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前段时间,BBC上线了一部《追查“痴汉”》的纪录片,引爆了全球讨论。

这是由BBC卧底记者团队暗访一年扒出色情黑产团伙的纪录片,揭露了一条专门偷拍“公共场所猥亵女性身体”的团伙。

令人震惊的是,这个团伙总部是在日本,但三个幕后主谋却来自中国,完全将偷拍+牟利做成了一项产业,而且号称“在这一块一家独大”。

这部触目惊心的纪录片再次告诉世人,我们当下正在遭遇的偷拍犯罪,远超人们的想象。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这部BBC纪录片展现的主要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对女性实施性骚扰,拍摄视频,并上传至非法网站上供用户下载的犯罪行为,俗称“电车痴汉”。

相信很多“老司机”对所谓“痴汉”这个词并不陌生,这是一个特有的日本语境表述,指的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未经他人允许的、以抚摸等身体接触为主的性侵害行为,也特指此类行为的犯罪者。

我们都见过日本早晚高峰的新闻图,乘客多到需要列车员使劲推进去,车门才能勉强关闭。

正是车内这种沙丁鱼罐头似的环境,才给了这些“痴汉”可乘之机。

每天的上下班高峰期,是很多女孩的噩梦,却成为“痴汉”们的天堂。

只是其中有些人纯属个人行为,偷拍也就是为了满足个人癖好,有些则是团伙作案,会把整个过程录制下来,放到网上兜售。

在网站中,这样的影片数以千计,且非常受欢迎,平均每条影片的点击率都会过万,相关视频往往以几十元到上百元的价格进行出售。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日本新闻报道的“痴汉”行为

“痴汉”行为或偷拍在日本是再普遍不过的现象,而且两者往往就是同一类人的行为,都属于性骚扰。

不仅日本,东亚的韩国同样是偷拍大国,与日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看数据就可以知道,韩国偷拍犯罪案件一直居高不下。

要知道,这还只是正式立案的数据,现实中的偷拍事件数量远超于此。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居高不下的韩国偷拍犯罪数据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2018年,7万多名韩国女性走上首尔街头游行抗议,标语是“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

这些偷拍者其实行为都一样, 事先物色好某位受害女性,随后悄悄一路跟随,等共同进入拥挤的车厢后,他们往往会贴近被偷拍者,趁着车辆颠簸时进行各种猥琐行为。

在日本,此类偷拍网站多如牛毛,但这次BBC爆料的网站却有些不一样,网站名字就很耐人寻味,叫“顶不住”,直接就是汉语拼音。

其中数以千计的视频都是以偷拍为主题,针对收费会员开放,甚至还可以单独付费“定制”某类视频。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BBC纪录片中的偷拍网站截图

此外,这个网站还有专门的(Telegram)群组,有至少4000名会员会在里面分享各种偷拍和侮辱女性的技巧。

最令人震惊的是,在这些分布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地的视频内容中,居然有相当一部分内容来自中国大陆。

BBC记者通过暗访,最终找到了这个网站的幕后黑手,一位相貌普通的27岁中国籍男子,绰号“齐叔”(本名:Tang Zhuoran,汤卓然 音译)。

虽然这家伙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却是真正的“老色胚”。

用行内人评价的话来说,“这家伙很谨慎,但歪门邪道这一块,他是无师自通。”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BBC纪录片中曝光的偷拍网站幕后黑手

因为不知道暗访记者的身份,“齐叔”以为是碰到了客户,因此很自豪地称自己有三个偷拍类网站,每天营业额至少在10000元人民币。

其中以“痴汉”为主题的网站,会员有上万人,绝大部分来自中国。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BBC纪录片的视频中介绍其有多个色情网站在经营

为了打理这些网站,他称自己有个15人左右的团队,其中10人都在中国国内,每月能“贡献”近百部偷拍片。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是采访中,“齐叔”还表示自己已开辟了新产业链,从偷拍延伸到如何在特殊场合性侵女性,因为“那更受观众欢迎”。

谈笑风生中,除了对那些被侵害的女性避而不谈,这个恶棍似乎不是在谈一个令人作呕的犯罪事实,反而像是在闲聊自己某个了不起的“事业”。

正因这些恶魔和无数“老色胚”的存在,偷拍早已在国内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各种犯罪手段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偷拍产业链”中有着严格的细分,比如前面说的这种“痴汉”行为属于所谓的“街拍”和“跟拍”。

简单地说,就是有人偷偷跟随被拍者(主要是穿裙子或衣着比较暴露的女性),有人悄悄拿着手机或专门的偷拍工具,想方设法偷拍裙底或其他部位的走光照。

这种还算简单粗暴的,只要被偷拍者稍微留心,就能防范。

更可怕的是直接在女生住处(包括酒店和出租屋),或者商场试衣间、女厕所这样的地方,安装针孔摄像头,就可以不间断地获得偷拍视频。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网络报道女生租房时被安装偷拍设备

这种偷拍设备一般都很精致,而且藏得很隐蔽,甚至还会根据环境“变身”。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有人在朋友圈兜售伪装成插座的“偷拍神器”

在国内某些电商网站,表面看上去只是销售正规的监控设备,可如果私信客服,提出需要些“特殊场合”的监控设备,他们推荐的产品就非同一般。

这些设备种类繁多,包括插座、充电器、挂钟、打火机、充电宝、烟雾报警器、纸巾盒、烟灰缸、垃圾桶……应有尽有。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如今,偷拍设备可谓万物皆可偷拍

可以说,只要是房间内出现的物品,统统可以改装为偷拍设备。

如此隐蔽的设备,可能再小心的人都很容易“翻船”。

可笑的是,这些店家也很“小心”,在介绍这些隐藏摄像头设备时,往往都打着“取证”或“防偷拍”的旗号进行掩饰。

还有一种方式更恐怖:有人会利用木马软件,通过聊天工具将病毒植入到受害者的手机或电脑中,再或者是在某个公共场所,连上不知名的Wi-Fi……

从此之后,她们的手机或电脑摄像头就变成了他人随时窥探隐私的工具。

无论哪种情况,只要这些设备开始运作,那么无论是上厕所、换衣服,或是和男友亲密,都会被不间断地记录下来,通过存储设备或者网络传播,最终成为偷拍网站炙手可热的资源。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在很多偷拍网站中,还有人专门兜售酒店和家庭的网络监控ID。

前者可能还算是偷拍者所为,后者往往是受害者家中安装的监控,原本是为了守护家庭安全,没想到却成为他人窥探和牟利的工具。

在某偷拍平台中,这种将酒店或家庭监控ID打包的实时监控最受欢迎,而且会根据内容和环境(比如卧室、餐厅)分成不同套餐进行兜售,价格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卖家给以买家身份咨询的暗访记者提供的摄影头实时监控套餐

可能某些家中安装监控视频的人,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人监视。

更有甚者,有些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也会悄悄通过车内隐藏的偷拍设备,借机拍摄她们的正脸或隐私部位,同时录下两人的对话。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网络报道女乘客被司机偷拍

这些别有用心的司机,很喜欢故意问一些隐私问题以增加视频真实感,这样卖出的价格也会更高一些。

中招的女孩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泄露了电话和家庭住址,给自己的人身安全带来极大隐患。

除此之外,还有些女孩实在太不小心。

她们可能会受某种环境的鼓动,想趁年轻拍点自己性感身体的“私房照”,用于日后留念。

可如果运气不好,她们碰见的是某些毫无职业道德的“摄影师”,可能自己的“私房照”就会被贩卖到各类色情网站,甚至流传在很多微信群中……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事实上,无论哪个国家,警方对偷拍行为都会严厉打击。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韩国警方在女厕容易偷拍的地方进行调查取证

可前提是取证很顺利,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捉贼拿赃”。

可在大部分环境下,特别是在人多拥挤的环境下,许多偷拍者行为隐蔽,而且只要稍有不对劲,他们就面不改色地停下,随后借助人群的掩护,若无其事地迅速逃离。

而大部分的亚洲国家女性,碰到这种行为首先是害怕,其次是羞于启齿,最后只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2019年,日本专门研究性骚扰行为的机构“#WeToo Japan”调查发现,日本至少有70%的女性曾经遭受过痴汉的性骚扰,约50%以上的女性都没有报警。

即便被害女性报警,可面对这种隐蔽性、机动性强的违法行为,警方也很难采取及时、有效的行动。

BBC纪录片中的受害者“孝子”提到,当她感觉受到侵害时,对方已经消失不见,自己只能哭着默默回学校。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虽然BBC在纪录片中展示了日本警方寻找和抓捕“痴汉”的行动,但这种需要靠大量警力1对1盯守的方式很难持久,特别是一旦碰到错判,那执法效率就会极大降低。

这也是为什么,纪录片中日本负责追查痴汉的警官提到说:这类事件更多需要依靠市民来抓住违法人员。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同样的难题,在中国也几乎是一模一样地上演。

正如《中国经济网》的一篇文章指出,人员密集、上下频繁不易固定证据和跟踪抓捕的问题,以及受害人不配合造成取证难的问题等等,都影响了对地铁色狼的打击效果。

同时,这种偷拍行为几乎都发生在人流较大的地铁内,而一些城市的地铁中,高峰时段日客流量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碰到这种偶发性的案件,除非是偷拍者当场“人赃俱获”,否则警方很难追查嫌疑人。

更关键的是,偷拍虽被法律明令禁止,却尚不触犯刑法,处罚相对轻微。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

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只有当认定为强制猥亵时,法院才会对犯罪者依照刑法作出最高五年以下的判决。

显然,相比巨大的收益和给受害女性带来的严重伤害,这点处罚或许是有些过轻了。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偷拍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正因为偷拍行为取证难、量刑轻,才使得偷拍者越来越肆无忌惮,更令受害者反抗和报警的勇气一再受挫。

在人性的恶没有得到彻底控制的地方,才会让这些犯罪分子找到恶臭的商机,并且有恃无恐。

在“色情天堂”的日本,这种情况更为严重和普遍。

在日本物化女性的社会氛围里,很多时候有些人不把侵犯女性人权当作犯罪,而是当作是一种“对支配欲、成就感和优越感的渴望”的变态规则。

就拿之前已经被BBC曝光身份的“齐叔”来说,他在日本不仅没有承担任何法律后果,甚至还在社交主页挑衅似地转发了纪录片,当作他自己网站的免费广告。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时至今日,“奇叔”依然在日本逍遥法外

如此变态又扭曲的社会现象,似乎已成为日本独有的文化习俗。

因此,局长很想借此告诉女生们,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发现对方有不轨行为,一定要大声制止,并保留下证据,然后报警。

同时,在日常行为中提高警惕。

不要下载来路不明的软件和链接,也尽量不要去偏僻的公共厕所,在出租屋和酒店换衣服时,尽量保持光线昏暗,降低被偷拍的概率。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

一旦发现被偷拍,不要害怕,也不要自责。

记住,错不在你,错的永远是那些厚颜无耻的偷拍者和偷窥者。

即时新闻: 中国坏小伙在日本开偷拍网站 每天赚10000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