析人士说,在中国,民族主义与饭圈文化结合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现象。

在中国的社媒上,秦刚的传说还在

秦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任期最短的外交部长。他于2022年12月30日上任,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的6月25日,当时,他在北京会见了斯里兰卡、俄罗斯和越南的官员。《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引用知情人士的话说,秦刚和情人在美国通过代孕生有一子,可能造成了国家安全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中国官方尚未公开宣布过针对秦刚的调查,只通过官方声明透露他已经被免除外交部长的职位。不过,秦刚的消失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网络粉丝们对他的支持。

在社交媒体上,秦刚就像是娱乐偶像一样受到许多网民的追捧。在微博上的“秦刚超话”下,“粉丝们”每天都还在发布着与他有关的帖文。这个超话现在还有大约1.2万多“粉丝”,累计阅读量超过9300多万次。

“冬盼春暖,夏盼秋凉,我们总是,不停期盼,” 一个有着三千多粉丝的微博博主不久前写道,并配上了一张秦刚微笑的照片。

秦刚成饭圈偶像,成千上万粉丝等他归来

“月亮在慢慢变圆,事情也会慢慢变好,” 另一位博主在中秋节当天写道,配图里是一个写着“秦刚同志,平安顺遂”的钥匙挂件。

除了发布秦刚的照片和视频等,这些粉丝账号也常常在评论区里和批评秦刚的网民争执,为秦刚辩护。

“真正的粉丝不会忘记自己的偶像,” 新闻网站“微博上有什么?”(What’s on Weibo)的创始人和总编辑,荷兰汉学学者棵小曼(Manya Koetse)告诉美国之音。多年来她一直在报道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动向,特别是微博。

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的秦刚超话页面(2023年10月4日)

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的秦刚超话页面(2023年10月4日)

不过,秦刚远非特例,过去几年里,中国社媒上涌现出了一个中国高级外交官的饭圈。这个饭圈里的粉丝们像谈论明星一样谈论外交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们为外交官们创作视频,编辑照片,绘画漫画,并在外交官的社媒账号下留言,表达仰慕之情。

棵小曼指出,“名人外交官”现象已经出现多年,但新冠疫情期开始后他们的曝光度受到了更大的提高。

“2020年左右这个现象变得最为明显,” 她说,“那时出现了这么一个所谓的外交部发言人梦之队,包括赵立坚,华春莹和汪文斌。”“许多人把他们看作是榜样,” 棵小曼补充道。

官媒最先带节奏将政府官员打造成“国民偶像”

政府官员偶像化的趋势一直在中国的网络上存在着。早在2008年,中国官方了人民网就推出了当时的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粉丝圈–“什锦八宝Fans 圈”,目的应该是为让很少表现出偶像魅力的中国领导人建立亲民的形象。

中国网站搜狐上的“什锦八宝饭”页面(2023年10月4日)

中国网站搜狐上的“什锦八宝饭”页面(2023年10月4日)

当时的人民网这样表达自己创建这个粉丝圈的目的:“这里旨在让衷心热爱胡总书记和温总理的人们有一个自己的平台,有一个可以表达感情,讨论和交流问题的地方。”这些粉丝后来在百度贴吧也创建过讨论平台。2019年,白发憔悴的胡锦涛现身中国国庆70周年阅兵引发部分中国网友以什锦八宝图藉古讽今。在微博贴出他与温家宝在任时许多照片。不过,后来遭到了禁止评论。

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2012年掌权后的几年间,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股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风。在官媒的推广下,昵称“习大大”迅速走红,以习近平为基础的宣传漫画也广为流传。像《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等流行歌曲受到官方允许在网络上传播。

但从2016年左右起,对于习近平的追星现象突然停止。香港的《明报》曾报道称中共中央下令各级政府和官方媒体停止使用“习大大”一词。

“随着围绕着习近平、偶像化他的网络文化的消失,以及更加严格的控制和对于习近平个人的叙事模式的改变,我认为现在粉丝们能够绘画和创作的焦点不再是习近平,而是那些你每天都能在新闻发布会和媒体上看到的外交官们,”新闻网站 “微博上有什么”的创始人棵小曼说。

中国官媒过去几年里也将聚光灯对准了外交官们,打造他们的名人形象。2017年,《中国日报》在一篇文章中赞美了外交官们在公开活动上对外国媒体做出的强硬回应,并在标题中称他们是“外交天团”。

“当重大外交事件发生时,世界的目光都会聚焦到中国外交部的表态上,因为他们的每一句话不仅代表着外交部,更是代表着中国。面对一些记者的‘挑事儿’问题,外交部或火力全开或妙语连珠,滴水不漏的巧妙回答让网友频频点赞,” 文章写道。

新冠疫情期间,外交官发言人们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批评和针对新冠病毒传播的虚假信息常常被官媒推广。

上海复旦大学的复数实验室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外交官们的强硬姿态受到了大量网民的欢迎: “外交部发言人独特的个人魅力使其成为了‘国民偶像’,他们吸引了诸多粉丝,在微博甚至拥有个人超话。”

这份去年发布的报告写道:“2018年至2021年,‘外交天团’在微博上的受关注度不断提升。2018年,外交部及其发言人一共上了44次热搜,而2021年截至12月4日,外交部及其发言人上了543次热搜。”

民族主义与饭圈文化的最终融合

对于微博上的一些网民像追星一样热捧外交官们,研究外交传播的乔治亚州立大学传播系博士候选人陈科宇认为,这是民族主义与饭圈文化结合的现象。

“饭圈文化崇拜膜拜的对象从娱乐明星转换成了对外辞令咄咄逼人的外交官。这种现象体现出在互联网时代,饭圈文化对严肃议题讨论的侵蚀。外交这样的严肃议题大众化、娱乐化甚至庸俗化,” 他在文字采访中告诉美国之音。

在外交官饭圈中最受欢迎的外交官非赵立坚莫属。这位任期与中国三年“新冠清零”政策几乎完全重迭的发言人早在今年年初就被调职到一个几乎没有曝光度的岗位,但他的粉丝群体依然在各个平台上活跃着。

在中国视频平台哔哩哔哩上,每天都能看到粉丝新发布的赵立坚短片。在微博上,不少账号用赵立坚的照片做头像。

赵立坚被认为是中国“战狼”派外交官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疫情三年期间在新闻发布会上多次批评美国等西方国家。疫情爆发后不久,他在一次发布会上称病毒是美国军人带入武汉,造成国际新闻。

赵立坚今年年初被调职的新闻一出,他的粉丝们纷纷赶到失落。拥有超过30万粉丝的微博博主“可爱多赵蜀黍”当天(1月9日)发文写道:“时间很快,很怀念那一天,有幸遇见一场,今日祝君前程似锦,越来越好。无论您在哪里?我们都一如既往地支持您!”

另一个粉丝接近20万的博主“墨染诗婳”用法文在微博上写道:“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这段话来自法国诗人瓦雷里的中篇诗歌《海滨墓园》。有意思的是“墨染诗婳”也是“秦刚超话”中比较活跃的一位。

之后的几个月里,这位博主时常发布赵立坚过去的照片和担任发言人时的发言片段,并时不时提到某一天某一场记者会上赵立坚的领带颜色或者他的发型。

在微博上的赵立坚超话页面上,一段看似是粉丝撰写的导语写着:“风里雨里,老赵我们支持你”。

在中国的网络上,对于政府和政府官员的公开讨论一向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只有官方媒体和官方账号能够相对自由地发布有关内容。不过,美国之音采访的几位中国社媒的观察人士都表示,没有迹象表明北京在背后指挥这些外交官粉丝账号,虽然最初的胡温粉丝团和“外交天团”背后有政府之手的运作。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前微博审查员刘立朋对美国之音分析说,这些账号看起来不像有团队在运营,运作方式并不专业。他们只在各自的账号上发布内容,这些内容也没有受到过官方账号的转发。同时,官方发布的内容一般都显得僵硬无趣,这也不符合这些粉丝账号帖文的特征。“如果它看起来不像官方的,那它就大概率不是官方的,” 他说。

至于官方为什么没有完全封禁与秦刚这样的“落马”官员有关的讨论,刘立朋认为很难猜测,但比较大概率的可能性是官方尚未给出明确的审查指令,所以微博等平台不敢去随意猜测。

不过,刘立朋也指出,针对秦刚事件,官方并没有完全放开讨论,针对秦刚的审查依然存在。虽然很多中国境外的媒体报道,秦刚 “落马”和他的情人和“私生子”有关,但在中国的社媒上,很少能看到有关秦刚绯闻的讨论。

刘立朋说:“如果没有审查的话,那就不会只有一些粉丝发点照片和短文了,那就会是阴谋论满天飞了,就管不住了。”

即时新闻: 秦刚成饭圈偶像,成千上万粉丝等他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