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深度分析:习近平的悲剧在于走错了路

英国《金融时报》周四(11月2日)发表题为“中国社会契约的崩溃”的文章。该文章指出,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富裕”的承诺开始褪色,一度乐观的社会现在开始担心未来。

文章写道,在北京郊区一条狭窄的街道上,以充满活力的农民工社区而闻名的于辛庄村,一位姓周(Zhou)的男子在一家小小的穆斯林餐馆里狼吞虎咽地吃着面条。

30岁的周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工作是用虚假的现金流为陷入困境的小企业主设立空壳公司,然后这些小企业主利用这些空壳公司筹集新的贷款,偿还之前的债权人。周不愿透露全名。

但是,即使是这个本应在经济低迷时期蓬勃发展的可疑业务,也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上个月,周的收入下降到去年水平的一小部分。他现在打算回到他在中部省份河南的家庭农场,卖有机鸡蛋。

他说:“我不知道经济衰退该怪谁,但我只知道,今年的经济真的很糟糕。到处在裁员。”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像周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中国2.96亿农民工正面临薪资增长放缓,应届大学毕业生难以找到工作,城市中产阶级在政策引发的房地产崩盘中损失惨重,富人正因北京方面对互联网、金融和医疗行业的打击而步履蹒跚。

中国国家安全法规令外国公司感到担忧,其中许多公司已停止投资。只有在某些政府部门或半导体等战略性行业工作的人才能幸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随着党的“共同富裕”政策减少不平等,国家正朝着“民族复兴”和“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前进。

金融时报深度分析:习近平的悲剧在于走错了路

但在胜利的言论背后,许多观察人士怀疑,政策制定是否游移不定。过去,中国共产党允许人民获得丰富的经济机会,以换取对他们政治自由的严格限制。

英国《金融时报》称,现在所谓的“社会契约”已经不再清晰。取代增长和机遇的是对安全和“美好生活”的模糊承诺。但是,大约有6亿人每月靠不到140美元勉强维持生计,这足够了吗?一个曾经乐观的社会现在对未来感到担忧。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中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George Magnus表示:“过去的契约相当简单,那就是:‘我们将远离政治,我们将不发表敏感意见,前提是我们能预期未来会繁荣。’”

他表示,这一契约“已经受到破坏,不仅是因为中国的旧发展模式不再真正奏效,还因为政府自己没有解决问题。从根本上说,这是一个信任问题。”

“共同富裕”的承诺

智库卡内基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Peace)专家Evan Feigenbaum在201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称,在2017年的十九大上获得中国中央总书记的第二个任期后,习近平发出了中国“新政”的信号。

Feigenbaum写道,中国马克思主义者从矛盾——不同力量或影响的辩证对立——的角度思考问题。

根据官方媒体对习近平在十九大上的讲话的报道,在改革开放时期,党把重点放在了经济增长上,即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与国家“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但是习近平宣布中国正面临新的挑战。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他说“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些“需求”包括“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和更好环境的需求”。

分析人士指出,安全问题是关键。习近平在2012年成为党的领导人时,共产党担心,不断壮大的私营部门正在赋予企业家权力,使官员们黯然失色。2013年,中国共产党发布了一份内部备忘录“九号文件”,抨击西方宪政民主和其他理念,如普世人权和热情支持市场的“新自由主义”。

在随后的几年里,习近平通过无休止的反腐运动加强党的纪律,同时推行更加自信的外交政策,疏远美国等大型贸易伙伴。

斯坦福大学中国经济与制度研究中心(Center on China’s economic and Institutions)高级研究学者Xu Chenggang表示:“所谓的反腐运动只是(共产党)想要用来清洗所有不忠诚的人的一种工具。”

分析人士表示,这种加强控制的做法无处不在,从限制经济数据的发布,到根据数据和反间谍法对外国咨询公司进行调查,再到宗教和文化的中国化。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中国问题专家Drew Thompson表示:“安全是发展的必要条件。这是习近平领导下的社会契约中非常明确的一部分。”

但正是在2021年,随着经济从新冠疫情的第一次冲击中复苏,习近平发起了迄今为止最具决定性的运动之一,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他称之为“共同富裕”。

中国政府打击了亿万富翁马云的互联网帝国,导致他和该国其他重要互联网集团基本上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北京方面一夜之间关闭整个在线辅导行业,并限制儿童在线游戏。

在2021年8月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关于“共同富裕”的讲话中,习近平阐述了该政策的更深层次目标。他说,干部必须“坚决反对资本的无限制扩张”,“坚持公共部门的主导地位”,同时也要以某种方式调动“企业家的热情”。

显然,这并不是在呼吁建立一个欧洲式的社会福利国家。习近平表示,中国共产党正在追求将中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长期战略目标,但绝不能“陷入鼓励懒惰的‘福利主义’陷阱”。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这种自上而下的社会再造尝试对投资情绪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尤其是在与此同时,中国与美国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日益加剧、北京方面的新冠清零政策以及“三条红线”——一种迫使负债过高的房地产行业去杠杆化的计划。

从2021年2月到今天,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科技股已经暴跌70%。虽然部分原因是外部因素,但国内政策并没有起到帮助作用。

今年6月,在中国政府停止发布相关数据之前,青年失业率曾达到21.3%,这可能是互联网行业萎缩的副产品。互联网行业是年轻毕业生的一大雇主。官方数据显示,9月份一级市场平均房价有所下降。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中国分析中心(Center for China Analysis)研究员Neil Thomas表示:“习近平的经济政策的悲剧在于,他发现了一些中国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却走错了路。”

即时新闻: 金融时报深度分析:习近平的悲剧在于走错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