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有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今有阿里遇险平民血槽女

上海“血槽女”那点事,吵闹了数日,网民仍不依不饶,要扒出那位“牛逼”的“小姑姑”到底是谁。

也难怪网民太执着,这故事太具戏剧性。有“小姑姑”在背后运筹帷幄,可以通过神秘渠道发函给上海卫健委,并远程对接阿里医疗系统。

当地库存血量告急,可以组织全阿里地区公务员献血。技术不够,可以周末从日喀则派上海援藏医生急赴阿里。

其父可以迅疾筹款100多万元包机,载着医疗团队直飞阿里实施转诊。到了成都华西医院,所有无障碍通道全为“血槽女”而开。

所有的幸运和契机,都占全了。

一段无意识地纪念生死经历的视频,刺痛了众多普通人神经。换作另外一个老百姓,大概率死路一条。

也是在近日,一女孩确诊感染支原体,在北方一家儿童医院门诊寻医,其母亲排到的就诊号为“1600号”,而女孩高烧40℃已两天多。

那些认为自己同他人是平等的人,同等境遇下注定只能得到不平等待遇时,就会产生卑微感。

今日有报道说,记者以普通人身份求助上海卫健委协调异地献血,得到的答复是:需在当地申请。

昔有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今有阿里遇险平民血槽女

相当于说,协调异地献血非常态化、普惠性渠道。谁让你不是“血槽女”呢。

这进一步引爆舆论场,也助推了公众的愤怒——“难怪我在负重前行,原来有人骑在我背上尽享特殊”。

被打脸的还有胡锡进。11月30日,老胡就“血槽女”事件舆情,不失时机给我等上了一课。

昔有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今有阿里遇险平民血槽女

老胡在长微博中称,“大家还是应当看到这件事的正面价值”,“这件事情本来是一个救死扶伤的成功案例“,网民的质疑“是当下社会对不公平心理失衡的真实表现”。

老胡还强调,能够直接联系上卫健委里的人并且求助,也是有可能的。对于上海卫健委“需在当地申请”的意见,老胡自然会装作没看见的。

概因老胡们眼里,看到的全是光明。

反复看“血槽女”自曝的“生死历程” ,简直不亚于上世纪60年代,山西平陆61位民工集体食物中毒后,那场惊险却成功的紧急救援。

当年有一篇著名的通讯《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深深感动了几代人。

既然胡锡进们笃定,这是一个救死扶伤的成功案例,有着大大的正面价值,完全有必要大书特书。

一个人的故事,新闻价值自然不比61位民工,但其紧张情节、惊险程度、抢救效率并不逊色。

“血槽女”自述,其被诊断有30多项创伤,并引用外科医生的话形容:“换普通人身上,匀一匀应该够死5个人的了”。

她丈夫跟她聊天的原话是,“整个阿里自治区的A型血都给你输上了”。

她还描述,“到了四川,各种开道”;”到了医院,极速绿灯”;“当天下午就在华西医院完成了各项检查,全程仅3小时,就准备第二次手术了“。

一个银行职员、普通司机的女儿,在遥远的青藏高原,遇险之后竟获得如此医疗待遇,分明如同一部交织着责任、大爱与奉献的绚烂画卷。

三省区市,无缝衔接,堪称完美。此情此境,善莫大焉,老胡要是不被感动,天理不容呢。

题目就叫《为了阿里遇险的上海平民女》。想想可能产生的社会效果,都让人激动不已。

老胡同志,以及各路正能量的记者们,面对如此难得的新闻事件,看你们的了。

即时新闻: 昔有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今有阿里遇险平民血槽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