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猪在飞翔,亚太新雷曼时刻

  墙内自媒体如松分析文章:全球化是什么?

  今天我们知道全球化就是欧美工业化发达国家不断向外输出资本的过程。资本输出的过程本质是产业输出的过程,也是税源和就业岗位输出的过程,是输出工业化的过程。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从1759年左右开启工业革命至今的200多年,整个世界都处于农耕社会到工业化社会的转折期,这个转折期还远未结束。在全球化过程中发达国家向新兴国家输出工业化的过程,就是这个转折期的一部分。

  农耕社会是典型的靠天吃饭,人们的收入毫无保证,对借贷就有天然的恐惧感。而工业化社会是更稳定的大工业信用经济模式,有人认为这是债务经济,根源在于人们具有了稳定的偿债能力。所以全球化过程欧美发达国家向新兴国家输出资本的过程,是输出工业化的过程,更核心的是输出债务经济和信用经济的过程,源于新兴国家的家庭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了稳定的偿债能力,可以维持自己的信用。

  依托农耕经济构建的社会是强权社会,源于靠天吃饭让人们的生活没有保证,就只能依附于强权,在荒年之时通过对外扩张或掠夺来维持生存的需要。依托工业化构建的社会是信用社会,源于大机器生产必须依靠客观规模办事,靠信用来维持,天然就排斥强权。

  房地产是什么?就是典型的债务经济。源于对家庭来说房屋是最大宗的消费品或资产购买活动,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必须借助借贷。因此就看到,随着二战之后发达国家向新兴经济体转移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深入,让新兴国家的家庭具备了稳定的偿债能力、有能力维护自己的信用,债务经济的核心——房地产开始蓬勃发展。这个过程中欧美资本重点流入的区域是亚太,在推动该地区工业化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在该地区形成了最严重的房地产泡沫,这有目共睹。

  过去数十年中多数人看到的是亚太地区的房地产在崛起,实际是信用经济逐渐取代农耕经济的结果,让人们具有了维护自己信用的能力。

  但是,这里有一个关键的差异是,输入的信用经济模式总不等于自己创造的信用经济,即复制不会等于原创,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工业化进程以及信用经济的基础是不牢固的。

  全球化本质是崇尚自有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的结果,美英是本次全球化的主导力量,但崇尚自由经济的美国却在2018年向很多国家通过提高关税的手段发动了贸易战,这当然是对全球化的破坏,背后的原因不再细说,核心是大国之间的文化和体制无法兼容所导致的必然结果,美国发动贸易战意味着全球化时代濒临结束,逆全球化开始到来;另外一个标志性事件是,全球和平是进行全球化的基石,英国主导了19世纪的全球化,因此这次全球化又被称为“不列颠治下和平”时代,20世纪后期开始不断扩张的全球化是美国所主导,这次全球化的基石是美国有能力维持世界的和平,但俄乌战争的爆发正式标志着美国已经无力压制地缘政治矛盾,再加上中东南海东海等地的矛盾日益尖锐,意味着维持全球化的和平基石已经不在,全球化开始快速逆转。

猪在飞翔,亚太新雷曼时刻

(示意图)

  看起来是川普和普京敲响了全球化的丧钟,本质是全球各大国文化和体制冲突的一种必然结果,川普和普京总统也都只是大潮中的一滴水。

  既然全球化的基础已经不再,欧美继续输出资本——也即输出信用经济的基石已经不再,所以就看到欧美开始以国家的力量迅速重建产业链——摆脱对新兴市场国家关键产业链的依赖,也开始迅速重建军工产业链——以应对全球地缘政治局势急剧恶化所带来的新局面,同时,欧美资本开始加速回流,而新兴国家开始去美元化,这都是全球化逆转所带来的必然现象。

  从利率市场也可以看到这张转折,欧美的利率已经迅速提升到过去四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资本开始回流,这是资本的逆全球化。

  这是不是新兴市场国家去“信用经济”的过程?应该是。

  源于多数的新兴市场国家依旧还是由权力主导的社会,当文化和体制冲突导致逆全球化之后,各国必然会回归传统,权力再次登上本国经济与分配的最中央的位置。

  这就让新兴经济体信用经济的核心——房地产行业面临困难:

  第一,当权力回到经济活动的核心位置时,意味着“农耕经济”模式在变相回归,即让家庭的收入再次变得不确定,源于权力可以随时在各行各业的经济活动中发挥重大影响,权力可以随时改变某一个行业、某一个阶层甚至某一类群体的收入水平,这会改变个人与家庭对未来的预期,开始谨慎借贷,这就会带来信用收缩,信用收缩过程就会直接冲击房地产。

  第二,资本从新兴国家回流欧美,意味着新兴国家家庭的收入增长受制,化解债务和借贷的能力都会下降,维护自身信用的能力下降。

  这两点意味着新兴国家尤其是亚太地区的房地产开始面临自己的雷曼时刻。

  其实,这是很正常的循环。

  苏联解体之后意味着全球价值关对抗的氛围不在,欧美日资本开始疯狂流入生产要素价格的洼地——新兴国家。此时日本就会遭遇资本外流,企业开始加速迁出,这就让日本家庭维护自身信用的能力下降,最终让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与1991年苏联的解体几乎同时发生。本世纪初期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让经济失去增长点,美联储快速降息之后资金就只能炒房,但这是全球资本逐利亚太的时期,是美国资本外流的时期,随着美联储利率的提升让家庭的债务成本上升,让很多家庭无法维持自己的信用,最终刺穿了房地产泡沫,形成了次贷危机。资本流动导致的家庭维护信用的能力出现波动,让大风口上的一群猪摔了下来。

  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美国的次贷危机与目前韩国、越南等国正在经历的房地产动荡,都是资本流动、家庭信用波动这条线上的“蚂蚱”,是事物变化的规律。

  掌握世界的脉搏,顺潮流而动,努力登上大风口,像“猪”一样飞翔。

即时新闻: 猪在飞翔,亚太新雷曼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