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人都在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问题出在哪?

  每当一些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人们总喜欢说是来到历史的十字路口。但真实的却是,有的人站在大路口,而有些人则仿佛是站在围棋盘里,走几步就是一个十字路口。

那么多人都在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问题出在哪?

 2023年11月4日至5日,大批哈马斯的支持者云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大规模反以集会。外媒称,参与集会的人数最多时超过了1万人,成为多年以来同类集会的美国之最。游行的人群高喊反犹口号并用脏话辱骂拜登。有人甚至给富兰克林雕像戴上象征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头巾。与此同时,在加拿大和欧洲等国家也爆发了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的游行。仅在伦敦就发生了超过10万人的大规模集会。一些警察遭到殴打。参与者甚至打出了1S1S等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的旗帜和标语。不由让人惊呼,战后几十年时间创建的现代文明,正在肉眼可见的沦陷!悄然无息之间,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共识已经被撕破,野蛮正在日益强大! 

那么多人都在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问题出在哪?

  随着以哈战争的持续进行,不仅各地的反犹太仇恨犯罪激增,互联网上的反犹浪潮也呈指数级攀升。尤其是在Telegram、TT和X平台上,充斥着大量反犹太主义的声音。有些口号就像当年二战期间一样没有丝毫人性。而从犹太公寓楼遭到大卫星涂鸦,到犹太商店收到的炸弹威胁。让很多生活在欧洲的犹太人感受到一种极致的恐怖。而上一次他们产生这种感觉后不久,欧洲的犹太人社区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被纳粹屠杀了。

  一切似乎都在印证马斯克的那句话:文明如果强大,会给野蛮留生存空间;但野蛮如果强大,是不会给文明留下生存机会的。想必会有人问,如何才能区别文明和野蛮呢?至少来说,文明有规则和道德底线;而野蛮不讲规则,一切全凭野兽的本能行事,为了实现目的更是不会顾及任何底线。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明明是以色列遭到哈马斯的恐怖袭击,作为受害者的以色列为何反而变成了众矢之的?仅10月7日当天就有至少1,400名以色列人和外国公民遇害。至今仍有一百多名以色列平民和外国人被哈马斯劫为人质。为什么大量的同情却都送给了实施恐怖袭击的哈马斯?或许可以从上一篇文章发出后,一个人给我的留言说起。

那么多人都在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问题出在哪?

  

  在“关于真实的以哈战争,再这么想就错了!”一文中,我从四个方面尝试解读了以哈战争中的“底层”问题。毫无意外的遭到了“精神哈马斯”们的围攻。今天之所以把这位请上来作为例子,是因为牠说的话有一定代表性。牠第一句话说:“你研究过以色列如今的当权者在想什么吗?”我肯定没研究过,也没必要去研究。因为根据行为推测“动机”,进而揣测他人心路,是某些特殊历史时期的非物质遗产。我才疏学浅,继承不了这么高深的学问。而牠第二句:“巴勒斯坦平民也是应该生活在臭水沟里的蛆虫?”就证明了在他的认知中,巴勒斯坦平民的生活就是在臭水沟里的蛆虫。这里面就很值得讨论了。首先,牠说的巴勒斯坦平民到底是所有巴勒斯坦人,还是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平民?这其实是经常被故意混淆的概念。如果连基本定义都搞错了,那是不可能得出正确结论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战争一开始,就明确的将哈马斯恐怖分子和普通巴勒斯坦人区分开。

  基于这个前提,应该讨论:

  是谁让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平民变成臭水沟里的蛆虫?

  是谁抢走了本应属于巴勒斯坦平民的国际援助,拆掉了给他们输送水的管道?

  是谁在对埃及通过地道运送到加沙的商品收取20%的关税?

  是谁把加沙人的大学变成培养恐怖分子的训练基地,把他们的医院和幼儿园变成防弹工事,把他们和他们的女人孩子变成肉盾?

  是谁强行剥夺了加沙人的选择权和独立思考?当他们想要转移到加沙南部,又是谁用炸弹和机枪热情的把他们挽留下来?同时还要威逼那些已经在南加沙的人返回北部送死?

  至于牠说的第三句话,我敢肯定的是,这厮压根就没有完整的看过一本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书籍。在社会达尔文主义中有一个重要观点是:穷人被认为是“不适应环境”因而不应当被援助。但事实上,至少在战争之前加沙地带的供水和供电绝大部分来自于以色列。就连货币也是使用的以色列谢克尔。以色列还对该地区的人提供医疗救助。就连哈尼亚的亲妹妹和岳母生病都是选择到以色列进行治疗。就更不用说,以色列还在战前对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开放了劳工市场。而此次遭遇袭击并造成260人死亡的音乐节,就是一场为巴勒斯坦人筹募善款提供援助的活动。请问,有这样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吗?还是那句话,我从不认为以色列什么都好,做的什么都对,但总是要尊重起码的事实。而很多人对于事实到底是什么其实并不关心,他们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认知。

  既然前面那个人提到了日本,那就顺便讲讲为什么经常会说“原子弹下无冤魂”。下面这张图是当年美国在用原子弹轰炸长崎之前,用飞机抛撒的6300万张传单。传单中不仅说明了此次轰炸的规模,还列出了可能轰炸的城市。包括长崎在内,还有小仓、新潟、京都等。劝告民众提前离开这些城市。

  那么多人都在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问题出在哪?

  美军在长崎上空投下原子弹是8月9日。而此前的8月6日已经在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照理说,当时的日本政府在目睹了广岛的惨状后,完全有时间疏散长崎市民。但日本政府却哄骗长崎市民说,广岛被毁灭是因为被一颗陨石击中。而当时的日本天皇制定的一亿玉碎计划,是想让日本的一亿人民和美军同归于尽。日本人不但不抗拒这个疯狂计划,反而觉得这是无上的高荣,是为天皇尽忠的方式。在军国主义思想和日本政府宣传的影响下,日本人陷入了集体偏执和疯狂。即便有一些头脑清醒的人也难免被裹挟。

  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在以色列开始反攻并对哈马斯实施清剿的的时候,已经尽可能的警告加沙居民离开交战区。其中包括向加沙投放疏散警告的120万份小册子、600万份传单以及拨打1万多通电话和发送400万条短信。只要头脑不那么发热的人,应该不难看出以色列此次必灭哈马斯的决心。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在以色列的大规模空袭之下,那些被哈马斯强行挽留下来作为肉盾的加沙平民不可能毫发无伤。这恰恰就是战争的残酷性和我一直反对战争的原因。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场战争能做到不伤及无辜。那种把战争理想化、浪漫化的鼓动宣传才是最缺乏常识和没有人性的。

  重申一句:在崇拜死亡的群体和珍惜生命的群体之间,我毫无疑问会选择后者。

  前面说到人会不自觉的维护自己的认知,进而忽略事实。掌握了这个规律以后,野蛮就开始不遗余力的为公众编织出虚假的认知。现在有足够多的证据表明,在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袭击之前已经至少做了两三年的准备。部分工作甚至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不仅包括大量武器弹药的储备,人员的训练,还有长达近500公里的地下网络。但这些还只是肉眼可见的。比这更危险,持续效果更严重的,是全球恐怖主义者在文明世界基础下开挖的“认知坑道”。整个西方世界虽然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就像一座地基已经被白蚁啃噬得千疮百孔的大厦,遇到稍微大一点的风暴就可能倒塌。全球恐怖主义者和白左,通过社交媒体和操控舆论把“预制思想”植入年轻人的大脑。让他们仇恨自己的国家,反对国家的盟友。根据哈佛/哈里斯的一项最新网络民调显示,在18-24岁的美国年轻人中,有51%的人认为哈马斯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是正当的。他们根本无视被斩首的婴儿,被强奸的妇女,以及被焚烧后依然紧紧抱在一起的父母和孩子。美国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说:“我以为我已经掌握了(这个时代)道德沦陷的程度,我以为我已经看到了底线。但是我没有。”

  正是因为社交媒体和数字工具的普及应用,让人们不知不觉受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虽然欧美国家的人们看似生活在一个信息开放的社会中。但算法会为人们塑造出一种“经过加工”的事实,进而使人从中得到自认为正确的结论。而这种加工有时候甚至连虚构都用不着,只要有意识的屏蔽掉一部分信息,同时放大一部分信息足矣。例如,当前的一些社交媒体和网络搜索中有意忽略以色列遭到的恐怖袭击,更多显示以色列空袭加沙地带的内容,自然而然会为哈马斯赢得更多同情分。而一些大V不遗余力的鼓吹,也造成了公众的盲从。随着技术的发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AI生成的足以乱真的画面会带来更多经过“深加工的事实”。人们将越来越难以看到事实背后的真相。信任,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稀缺品。文明,被野蛮利用文明的规则实施了一次成功的“偷塔”!

  从现实意义上说,谁掌握了算法的控制权,谁就掌握了公众的认知。谁控制了年轻人的思想,谁就控制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越是极端化的思想,越是能煽动情绪的画面,就越能赢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反而是那些严谨客观的观点被扣上各种帽子,变成受攻击的对象。就像是当年长崎市民手里拿着美军投下的传单。其中不乏头脑清醒的人。他们知道未来的某一天可能会被炸死。但如果他们提出真实的观点,下一刻马上就会被身边的人围殴致死。哪怕那些围殴的人中有同情自己的人,也一样会下死手。因为他们都害怕被别人看出来对天皇不够忠诚,对美国人不够仇恨。

  当今世界也面临同样的情形。其实大多数人并不会接受宗教极端分子的叫嚣。但有些人是因为恐惧,有些人则是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而不愿站出来发声。这就更加助长了他们的疯狂。这个世界上持续不断产生悲剧的根源,不是来自于邪恶的嚣张,而是来自正义的默不作声。恰如鲁迅所说:一个人的沉默,叫“思考”,一群人的沉默,叫“冷漠”,所有人的沉默,叫“黑暗”。

   我觉得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要掌握多少先进的知识,而是要培养“同类意识”。即便是鸡鸭猪狗都会物伤其类,而有些人却从来没有过同类意识。反而对同类相食无比热衷。他们不懂,对于一个人的判定应该是根据他生而为人的自然属性,而非财富、社会地位以及信仰。他们因为听惯了假话,所以不相信任何真实存在,也不相信文明世界。他们患有不同程度的信息自闭症,对于“预制思想”甘之若饴,沦为工具却毫不自知。

  每当一些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人们总喜欢说是来到历史的十字路口。但真实的却是,有的人站在大路口,而有些人则仿佛是站在围棋盘里,走几步就是一个十字路口。这种人,没有几个南墙是撞不回来的!

 纵观人类历史就会发现,文明并不是一种必然。野蛮才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野蛮无需教化成本,而文明需要。只有当文明掌握了足够的力量,才会对野蛮形成震慑。并且只有在野蛮承认文明的规则之后,才有资格融入文明。而文明,也必须要学会新的与野蛮的相处之道。像那种为了政冶正确不顾一切的引进难民,并期望白左圣母婊能将其同化。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全社会共同承受苦果。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对未来的世界充满悲观。认为这个世界已经不可救药。但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一定的乐观精神和理想主义的。虽然文明偶尔会误入歧途,但终将会实现自我修正和不断前进。最后要说的是,愿战争早日结束,让文明的归于文明,野蛮的归于野蛮!

即时新闻: 那么多人都在反对以色列支持哈马斯,问题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