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10月25日,缅因州北部第二大城市刘易斯顿发生大规模枪击案,造成至少18人死亡,十几人受伤。

对枪手的大规模搜寻工作仍在进行中。周三晚上他似乎在两个地点开火:一个保龄球馆和一个酒吧。

目击者称,当时球馆正在举行儿童保龄球联赛,有儿童在袭击中受伤。州和地方执法部门要求当地和周边地区居民减少外出。该地区的学校和许多企业已经关闭。

据信枪手为40岁白人男子罗伯特·卡德(Robert Card),他曾担任枪支教练和美国陆军预备役人员,拥有有效的军事身份证,因此可以进入任何军事基地。据缅因州警方称,他目前面临八项谋杀指控。

军方官员对美联社称,7月中旬,陆军预备役第304步兵团第3营的指挥官在该部队接受训练时,对卡德的行为感到担忧,卡德当时出现幻听症状,并威胁要向一个军事基地开枪。他被送往精神卫生机构,住院两周后被释放,当局没有提供有关他的治疗或病情的详细信息。     

官员称,据信袭击中卡德使用的武器是一把0.308口径子弹的狙击步枪,而且是他本人在2023年合法购买的。

此前报道:深度 I “黑暗一天”,缅因州大规模枪击案已18死,在逃枪手为陆军预备队员,多州警戒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缅因州枪击案嫌疑人罗伯特·卡德

缅因是全美最安全的州之一,而刘易斯顿也是全缅因犯罪率最低的一个城市。但在美国庞大的枪支暴力犯罪数字面前,再安全的城市和社区在面对大规模枪击时,也都会防不胜防。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周四,数百名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特工继续搜寻罗伯特·卡德。(图源美联社)

2023年,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已超过400起,为枪支暴力创纪录的一年奠定了基础,但尚未出台任何重要的联邦枪支立法。

没有任何其他高收入国家遭受过如此高的枪支暴力死亡人数。每天有120名美国人死于枪下,包括自杀和他杀,平均每年有43375人。根据对2015年至2019年最新数据的分析,美国涉枪杀人率是其他高收入国家的26倍;美国的涉枪自杀率是美国的近12倍。自2015年以来,大规模枪击事件一直在上升,按照目前的速度,美国今年将打破2021年的纪录。

然而,尽管这是一场纯粹的屠杀,但关于如何确保枪支不落入可能伤害自己和他人的人手中的政治辩论长期以来停留在空洞的祈祷层面。在德克萨斯州乌瓦尔德一所小学发生枪击事件后,国会去年就有限的枪支改革达成协议,这是近30年来首次相关改革。

但这些狭隘的改革显然没有阻止美国枪支暴力的蔓延。自美国建国以来,美国对平民拥有枪支的广泛看法已经在政治、文化和法律中根深蒂固,在联邦立法者采取进一步行动之前,谁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死去。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红州在过去几年里甚至放松了枪支法律。

为什么大规模枪击事件似乎无法为美国的枪支暴力水平带来任何改变?要理解这一点,重要的是不仅要掌握美国枪支拥有量和枪支暴力的惊人统计数据,而且要了解枪支如何在美国的政治中发挥作用。

美国有很多枪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的枪支犯罪率能与美国相提并论。《卫报》编纂的2012年联合国数据显示,美国的涉枪杀人率是加拿大的近6倍,是瑞典的7倍,是德国的近16倍。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上图显示了美国枪支暴力的不成比例的程度

要理解美国枪支暴力居高不下的原因,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统计数据:到目前为止,美国平民拥有的枪支数量是世界上最多的。据估计,2017年美国平民拥有枪支的数量为每100名居民拥有120.5支枪,这意味着枪支比人口还多。全球排名第二的国家是也门,但这是一个被内战撕裂的准失败国家,根据2018年小型武器调查(Small Arms Survey)的一项分析,该国每100名居民拥有52.8支枪支。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这张图表显示了各个国家的平民枪支拥有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美国人占世界人口的不到5%,但他们拥有世界上45%的私人枪支。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每个美国成年人都拥有枪支。事实上,皮尤研究中心和综合社会调查(General Social Survey)的调查显示,美国枪支拥有权集中在少数人群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根本没有枪,但有29%的人拥有5支以上枪支。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这三个基本事实说明了美国独特的枪支文化。美国枪支暴力比任何发达国家都更严重。美国人拥有的枪支是世界上最多的。与此同时,这些枪支集中在热情的少数人手中,他们通常是反对任何形式的枪支管制,他们会恐吓立法者投票反对这些措施。

更多的枪意味着更多的枪击死亡

2017年《科学美国人》发表了一篇综述,指出有大约30项设计良好的研究表明,更多的枪支与更多的犯罪有关,更多的枪支意味着更多的枪支死亡。    

《MotherJones》的这张图反映出了美国各州的枪支拥有率和枪支死亡(包括他杀和自杀)数据,能明显看出,家庭拥有枪支率较多的州,其枪支死亡率也较高。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美国各州枪支死亡人数与枪支拥有率的对比图表 

此外,2013年波士顿大学牵头的一项研究发现,家庭持枪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该州的涉枪杀人率就会上升0.9%。枪支管制倡导组织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一项研究显示,枪支法律较弱的州,与枪支有关的杀人和自杀率更高。

枪支死亡和拥有枪支之间的联系,比枪支权利倡导者经常试图将暴力和心理健康问题联系起来的联系要强烈得多。杜克大学教授杰弗里·斯旺森(Jeffrey Swanson)研究了减少枪支暴力的政策,他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有可能治愈所有的精神分裂症、躁郁症和抑郁症,美国的暴力犯罪只会下降4%。

枪击越高发,美国人的拥枪热情越高

如果你问美国人对具体的枪支管制措施有什么看法,他们通常会说他们支持这些措施。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全面背景调查、跟踪枪支销售的联邦数据库、禁止攻击性武器和大容量弹匣。一些调查还发现,人们强烈支持购买和拥有枪支需要获得许可证。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美国人对枪支管制措施表达了高度支持

那么,为什么这些措施从来没有成为法律呢?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遇到了另一个政治问题: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倾向于支持持枪权这个非常抽象的概念。只要立法者论及持枪权,反对者就会声称这是违反了第二修正案。              

在枪支制造商和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NRA)等枪支权利组织的推动下,仍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进一步武装美国是防止枪支暴力的答案——即“持枪的好人”理论。但研究给出了相反的结论。

根据德克萨斯州立大学高级执法快速反应培训中心维护的数据库,2000年至2022年期间,有520起主动袭击事件——定义为一个或多个人“在公共场所杀害或试图杀害多个无关的人”,包括但不限于枪击事件。在许多这样的案件中,警察无法阻止袭击者,要么是因为他们到达时袭击已经结束,要么是因为袭击者投降或自杀。只有160起案件中,警察能够通过射击或制服攻击者成功干预。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在2000-2022年间,警察只制止了不到三分之一的主动袭击事件

纽约州立大学科特兰分校(SUNY Cortland)研究枪支管制政治的教授罗伯特·斯皮策(Robert Spitzer)表示,自卫叙事的盛行是美国枪支权利运动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地类似运动区别开来的部分原因。

到目前为止,自卫已经成为当今美国拥有枪支的最主要原因。斯皮策说,美国枪支文化“将狩猎运动传统与民兵边境传统结合在一起,但在现代,狩猎元素已经被一种高度政治化的观念所掩盖,这种观念认为,携带枪支表达的是自由、个性、对政府和他人的敌意,以及个人的自我保护能力。”

在缺乏枪支文化的高收入国家,大规模枪击事件历来会激发公众对枪支管制措施的支持。但在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美国的拥枪文化使得立法者更难推进针对枪支暴力的严肃政策解决方案。

2020年新斯科舍省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两周后,加拿大禁止了军用攻击性武器。2019年,在克赖斯特彻奇大屠杀发生不到一个月后,新西兰立法者通过了一项枪支回购计划,以及对AR-15和其他半自动武器设限,后来他们建立了枪支登记处。1996年澳大利亚亚瑟港大屠杀促使政府在一年内回购了65万支枪支,谋杀和自杀率因此大幅下降。

相比之下,在2012年康涅狄格州纽敦市桑迪胡克小学(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校园枪击案发生近十年后,国会才通过了一项新的枪支管制法。2022年6月通过的《两党安全社区法案》(Bipartisan Safer Communities Act)相对有限:它鼓励各州通过红旗法,加强对21岁以下枪支购买者的背景调查,并堵上了允许一些有家庭暴力前科的人购买枪支的“男友漏洞”。但它并没有禁止任何类型的武器,一些研究表明,即使实施普遍的背景调查,对枪支暴力的影响也可能有限。

与此同时,近年来,许多州甚至还在寻求扩大枪支所有权。目前,至少有27个州已经通过法律,允许居民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携带手枪,并允许学校教职员工在校园内携带枪支。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

至少27个州允许居民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携带枪支

杜克大学的斯旺森说:“其他国家看到这个问题会说,‘在社区里带着手枪走来走去的人太危险了,所以我们将广泛限制合法持枪的途径,只对那些有充分持枪理由的人破例。’在这里,我们做的正好相反:我们说,由于最高法院解释第二修正案的方式,每个人都有权拥有枪支自卫,然后我们试图禁止那些真正危险的人,但我们无法弄清楚他们是谁。”

最高法院使得美国难以治愈枪支暴力泛滥     

2008年,最高法院将全国步枪协会首席执行官韦恩·拉皮埃尔的“持枪好人”理论写入了宪法。最高法院在2008年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中以5比4的结果作出裁决,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高法院第一次裁定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

2021年,最高法院让联邦和州议员更难打击枪支暴力。在纽约州步枪和手枪协会诉布鲁恩案(New York State Rifle & Pistol Association v. Bruen)一案的判决中,最高法院大幅扩大了第二修正案的适用范围,放弃了十多年来规定宪法允许哪些枪支法的判例法,并用一个新的法律框架取代了判例法。正如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大法官在反对意见中所写的那样,这个框架“给下级法院强加了一个法官无法轻易完成的任务”。 

自那以后,该判决使得手枪在美国的许多街道上泛滥,而手枪是造成美国绝大多数枪支谋杀的罪魁祸首。这是因为该判例反对那些限制在公共场合合法携带手枪的法律,认为“第二和第十四修正案保护个人在室外携带手枪进行自卫的权利。”去年,在法院的一系列活动中,十多个州和联邦枪支管制法律因此全部或部分无效。

在这种新的法律制度下,对于那些认为政府应该帮助保护我们免受枪支暴力的人来说,枪支监管的未来看起来很严峻。  

即时新闻: 深度:为什么美国枪支问题如此独特而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