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够来跟大家做一个移民生活的分享。首先进行一下自我介绍,我叫Yiling, 来自重庆,2015年来到澳洲,一直在墨尔本,研究生毕业于澳洲莫纳什大学。目前有一份全职的工作,同时我也是一名兼职篮球裁判员。热爱生活,户外,运动,旅游,做饭,猫。接下来我会从留学,工作以及生活在澳洲的经历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在澳洲留学的经历,我为什么来到澳洲留学,要从我出国之前的生活状态说起,我本科毕业于重庆邮电大学,通过校园招聘我进入到广州的一家通信行业的国营企业,开始了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工作了1年9个月的时间,当时在国企还是有一种一眼看到头的感觉,加上年纪也比较小,想找一些新的挑战,所以当时我就从国企辞职了,去到一个私营企业拿着之前一半的工资。
当时父母对于我的职业选择不是特别理解,也不支持,再加上我父母都是从事教育行业,我父亲一直会期望我在学业上有所深造,所以便提出了让我出国读研的想法。当时考虑一下,觉得说如果有机会出国深造或者说见见世面也不错。
所以,我当时是一边工作,一边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准备申请学校和雅思考试,整个流程也比较快,差不多4-5个月的时间就拿到了莫纳什大学的offer以及通过了雅思考试。我是在15年年初就来到了墨尔本。
因为我有在中国上过本科,以及在这边上研究生的经历,所以我想说一下两边高校教育的比较。中国可能因为学生人数比较多,大多数还是老师在上面讲授,学生在下面听的学习状态,涉及到的小组合作和作业也比较少。而澳洲因为班级人数比较少,所以课堂上老师和学生的互动会较多,而且会有很多需要小组协作的作业。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感受就是,在中国,学生更多是一个全职的状态,很少会做其他的工作。但是澳洲的大学生大部分是兼职状态,也就是说都是在自己有一份全职或者兼职的情况下来进行大学的学习。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然后,我想说一下作为留学生来到澳洲,我是怎么去融入学习和生活的。大部分我认识的中国留学生交际圈都仅限于当地的华人社区,我个人认为这样子也不太好。毕竟出国留学不仅仅是要在学业上有所成就,更重要的是开阔视野以及更多的去了解世界。所以我从来上学开始,我就非常积极地参加学生活动和社会活动,包括去给一些当地的活动做志愿者。给我去了解这个国家和文化有了非常多的帮助。事实证明也为我以后很多其他的机会打下坚实的基础。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参加的最有意义的一个留学生的项目,这个项目是由墨尔本市政府牵头,联合一些留学生组织的大学一起开办的舞台剧表演的项目,作为最初的参加者,我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20多个留学生组成了一个舞台剧表演的小团体,与其说是表演,更多的是讲故事吧,就是我们讲述都是每个人自己的故事。
在当地一个舞台剧艺术家的编排下,我们把这个由大家真实故事构成的舞台剧搬上了墨尔本很多大学和社区的舞台,也在当地一个电影制作人帮助下拍了纪录片。同时这个项目也获得在2018年维多利亚州多元文化颁奖中获得优秀社区创新项目奖。
所以,这个旨在连接墨尔本留学生和本地社区的舞台表演项目在本地也是有了不小的影响。同时,作为这个项目的主要参与者,我和其他3个留学生一起受邀参加了墨尔本移民博物馆关于留学生的展览,目前也正在移民博物馆展出。这些经历不仅让我的留学生活丰富多彩,也让我自己收获满满。
说完了留学和学生活动。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下工作的感受。我在中国了两年半才来到澳洲,目前在澳洲也有三年的全职工作经验,所有还是会有一些对比感受。总的来说澳洲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会比较好。在中国大家投入到工作的时间和精力都会比较多,下班也会花很多的时间去维护工作关系。但是在澳洲工作和生活相对比较分开,工作只是生活的一个部分,并不是全部。上班时全身心投入,下班过后就是自己的时间。因此在比较多的业余时间里我也找到生活中其他一些热爱的事情。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我目前也是刚开始的一个新的全职工作,也是感到能量满满。之前也提到,在我的全职工作之外,我是一个半职业篮球裁判员。
在墨尔本的篮球裁判员圈里亚裔裁判员会比较少,女性更是屈指可数。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我去做这件事情呢,这其实跟我的爱好有关。我本来也喜欢打篮球,但是之前在中国社区体育发展得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我之前大学毕业过后的几年都没有再打,特别是女性的机会更少。
来到澳洲后,社会上是有很多体育项目的机构去组织正规的联赛,不同水平的人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参加,这才重新加入一个规模比较大的篮球俱乐部有了打正规比赛的机会,同时通过打比赛的机会认识到一些裁判员,在跟他们更多交流过后,毅然决然地报名参加了当地一个篮球裁判员协会的课程。由此开始了我至今都非常热爱的篮球裁判员生涯。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从最开始在球场上被球员谩骂过后躲到休息室默默流泪,到如今能在球场上游刃有余地处理各种情况。在做篮球裁判的第二年,我便非常意外和惊喜地在一个篮球协会组织地年度聚会上被授予“年度最佳女裁判员”的奖励,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肯定和鼓励。
而且在那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也受到协会内部破格(按规定是需要更高的级别和更长时间的执裁经验)推荐到维多利亚州篮球协会,执裁维州青少年篮球联赛(维州最高水平的青少年比赛)。这每周十几个小时的付出不仅让我在经济上更加宽裕,同时也让我有包括在自信心在内的各方面都有所提升。也让我作为一个新移民在新的国家找到了成就感。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说完学习和工作,再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生活吧。除了在家做饭撸猫,我比较喜欢户外运动,包括徒步,爬山等。在澳洲独天得厚的环境下,我也去尝试了潜水,冲浪等海上运动。
受身边很多人的影响,我也喜欢去尝试各种各样新鲜的事情。好像在中国,大家会觉得特定的年龄就应该做特定的事情,好像年龄大一些就很少去学习新的东西或者技能。但是,在澳洲生活几年,这里的人给我的感受就是你想要去学习或者做的事情,任何时候都不晚。而且澳洲也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在这里你会感受到世界的不同,各种文化冲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大家来自世界各地,有自己的文化背景,饮食习惯,宗教信仰,性别认同以及性取向。尽力的去表达自己以及尊重别人的不同和个人选择也是这几年澳洲生活教会我的东西。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

也是这样的社会氛围,让我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越来越做自己,可能有些个人选择在父母看来不可思议,比如纹身,剃头之类的事情。或者在家人,父母的朋友看来我就是别人家的“坏孩子”。但是,我却变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最后说一下我的移民之路。我是打分制的独立技术移民。职业电子工程师。其实我在澳洲就读的专业并不是移民专业,当初来留学也没想过要移民。也是生活了几个月过后才慢慢有了这种想法。
我比较幸运的是,因为我本科专业是微电子学,工学学士,电子工程师又正好在移民职业清单上,而且澳洲工程师协会认可中国工科学历。所以我在经过一系列准备过后提交了电子工程师的认证申请,在几经周折过后拿到了电子工程师的职业认证。之后像所有其他独立技术移民一样,考英语,学翻译凑分。在各种考试都赶着点,压线过的情况下,最终在移民形势进入寒冬前,也是在我来到澳洲不到3年的时候收到移民局的邀请并拿到永居签证。
整个过程回想起来自己真的非常幸运,但是我也感谢自己每一个环节的提早准备以及在经历一次次考试失利后的重新振作。现在说起来很轻松,当时也是压力挺大。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很感谢大家来听我的故事。也希望大家有出国留学移民计划的也都顺顺利利!

即时新闻: 有目标,任何时候都不晚—澳洲6年对我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