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以色列获释人质发声 陆媒的“翻译”与众不同

哈马斯为阻止以色列地面进攻,日前释放了两名女性人质。其中一人接受了采访。许多媒体重点报道她描述的“地狱经历”,但大陆媒体则采纳了另一种“翻译”,吹嘘哈马斯如何“友好”,被指配合哈马斯宣传。

周一(10月23日),哈马斯释放了两名以色列老年妇女。以色列此前指控,哈马斯在10月7日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中,至少绑架了222名人质。

其中一名获释人质,85岁的约切韦德·利夫什茨(Yocheved Lifshitz)公开接受了媒体采访。许多海外主流媒体都以“我经历过的地狱”为标题,报道了她叙述的人质经历。

坐在轮椅上的利夫什茨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们(哈马斯)冲进我们的家打人,不分青红皂白地绑架老人和孩子。”

她还通过女儿的现场翻译,讲述了自己被绑架的过程(视频链接):她被横放在一辆摩托车上带走,腿在一侧,头在另一侧。她的身前身后各坐着一名哈马斯武装分子,他们还用棍子殴打她,令她呼吸困难。

摩托车穿过一片农田。后来她被带进一个犹如“蜘蛛网”的潮湿地道,那里就是关押人质的地点。

“我经历过地狱。”利夫什茨说。

许多海外中文媒体报道此事时,都是翻译了上述报道。

但是,上海的“观察者网”报道此事时,却选择了翻译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的一段报道。这段报道只字不提利夫什茨被绑架的恐怖经历,而是强调她在被关押期间如何受到哈马斯“人道”、“友好”地对待。

以色列获释人质发声 陆媒的“翻译”与众不同

“观察者网”名义上是“私营媒体”,但立场与中共官方一致,并且倾向“极左”意识形态。

其它陆媒报道此事时,也多是宣传利夫什茨被释放时“主动”与哈马斯武装分子握手道别,在记者会上夸赞哈马斯的“友好”,以及指控“以色列政府抛弃了我们”云云。

大陆社交媒体上,“爱国”大V们纷纷据此攻击以色列和欧美,继续煽动对犹太人的仇恨。众多中共网军和“小粉红”借机“夸赞”哈马斯,指责以色列“撒谎”。这种黑白颠倒的宣传,令人怀疑好像不是哈马斯从以色列绑架了无辜的平民,而是哈马斯从以色列政府手中“解救了受苦受难的人民”。

当前哈马斯正在制造舆论,极力阻止以色列的地面进攻,以免遭受灭顶之灾。其手段包括渲染加沙的“平民伤亡”,用人质生命威胁西方等等。所谓“无条件释放”数名人质,也被指是为此目的。中共方面和部分海外左派媒体则在极力配合哈马斯的宣传。

大陆媒体报道的“人质经历”,在X平台(原推特)上引发的反响,与国内社交媒体上迥然不同。海外网友几乎一面倒地批评中共宣传颠倒是非。

一些网民表示,自己相信人质所说的“地狱经历”,但对于她出口称赞哈马斯也“信一点”,因为毕竟“她爱人/软肋还在哈马斯手里”。

据外媒报道,约切韦德·利夫什茨和她83岁的丈夫奥德·利夫希茨(Oded Lifshitz)一起被哈马斯绑架,但哈马斯只释放了约切韦德·利夫什茨,她的丈夫还在哈马斯手中。

许多网民在X平台留言:“有啥办法,他(她)老头还在当肉票,你们逼着他(她)表态的话不就是等同于让他把他老头架到火上烤一样吗?积点德吧。”“(哈马斯)太友好了,说得我都想被他们抓一下了”“友好为什么要捉你做人质,哦,是为了保护你”。

一名网友总结了6点事实:

“1,哈马斯用摩托把老太太从以色列这边绑架到巴勒斯坦加沙那边,老太太一定受到惊吓;

“2,老太太一定看到了哈马斯杀以色列平民,精神创伤;

“3,到了哈马斯那一边,老太太就算没有被打,应该也听到看到别人被打,而且吃的东西绝不是山珍海味;

“4,老太太能被完整地不缺胳膊少腿放回来是因为以色列大军压境,哈马斯怂了!而不是什么哈马斯很善良,良心发现;

“5,老太太的话听听就好,她临走时,一定被哈马斯威胁过,说如果不说哈马斯好话,她被抓的别的亲人就会被处死,或者说会被以色列境内的特务干掉;

“6,哈马斯释放老太太是因为绑架了老太太。”

另一名网友认为:“这个老太太确实说过那些绑匪对他们generous~ 而且还很专业,对女性生理卫生很关注。但是也说过她害怕,有被打。而且她老公还在绑匪手上。听下来感觉她斯德哥尔摩了,也可能是被要挟,或者本来脑子就不清楚。”

该网友提到的“斯德哥尔摩”,应该是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综合症,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一种自我防卫机制,受害者觉得,当他们相信加害者的想法时,就会不再受到威胁。

一些经典案例显示,在加害者制造的恐怖高压中,受害者如果感受到加害者的一点点“仁慈”,就更容易“感激涕零”,甚至对加害者生出感情。

中共被指制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高手”。中国末代皇帝溥仪被中共关押多年,保住了一条命,因此对中共感恩戴德,主动自我洗脑,写出《我的前半生》一书,感谢共产党把他从前半生的“罪恶和羞耻”中“解救”出来。

即时新闻: 以色列获释人质发声 陆媒的“翻译”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