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砸重金!中国猛挖外企这类高级人才

中外合资的中国最大半导体矽智财(IP)大厂安谋中国(Arm China)的几位离职员工,在深圳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一家新的芯片设计新创公司。近年来中国一直在科技领域重金“挖角”。

彭博社报道,“安谋中国”几位高阶主管离职后,协助深圳市政府筹组芯片设计公司“博瑞晶芯”。离职员工包括研发主管、区域销售主管和一名政府关系的员工,该名政府关系的前员工现在是博瑞晶芯的执行长(CEO)。

根据中国工商资讯平台“企查查”的资料,博瑞晶芯的注册资本额从原先的4500万元人民币增至80亿元。报道说,这间成立两年半的公司获得深圳政府的支持,目标是筹集资金和招募工程师,包括安谋科技的工程师。

博瑞晶芯的招聘资料显示,该公司的核心团队来自知名芯片设计公司,平均拥有20年的工作经验。彭博说,博瑞晶芯的高级工程师年薪可高达110万元人民币。

安谋中国是日本软银旗下的英国芯片科技公司安谋(Arm)于2018年在中国成立的合资公司,中资持股51%,Arm持股49%。根据今年8月Arm申请赴美上市的公开募股文件显示,安谋2023财年的26.8亿美元的营收中,有24.5%来自中国市场,占了将近四分之一。

半导体业内人士黄姓主管对美国之音说,安谋科技是一间“矽智财”IP公司,它卖的是技术授权,它的客户是IC芯片设计公司。如果把IC设计想像成用积木去堆成一座城堡,那安谋就有点像是乐高公司,它已经做好很多现成一块一块的积木模组,方便客户按照自己的需求去设计建造城堡。如果没有像乐高积木这样的公司,堆城堡将变得费时费力,而安谋可以让客户直接使用它的矽智财,让他们得以很迅速地缩短产品上市的时间,这就是安谋在半导体产业链的关键地位和作用。

砸重金!中国猛挖外企这类高级人才

他说,从媒体得知,博瑞晶芯是安谋科技的一个客户,也就是说它也跟安谋买授权,是一家IC设计公司,而不是乐高公司,所以基本上博瑞晶芯对安谋中国的业务并不构成威胁。

个案而非通案

台湾资深产业顾问陈子昂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安谋科技的离职员工在中国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成立新创芯片设计公司并非高科技产业的标准做法,因为中国一向比较喜欢扶持本土的新创企业,尤其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过去担任总理的时候,喊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就是希望各省市借由本土的创新创业带动市场动能,增加大量就业。

他说,这次中国地方政府之所以会通过外商离职员工来成立芯片新创公司,最主要就是因为中国大力发展芯片、半导体的过程并不顺利,而安谋又是全世界做芯片IC设计架构首屈一指的公司,所以对中国而言,如果能够将安谋的离职员工给“挖”过来成立新创公司,将能尽快地协助中国发展IC设计。

陈子昂说:“所以它不是一个通案,反而是一个个案,那最主要就是因为中国希望透过吸引Arm(安谋科技)的离职员工来壮大中国的IC设计。”

陈子昂表示,美中科技战是造成这种现象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但称不上是中国“反击”美国的一种手段,因为中国把美中科技战形容成是一个“卡脖子”工程,所以要极力追求芯片自主化以突破“卡脖子”难关,自然要挖角各方优秀人才,尤其是国际大厂或竞争对手的离职员工。

高薪挖角

台湾资深产业顾问陈子昂表示,中国发展半导体产业除了需要钱,也需要人才,而中国最喜欢的方式就是高薪挖角。随着美中芯片战越打越烈,中国挖角台湾资深工程师的薪水也跟着水涨船高。从前是台湾薪水的5倍,现在则是翻了数十倍。

他说:“就我们侧面了解,针对一些资深的工程师,他已经喊到台湾薪水的10倍到20倍,那他有没有成功案例?有。”

陈子昂透露,台湾某家LED上市公司的研发副总,将其公司突破性的技术带进中国,让中国抢先量产。中国给他的年薪是2000万人民币,是他在台湾薪水的20倍以上。

但陈子昂表示,LED领域或许能高薪挖角成功,但半导体制造仍有它的局限性,因为光是一般性制程就有400道工序,加上一个12吋晶圆厂动不动就要将近2000个工程师,所以中国就算从台积电和联电子挖走50个工程师,那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可是对2000个工程师而言,还是起不了作用,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高薪挖角,但半导体却还是做得这么辛苦最主要因素之一。

技术保护

台湾亚太区域发展暨治理学会首席经济学家邱志昌表示,高科技企业保护自己科技技术的最好办法就不断研发,很多新的成果都是一整个团队的努力,很少是独自一人完成,所以团队的整个运作非常重要。如果这个团队只生产某项东西而没有扩张,就会很容易发生一个领导被挖走之后,整批团队都被带走的情况,所以团队必须要持续扩张,并跟公司其他部门交叉轮调,如此一来,技术就会比较不会流失和被取代。

他并表示,企业也可以透过股票选择权或是实质优渥的薪酬来留住人才,另外还包括公司文化要纪律要严明,以及对于人才要尊重而不是限制,这样将可以比较好的留住人才与技术。

发展前景

台湾亚太区域发展暨治理学会首席经济学家邱志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产业型态也从传统产业走向科技业。对中国来说,科技发展是它的国家发展愿景,不管有没有美国的限制,它都必须持续前进,只是说美国延缓、阻碍了中国一些关键技术的取得,但无论如何,中国终究还是要自己发展、开创出属于自己新的技术,才能不断进步。

他说:“就是说它是有需求的,它不是说因为跟美国竞争的关系。它的前景就是这样。”

邱志昌表示,一般高科技公司都会跟离职员工签有“竞业条款”或是“旋转门条款”,通常会要求员工在离职后的3至5年内,不能到同性质的公司工作,若把原公司的技术蓝图或专利带到新公司的话,更可能会面临诉讼的问题。

他表示,中国过去吸引人才比较容易,在芯片战之后变得比较困难,这也使得中国在人才具备的技术与层级上更加精挑细选,也因此,不管是深圳政府还是新创公司,都必须要为他们挖角过来的人解决相关法律问题。他说,这些法律问题主要不是民事问题,民事赔偿用金钱就能解决是小事,重要的是刑事问题,因为这可能会牵涉到人身自由被限制。

邱志昌研判,中国方面应该有成立一个特别部门,专门在解决美中科技战下“挖角”的法律问题,如此才能吸引高科技人才过去。

法律问题

不过,业内人士黄先生对美国之音说,竞业条款通常都只是一个形式,主要还是看个人,以及到新公司掌管的业务到底对原公司的冲击有多大。如果影响不大,原公司通常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影响很大,当然就会吃上官司,比如台积电告赢前资深研发处长梁孟松离职后泄漏营业机密给韩国三星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为了打造本土半导体供应链,给钱又给人,第一期与第二期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俗称大基金)募集近3400亿元人民币,美中科技战更是让中国加足马力全面推进,除了在今年2月通过“大基金二期”向长江存储投资129亿人民币,以加强该公司应对美国制裁外,最近北京批准了第三期3000亿人民币的基金,重点目标是突围当前受到制裁的芯片制造设备领域。

分析人士说,在大基金的带动下,中国各地方政府也热烈响应成立地方型“小基金”。根据台湾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的资料,包括北京、湖北、四川、安徽、陕西、上海与江苏等省市的小基金规模就已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比如南京募集500到600亿成立浦口区积体电路产业基金,用于扶植初创企业;江苏无锡市投入300亿以上推动半导体全产业链的新兴产业并购与投资,包括海内外IC封测、设计以及设备制造等相关产业。

分析人士说,美中芯片战使中国地方政府支持的新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博瑞晶芯就是其中之一。另外,前几天才被美国新禁令列入实体黑名单的中国摩尔线程(Moore Thread)和壁仞科技(Biren),也是这两、三年才由英伟达前员工在中国创立的新创公司。

大基金成效不彰

业内人士黄先生表示,虽然中国挹注数千亿大基金去发展半导体产业,但成效有限,这是因为中国 “大撒币”反而引来大家一窝蜂去注册IC设计公司“骗钱”。他说,IC设计公司是进入半导体产业门槛最低的公司,因为只要有钱注册成一家公司后,就可以将业务外包给真正在做IC设计的专业公司,等他们做出样品之后,这间新注册的中国公司就可以去“跟上头领补贴”。

黄先生说,中国现在大概有两、三千家IC设计公司,可是最后进到量产的大概只有二、三十家,比例只有1%。如果对照台湾跟欧美地区的IC设计公司的量产比率,几乎都可以达到50%以上。

他说:“所以你可以看到说,那个50%跟1%,那个1%就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是想要骗钱跟政府拿补贴而已。”

即时新闻: 砸重金!中国猛挖外企这类高级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