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力谋破解哪个伙伴关系?

()林孟编译报道:美国《真实清晰的世界》发表“国防优先”网站(Defense Priority)特约研究员马斯奇克(Quinn Marschik)的文章说,俄罗斯和中共国共同构成了对美国的最大威胁。华盛顿应该利用中共国的内部政治、国家利益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来削弱莫斯科与北京的关系,防止更大的威胁出现。

美国首先应该与那些对俄罗斯持不同看法的中共国官员和顾问接触并加强他们的形象,以影响北京的政策。中共国内对莫斯科侵略乌克兰的战争或强大的俄中关系的支持是脆弱的,一些知名人士甚至将俄罗斯视为对中共国利益的威胁。华盛顿可以通过标准的外交接触,以及民间的二轨外交或半官方半民间的二轨半外交发出声音,宣传美国的观点。这些人,尤其是那些隶属于国家和中共研究机构的人,可以将他们的分析及与美国一致的意见传达给政策制定者。而且,要使官方和非官方外交有效,美国应该强调,过于牢固的俄中关系损害了北京的利益。

华盛顿自然应该强调,北京的“中立”立场和对俄罗斯侵乌战争提供致命支持,已经损害了中共国与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关系,并将继续损害下去。对西方国家的进口和出口疲软将继续降低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前景,加剧青年失业等社会问题。北京与莫斯科的密切关系也助长了国际投资对中共国的怀疑,导致时间、资本和未来经济收益的损失。

美国还应该强调,中共国的地区和全球地缘政治局势不断恶化,部分原因就是由于中共国与俄罗斯关系密切。首先,中俄关系及俄罗斯侵乌战争,使台海两岸紧张局势和中共可能武统台湾变得更加引人注目。北约已注意到台湾,并寻求增加与印太伙伴的活动。七国集团(G7)的声明要求必须保障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韩国和日本共同以外交语言警告中共国可能发生冲突。

这些导致中共国的邻国,越来越把国防和经济政策针对北京。菲律宾与美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也更愿意在南中国海提出主权主张。其他声索国在解决其声索方面取得了进展,从而提高了它们与北京讨价还价的能力。越南最近将其与美国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与中越关系相提并论。

华盛顿还应该向北京表达,后者与莫斯科的牢固关系也威胁到中国共产党本身。西方领导人将俄乌战争说成是民主与专制独裁主义的斗争,这可以用来支持对外国包括中共国的政权更迭努力。因为合乎逻辑的结论是,阻止专制独裁国家发动战争的唯一方法是结束其政权。其他可以对中共说的是,俄罗斯侵乌战争进一步夸大了中共对美国和全球的威胁,中断中俄关系可能有助于抑制这种情绪,符合中共国的核心利益。

万维专稿:美国力谋破解哪个伙伴关系?

 俄远东第一大港符拉迪沃斯托克原是中国城市海参崴

也许最有效的是,华盛顿可以利用中共国的民族主义来帮助打破北京与莫斯科的伙伴关系。毕竟,俄罗斯在清朝时期凭借多项不平等条约夺取了大量中国土地。后来,苏联将蒙古分裂出去,甚至一度支持一个分离的新疆国家。俄中友好条约将于2027年到期,这为中共国恢复过去的领土主张或获得新权利开辟了潜在途径。提醒北京将遥远的过去和潜在的未来用于公共外交,可能会给俄中关系增加压力。

中俄轴心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只有俄罗斯和中共国共同拥有足够的力量征服拥有巨大资源和经济潜力的欧亚大陆,并借此对付美国。华盛顿应该努力将莫斯科与北京剥离,但也可以寻求利用中共国的政治、利益和民族主义,来鼓励北京与莫斯科彻底决裂。

即时新闻: 美国力谋破解哪个伙伴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