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加速撤离!这场会议简直“催命”

中国经济低迷,房地产爆雷滚滚、信托资管机构接连出险、楼市和股市下滑难收。在此局面下,中共确立了党管金融体制,中国金融进入共产党全面严管时代。国安部扩权成金融维稳新主力,加速动摇国际社会对华投资信心。

10月30至31日两天,中共在北京举行了首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政治局常委尽数参加。此次会议名称“中央”两个字,凸显了中共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统一集权。

中共国家金融系统最高规格的会议,过去5次会议都是国务院举行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今年则是党中央直接操作与决策。

这次会议的大背景是,中央金融委员会及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已经组建起来,后者是前者的办事机构。“国务院金融委”及其办事机构因职责被取代而撤销。同时,又组建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领导金融系统党务、组织工作,与中央金委办公室合署办公。

也就是说,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全权领导金融工作,它有两个招牌,对党内是中共党的机构,对外是政府机关。

习近平的心腹何立峰出任中央金融办主任、中央金融办工委会书记。他全权掌管金融,直接对习近平负责。共产党直管金融体制的确立,意味着习近平废掉了国务院总理的金融权。

中共本次会议突出了一个重点:全面加强金融监管、防范化解风险。金融监管的范围扩大到所有金融活动过程,要求不留空白。会议还要求,要“敢于亮剑”,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

外资加速撤离!这场会议简直“催命”

中国金融进入共产党全面严管时代。图为武警在中共央行总部门前巡逻。(Liu Jin/AFP)

旅美财经评论人士张经纶11月6日表示,习近平最关心的是他自己的政权安全。习近平亲自抓金融监管,反而证明金融风险已经大到让他恐惧,害怕金融风险失控而引发大规模危机。但是金融风险恰恰是中共当局的体制和政策昏招导致的结果,想用严管手段解决金融风险,不会真正解决问题。

国安部成金融维稳工具

11月2日,中共央行党委、国家外汇局党组开会,传达学习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讲话。要求稳定市场预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央行和外管局监管金融风险,是其职责所在。而跟金融行业无关、向来比较低调的国安部也在同日发文,杀气腾腾恐吓“四空者”,引发了全球的高度关注。

中共国安部官方文章批评“个别国家把金融当成地缘博弈工具”,动辄就金融制裁。文章称,一些“居心叵测者”,包括“看空者”“做空者”“唱空者”和“掏空者”,企图动摇国际社会对华投资的信心,这是对中共金融安全的新挑战。

文章显示,中共当局承认,金融与风险相伴,严重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会导致经济长期衰退,要密切监测金融领域国家安全风险,打击惩治金融领域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

国安部的高调表态,显示国安部已经加入了日常金融维稳行列,以往发表“四空”言论者已经被升级到了违法行为。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香港,谁再发表此类言论,都有可能被抓。

外企失信心 加速告别中国

此前,美国第二大资产管理巨头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传出解散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团队,已经与上海剩余的约10名员工签署了离职协定,其中包括上海地区负责人。大部分团队成员将于明年年初离职,该办事处也将关闭。

上个月,先锋集团出售了其与蚂蚁金服的合资企业的所有49%的股份。它正在离开曾被其视为具有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

除了资管巨头正在撤离中国,外国咨询公司也因在中国处境艰难而撤出中国。如,美国盖洛普(Gallup)咨询公司目前也正在撤出中国。它已告知其客户将关闭在中国的业务,并建议客户将一些专案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

盖洛普公司为企业提供研究和分析服务,用于市场行销目的。这家公司1993年来到中国,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办事处雇用了数十名员工。盖洛普将关闭这三个办事处。

由于中共对外国团体在中国开展民意调查有严格规定,长期以来,盖洛普在中国开展民调一直面临困难。

随着今年中共出台《反间谍法》,扩大了“反间谍”行动范围,外国咨询顾问公司成为新的打击目标。

今年3月,美国尽职调查公司美思明智集团(Mintz Group)北京办事处5名员工被中共当局拘留。4月下旬,美国管理顾问公司贝恩(Bain & Company)在上海办事处被突击检查。5月,咨询公司“凯盛融英”(Capvision)被指控为“境外情报机构帮凶”,遭到调查。

中共针对咨询公司的一系列行动,在国际商业界引起了越来越大的恐惧。

盖洛普公司的全球民调显示出对中国的负面态度,这早已令中共当局不满。

在盖洛普撤出中国的同时,其它一些跨国咨询公司也在采取措施减少中国业务,包括福里斯特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和专家平台GLG格理集团(Gerson Lehrman Group)。

但留在中国的外企也未必有好日子过。美国苹果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台湾富士康集团,在中国多地遭查税等调查。舆论普遍认为,这与富士康的老板郭台铭以无党派身份参选台湾总统有关,因为他的做法会瓜分掉国民党提名的候选人的不少选票。

张经纶认为,过去是央行、外管局加上公安警察联合监管金融系统,现在国安部又成了金融维稳的王牌,可以想像金融风险有多严重。中共用这种金融管控战给金融保底,恐怕会适得其反。国际社会更会沽空中国。

即时新闻: 外资加速撤离!这场会议简直“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