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安组织外长会:俄外长拉夫罗夫遭众人羞辱

泽连斯基两天前在社媒上发布了一则消息,称俄罗斯历史上首次未能当选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执行理事会成员。禁化武组织是国际上一个非常有信誉的组织,泽连斯基称恐怖分子在其中没有立足之地。

与此同时,乌克兰、波兰和立陶宛当选为2024-2026年任期国家。泽连斯基表示,乌克兰将继续为加强禁化武组织作出积极贡献。泽连斯基感谢了所有支持乌克兰的候选资格并投票让俄罗斯出局的国家,还嘲讽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俄罗斯历史上首次在三个国际机构的选举中落败,这是俄罗斯胡作非为的必然结果:其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不断减弱,其孤立性不断增强。

无独有偶,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最近又遭到了新的冷遇。其参加了在北马其顿举行的为期两天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部长级年度例会(欧安组织外长会)。这本是自去年2月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拉夫罗夫首次访问北约成员国,但毫无悬念地,他在会上再次遭到欧洲外交官同行们的羞辱。

首先,此次会议上,各国代表军呼吁俄罗斯遵守国际法准则,不要阻碍欧安组织的工作。会后更是发表声明呼吁俄罗斯立即停止对乌克兰的胡作非为,“完全和无条件地”从国际公认的乌克兰边界内撤出其所有部队和军事装备。

其次,欧盟国家还支持追究那些参与违反国际法的人的责任,特别是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呼吁俄罗斯释放在乌克兰被占领土非法拘留的“囚犯和政治犯”,包括“三名欧安组织工作人员”。

最后,欧洲外交官们还谴责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的主权破坏,并表示支持这些国家。这三下闷棍,让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拉夫罗夫气歪了鼻子。

有趣的是,“由于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专机上”,保加利亚决定不对拉夫罗夫所乘专机开放领空。虽然扎哈罗娃事后肯定要口吐一些垃圾话,并表示毫不在意什么的,但羞辱就是羞辱,是实实在在的。

而在会上,拉夫罗夫也没得到片刻安稳。乌克兰及盟国外交官们坚决拒绝与俄方代表同处一室,只要俄罗斯人进来,他们就站起来离开会场;拉夫罗夫发言时还受到干扰,拉夫罗夫只得按捺住脾气,勉强把话说完。

欧安组织外长会:俄外长拉夫罗夫遭众人羞辱

拉夫罗夫说了些什么呢?其实依然是毫无新意的套话。他质问欧安组织能否“适应世界发展的客观现实,并再次成为一个所有成员国平等的、客观研究地区安全问题的平台?这话真的荒谬至极。欧安组织再怎么与时俱进也不意味着能接受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胡作非为,更不可能接受乌东4地成为俄罗斯的合法领土;既然拉夫罗夫强调所有成员国平等,那么他们对格鲁吉亚、对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做的事情又哪里谈得上起码的平等?

拉夫罗夫还说,为了使俄罗斯的经济完蛋,“美国和它的附庸们对俄罗斯实施了数以千计的制裁”;“西方政治精英盲目追随美国,沉迷于地缘政治的零和博弈,支持北约东扩,欧盟已经偏离了其创建之初时的目标,转变为一个激进的地缘政治实体”。拉夫罗夫看来从未接受过逻辑课的培训,到底是文明国家对俄罗斯制裁在先,还是俄罗斯对乌克兰胡作非为在前?哪个是因、哪个是果?西方追随美国不假,但那一半是因为追随克林姆林宫是一条死路,另一半恰恰是因为害怕俄罗斯,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北约东扩”,只有“东欧西逃”,若不是欧盟、北约和美国,俄罗斯恐怕早已得逞;而今天俄罗斯深陷战争泥潭而无法自拔,恰恰是因为俄罗斯人自大到头、自食其果。如果俄罗斯人依然一意孤行,那么后面更大的失败正在等待着他们。

昨天我们已经略微提及俄罗斯2024年财政计划。按俄罗斯总统最新签署的这项计划草案,俄明年财政预算的40%,也就是10.775万亿卢布(约合1200亿美元)将用于军队和军工综合体。俄罗斯军费开支连年激增,比2023年的6.8万亿卢布军事开支高出70%,是2022年4.7万亿的2.3倍。那么2025年呢?俄罗斯身上背着几万条经济制裁,已彻底失去欧洲的天然气市场,石油的市场占有率也已大幅下降,俄罗斯政府除了应付越来越昂贵的军费和维稳支出,外部援助则近乎于断绝,大鹅还能支撑多久?

相反,因为乌克兰正在进行的战争是一场保家卫国、捍卫人类文明和自由的战争,因此乌克兰背后则有几十个国家向其提供无偿援助,包括经济援助、人道主义援助和军事援助。仅美国一个国家,每年光是提供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就可以达到250亿美元,更不用说还有欧盟和其他国家的坚定支持。因此,俄罗斯的胡作非为,必定淹没在文明国家的汪洋大海之中!他们逆潮流而动,必将遭遇惨重的失败,从而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即时新闻: 欧安组织外长会:俄外长拉夫罗夫遭众人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