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梦断清华和我在精神病院的一周(上)

  【编者按】由于经历离奇,编辑部几经周转,验证了事实的真实性。这不是小说也无虚构,而是当年一名清华学子的真实经历,她险成朱令第二。

梦断清华和我在精神病院的一周(上)

  前言

  20多年后的今天,怀着感恩的心,我第一次打开心底里封尘了很多年的清华校园的往事, 写了上篇故事《我在精神病院的那七天》,那是我大五的时候被老师骗进精神病院里关了7天,差点因此变成傻子的故事。我真的很想念那些在我跌倒的时候默默帮助我的好心人,赞美她们身上闪亮的人性光辉,而不是想追究那些荒唐而痛苦的原由。宽容和爱是生命力的源泉,也让我更加看到未来和希望。

  很多朋友很好奇也很关心,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让我受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委屈和误解。纠结了多日,我决定挖掘我内心深处的痛苦,去追忆那一夜发生在清华园里的一个意外的不幸,一个折断了我梦想翅膀的噩梦,一个隐藏在平静和谐的象牙塔里复杂但却真实的故事。

  我只想告诉亲爱的读者,不可思议的事情集聚在一起才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不幸。不信,你尽管飘过吧;若信,你不妨读下去,从我的故事里得到人生的启迪和激励。故事不代表大多数清华人。如果你听说过朱令中铊毒的事件,那么看了我的故事,你也不会觉得太奇怪。都是偶然,几率很低的事, 只不过发生在不幸的人身上而已。

  写下这个痛苦的往事,我只是想以自己的经历为鉴。我们无法预料自己或是我们的孩子未来的每一天。可是我们可以强化精神的修养和意志的磨炼,教会自己或是孩子们面对挫折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和工具,而不光光是教会书本上的东西。如若一个人总是在被爱呵护和充满美好的避风港里长大,那么或许有一天,将会对意外的挫折束手无策,痛苦不堪而做出愚蠢的举动。如果坚强点,也许能像我一样能最终醒悟,化痛苦为力量,重新站起来;如果内心不够强大,那么很有可能将被挫折吞噬,留下永远的遗憾。

  正文

  那是北京七月里的一个盛夏之夜,还记得正是全国高考的日子。刚刚结束精彩而兴奋的大学一年级,各种考试和评估成绩刚刚出来,全班同学都放松了,很愉快地在校园里度过为期几周的暑假夏季小学期,然后就会放假回家。我当时是系里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和班级文娱委员,所以我在积极地准备主持晚上的一个全班夏夜联欢会。这是清华的一个传统,夏季学期开始,每个班都会在清华大礼堂前的宽宽的草坪上展开各种班级和团体的庆祝学期结束夏季开始的娱乐活动。

  我那时候就是一个单纯而对生活充满了美好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从小都是典型的三好学生,老师眼中的乖孩子。大学之前,学校里的各种奖状和荣誉都有我的份。我是在以老师为重心的教育制度下,被光环环绕着一帆风顺成长起来的幸运儿。不但学习好,而且我爱唱爱跳,文艺和体育在同学中也是佼佼者。尤其一直是体育短跑健将。从贵州的一个小镇考到清华,我的家乡亲友们都以我为骄傲。

  刚到清华第一年,我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还被挑选在每天的体育场台上给全校新生领早操。很多人很熟悉我的面孔。第一次校运会,我拿下业余女子组的四项跑步的金牌,两项个人,两项短跑接力赛。我还记得女生4x400米的接力赛,我是我们队里唯一的一年级的生,跑最后一棒。当我接棒的时候,我们队已经被其他队领先大概几十米。为了给系里争光,我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爆发力,不但从第二名超过第一名,还遥遥领先冲向终点,记得当时看台上为我呐喊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毕业的时候,系里后来为了表彰我为女子运动队的三连冠马约翰奖杯立下汗马功劳,给了我一个特殊贡献奖。

  我是少数民族——布依族女孩,遗传了家乡的热情和豪放,我的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因为喜欢体育,行为举止更像男生,和全班同学都相处得很好,尤其是男生,像哥们儿一样相处的不少。和女生嘛也还过得去,一般女生都是和自己同宿舍的比较亲近。我们宿舍的几个女生除了我外,都属于比较内向而文静类型的。别的宿舍每天都谈笑风声,我们宿舍很安静,白天进到我的宿舍,除了我的床帘是打开的,其他几个人的床帘经年累月都是关闭着的。我呢,总能偶尔跟她们搭点话。因为我的社会活动也多,很忙,倒也习惯了。

  因为表现不错,班主任一直对我很好,她五十多岁, 在清华系带班级几十年,家里是高干出生,京城里的四合院家就是和很多高官相邻。她会经常单独叫我到她清华的家里吃饭,很喜爱我的样子。学期结束的时候,班主任告诉我,我是班上同学评估最高分,很有可能会拿最高光华奖学金。当然多年以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中国的古语: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我也是所谓的红得发紫的入党积极分子。大一的时候我还很幼稚地劝同学不要早恋。我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政治学习,等待被挑选入党,做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和优秀的学生领导。那时候班主任很喜欢我,常常单独邀请我到她家里打牙祭。在那样的教育体制下,我就是这样看的:只要听老师的话,做老师的好学生,我就会有一个锦绣前程。

  正当我憧憬着美好的理想,环绕在各种赞美声中的时候,突然一个意外的不幸,我多年努力的名誉和梦想在一夜之间就都被无情地摧毁了。当然这个不幸是很多因素形成的,有真正的意外,也有老师的荒唐,有权力和关系的勾结,也有同学的势利、嫉妒和落井下石。当然我也认识到那时候的我是很幼稚和倔强的,还有那么一点点清高和愚蠢。

  我们班的晚会是在清华大礼堂草坪上进行的,我是主持人,大概从那天傍晚七点的时候开始的。草坪很宽阔的,能容纳二三十个班级是没问题。草坪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大学校园是和老师家属区、商业区相通的,三教九流的人什么都有,这个谁也不觉得奇怪。那天晚上我组织了很多表演和游戏,一直开到几乎半夜,晚会很成功,大家都很尽兴。

  收场了,天也很黑了,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开始往宿舍走,一般都是同宿舍的一起回去。我住在五号楼,大约走10分钟。虽然天很黑,但是路上经过的大多是一条主道,校园里尽管也出过一些事,但是相对来说还是很安全的。看到别人成群结队地往回走,我们宿舍的几个安静的女生都自己走到前面去了,我内心有些失落和孤独,慢慢的落在了最后面。

  突然我感觉有一个人在跟着我,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有点害怕,加快了速度。他可能感觉我发现了,就急步走了上来和我并行。他个子不高,长得瘦小,脸上有些说不清楚的阴笑,面部肌肉有些扭曲,好像是有病一样的20多岁的年轻男人。

  他自己跟我主动问好,说看到我刚才主持晚会,很喜欢我,想和我做朋友。说话的时候还结结巴巴,似乎不太正常。他一路基本自言自语,说自己是清华子弟,告诉我他的姓名,说自己的爸爸妈妈是清华教授,他为了证实自己不是坏人,连住在清华园里的家庭地址都报了一遍。

  我一直没理他,也有点害怕,尽管路上还有别人。那时候我对男女谈情说爱是有点反感的,因为老师说不能早恋。当然他那么难看,看上去就不是正常人,所以我根本也不可能往别处想。到了路口,我很严肃地告诉他,“我不可能告诉你我的姓名,我也不会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跟踪我。”他看我很严肃的样子,就掉头走了。我一直确信他走了才回到宿舍。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住哪里。这事我很快也就忘了。

  那个夏天,我晚上在系馆里上电脑键盘快速打字课。过了几天,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从系馆上课刚走出来,黑呼呼的,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把我吓了一跳。我一看,是他。我真的吓着了。妈呀,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一脸惊恐的样子。他看着我惊慌失措的样子,有点儿得意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这清华园里只要有我想知道的,我都能知道,你是躲不过我的。我知道你的名字,而且知道你晚上在这里上课。”

  从未碰到过这样的事,我早已被吓坏了,不敢说话,但是因为在系馆门口,他应该不会拿我怎样,可是他要是以后天天跟踪我,要想对我做点什么,我哪里逃得出他的手心呢。怎么办?看来得想想缓兵之计。他这时候口气缓和了,看我吓得跟小鸡似的。他说,“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害你,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嗨,不知道怎么搞的,因为我没有上大学,怎么就没有一个女生喜欢我呢?我只想让你陪我转转,我知道今天晚上校门口的五道口有小吃夜市,你陪我一起去好吗?我保证不会对你怎样。”

  他口气里流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一下子没那么紧张了。盘算了一下,反正他也没有坏心眼,看他这么可怜,我反正也没事,五道口也不远,正好缓兵之计,用这个做条件,让他以后别再来骚扰我了。我就这么跟他提了条件,他笑眯眯地答应以后再也不烦我了。于是我就信以为真,骑着自己的自行车,跟着他到小吃夜市走了一圈。基本上都是在敷衍了事。记得我们一起吃了羊肉串, 我很快找个借口就自己回来了。我想应该可以摆脱他了。

  时隔几日,又是一个盛夏的晚上,天气很热,我穿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条白色连衣裙。又是在系馆门口,他再次出现了,还是晚上九点多钟, 我这次真的害怕了。这个人怎么像个幽魂一样啊。简直就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和无赖啊。我很紧张地往宿舍走去,他跟得很紧。怎么办?我可不能让他这样再继续跟下去,得找帮助。找谁呢,第一个想法,当然是找班长了,前面不是说了嘛,男生们和我关系还不错。我这么想着,脚就绕道去我们班的男生宿舍了。我基本是带小跑去的。

  到了男生楼,我跑进去,没找到班长,正好看见学习委员在楼道里。我急急地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下课后有人跟踪我,他已经跟踪我几次了,我怎么说也没用。你能帮我去说说他吗?”记得那天别人说他还有点发高烧,他当时二话没说就跟着我走到门口。他叫我等着,我指了一下站在门口的那个无赖,他走了过去。看到他们俩说着说着就开始扭打起来。我很害怕,赶紧去拉开他们,使劲把那个无赖拉到一边,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快走吧,我没想叫人跟你打架。你别再来找我了。”只看见他恨恨地,眼光中带着凶消失在暗夜里。

  我赶快回到学习委员身边,他已经没事了,他问我,“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我说,“好吧,真不好意思会闹成这样,现在还早,不如我们到大礼堂草坪上坐坐,你消消气,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你。”他是学习委员,我是文娱委员,经常一起组织班里的活动,彼此有些好感而已,所以一起走走聊天也是自然的事。

  几分钟以后,我们来到草坪一起坐下,那里跟往常一样有很多人,我一股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难得我记忆力很好,那个无赖第一次自言自语的话,包括姓名和家庭地址,我都无心地记住了,也全部告诉了学习委员。

  我们聊了一下暑假的打算,天也不早了,就起身往草坪外面走。当时是想走捷径,我们没有从大草坪的正出口出去,却选了旁边的一排种满青青篱笆树的被人走出来的小夹缝。那里篱笆很高,夹缝很矮,得弯了腰才能跨出去。那里黑黢黢的,仅有微弱的路灯。

  他先出去,我跟在后面,就是那一步,我刚抬头,听见学习委员惨叫一声,我一看,惊呆了,一个黑影手里拿着一把雪亮的大菜刀,对着学习委员的背上猛砍,下手很重,学习委员没有站稳,已经是很痛苦了,那个疯子居然疯狂而丧失理智地一刀接一刀往下砍。那个人就是那个无赖。

  我当时是完全吓蒙了,几秒钟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知道学习委员伤势很重,他是为了我,我已经没有害怕,马上去抓无赖手里的刀。当时只看见刀上全是鲜红的血。

  乘我抓住无赖拿刀的手,学习委员得以脱身,我大叫,“你快跑。”他头也不回地从另外一条小道向系馆方向踉踉跄跄地跑去,一边跑一边听到他呼叫救人啊。

  我使劲拉着无赖的手,看到学习委员消失在去系馆方向的黑暗里,我才放开手,知道无赖不会放过我,我立刻向相反方向的大礼堂旁边的大路跑去,我想这样学习委员才会有足够的时间找到援助。路上一定会有人的。才十点半。我当时对自己说,我还是短跑冠军呢,他未必见得能追上我。无赖真的在后面追着我,才追了几步,我这没争气的高跟鞋就把我拌倒在地,面趴在地上,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心想,真没出息,这下完了,等死吧。

  只听见身后一声狠狠的话,“我今天饶你一命。”他把刀在我身后挥了一下,我能感觉到刀的风声,鲜血都溅到了我的白裙子上面。没动静了,我一扭头,他沿着学习委员消失的地方追去了。

  我非常担心学习委员的生命安全,急急地向男宿舍方向跑去,当我跑到门口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很多人,救护车也来了,有人扶着学习委员上了救护车。警察也来了,我自然自己上去报了名,说明自己是现场目击者。我被带到了警察局,在警察局里被问话,整整问了一夜。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们问我同样的话题,一遍又一遍。

  后来一个警察告诉我当晚他们就是按照我告诉给学习委员的地址抓住了无赖,但是无赖一口咬定我是她女朋友,我们学习委员是第三者插入,他杀人是自我反抗。因为证词不同,所以警察老是审问我。我一听, 就懵了。这算什么供词,岂不是黑白颠倒吗?他们大清早把我放了。

  我已经像一只没有气的小鸡,头脑麻木没知觉地回到了宿舍里,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意识到我的世界已经黑白颠倒。我无力地躺了一天,我心里更多的是内疚和担心学习委员的健康。他和我无缘无故的,连男朋友都不是,却为我受伤,我觉得欠他很多。希望他不要死啊。

  那天晚上,有同学来宿舍里给我带口信,说班主任叫我到她家走一趟。我想,我是她喜欢的学生,也许她会相信我的无辜。我到了她家,没想到,一进门, 我还来得及说话,她就开口对着我大声说:“你怎么这么无耻,没有道德?三角恋爱害得同学都差点送命,他现在还躺在医院的抢救室里。”

  我看着她,惊呆了,怎么也无法想到我尊敬的老师还没问我怎么回事就这样断言。她接着说,“我跟那动刀人的父母都很熟悉,而且是朋友。人家就一个独子,他家都是老清华了,警察局都是熟人,这事不会简单的。”

  我当时无法接受她的这些评论,没有听完她说话,委屈的泪水奔涌而下。我夺门而出,自己跑到校园里,买了一瓶啤酒,到宿舍里,一口喝下,那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喝酒。那一夜,我心想,连老师都这样说我,我在清华完了,我的前程都没有了。现在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不知道,正因为我冲出班主任的家门,不再愿意和她说话,她对我的态度发生180度的变化。那个暑假,她私自把我的评估成绩改低了,在决定奖学金的时候,她说我应该得到惩罚,要取消所有奖学金,最后大概是有些老师反对,还是给我一个排名和奖金最低的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奖。那是我在清华得到的跟学习排名有关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奖。

  那是一个肝肠欲断的难过的暑假,学习委员一直在医院里,抢救过来了,因为失血过多,属于重伤,我心里充满了自责和内疚。我每天都很伤心,不吃不喝的,叫人带我到学习委员的医院里,我抱着一只毛毛熊,坐在他的病房外面哭啊哭的,每次都坐着流泪一整天,心里祈祷他不要因我而死。每次我都被强行带回学校。就这样,每天都哭, 眼泪都哭干了。

  我折磨自己,想让大家看到我自我惩罚了就不会误解我,我不再去上课,不再写作业,不再出现在任何活动里,总是躺在床上默默地哭。开始几个月,还有学生会的人和以前的朋友来安慰我,但是我还是哭,慢慢地,也就没有人来了。我还是独自一个人哭泣。我的体重降到只有皮包骨。有几次弱得没有知觉,被同学抬到医院又被抬回来。几个月以后,学习委员总算从死亡边缘康复过来,重新回到学校。但是我的痛苦只有恶化而没有好转。

  同学们的态度也变了。从那以后,出去总觉得大家看我的目光不同了,好像背上有针扎的感觉。流言蜚语越说越乱,我的行踪总是被报告到班主任那里,我常常被单独审问,说有同学报告我的行踪,要交代我和谁在一起,认识什么人。在别人眼里和嘴里, 我简直就被描绘成一个没有道德标准,行为作风败坏的浪荡女。后来, 班里和年级的人也看着我就远远地走开,没有人通告我任何班里的活动。我成了一个瘟神。有一段时间,上课只要我坐的地方,周围一定没有人坐,不管这座位有多抢手。

  这是多么明显的对照啊。我心里无比悲哀,几个月前我那么热情洋溢,爱帮助别人,是大家喜欢的人,事情发生以后,不管怎么述说自己的无辜,还是没能扭转乾坤,我的声音如此微弱。人怎么变得怎么这么快啊。才几天,大家对我态度就这样变了,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世界没有理解?我苦苦冥想,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内心感到无比绝望和悲伤。我想到了死,想到了如何给自己讨个公道和清白。我只觉得无处伸冤。那种感觉真的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我自己也越来越沉默,独来独往,每天以泪洗面。

  其实这些也就已经够痛心的,可是对一个人最无情的惩罚不是责骂,也不是谣言,而被无视的沉默。当学习委员几个月康复回到学校,无论我多么想跟他道歉,感谢他,可他的眼里已经不再有我的存在,他变成了大义救美的英雄人物,被老师重用,后来几年一直当班长,毕业还直接被保送博士。他非常清楚地和我划清界限,从此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正面看我一眼。他当班长,班主任不喜欢我,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是随波逐流,怕惹麻烦的,自然大家也不会主动理我。他给班级收作业,都不会收我的。我要么不交作业,要么叫别人转交。

  起初我一直报着对他的愧疚折磨自己,后面的一年里把自己折磨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告诉他我很自责,想唤起他的一点点同情,想让他给我一个解释,哪怕骂我一下,说个“我恨你”,我也会感觉好一点。可是他对前去找他帮我说情的同宿舍女生说,我和他无关, 我死了跟他也没关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天旋地转,内心一片漆黑寒冷。

  当初我也是冒着自己生命危险让他得以逃脱,他当时跑开的时候头就没有回过,这之后不管看到我受到多大委屈,度日如年,他依然没有回头安慰或者替我辩护一下。他的确出于仗义帮了我,也因此为我流血,我是很感激和愧疚的,而我一相情愿无知赎罪的代价却是精神的崩溃,和自我的毁灭。在碰到那个丧心病狂的杀人变态的不幸里,我也是受害者。当有一些人别有用心地编造谣言的时候,老师和同学们把他高高地捧到英雄台上的时候, 我却被有意地当成了罪魁祸首,几乎崩溃。

  那段日子里,我内心的痛苦无法形容。有一天夜里,我实在忍不住内心的苦难,拿起刀片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一刀刀的痛让我平息了一点点心里的痛,当鲜血一滴滴往下流的时候,我心里的痛才得到了一点减缓,我知道这是很愚蠢的行为,可是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方式来发泄这种内心撕裂的无奈和痛苦。那个黑夜,当我无望的看着鲜血等待死亡的时候,突然一道闪光在我眼前亮了一下,我的父母,我不能让他们为我心碎,他们年迈的身影在我眼前浮现。我曾经是他们的骄傲,我不能倒下,父母会更加伤心。这样想,我才很伤心地跑到了医务室,撒了个谎要求包扎伤口。事隔多年,这个伤痕依然很清晰地让我回想过去的凄惨的那一幕。

  在后来的一年里,这个案子一直在判,我三天两头就被叫到警察局重新做证词。一年以后,那个无赖出现在我的宿舍门口,我当时都要晕倒。他只对我说了一句,”我没有被判刑坐牢,只是一年监外看护,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有多大的后台。你惹了我,没你的好处。你好自为之吧。”然后他走了。再也没有出现,留下我站在原地几乎晕倒。

  在后面的大学四年里,我常常被班级活动遗忘,班上的任何机会班主任都不会考虑我,只有到校运会的时候,我才会被想起,被邀请以女子队主力出场。我没有怨言,只有在跑道上,我才能找到那一点公平的感觉。那些奖牌一点也没有改变我学习和生活中的任何状况。运动场以外,大家依然保持沉默和观望。大五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件荒谬的事, 我居然被班主任当成精神病骗进了精神病院里呆了7天。好在有贵人相助我才得以逃脱,要不然如今可能也跟朱令差不多一样痴呆了。我无法想象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是啊,清华园,象牙塔,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是对我,那一夜,红与黑,血与泪,我被意外的不幸从天堂扔到地狱,我努力飞翔的翅膀被无情折断了,我像一只没有翅膀的受了重伤的小鸟被关在黑暗的笼子里,没有自由,没有欢乐。这一场不该发生的噩梦, 破灭了我象牙塔里的美好梦想, 在四周一片漆黑的时候,我迷失了自己,几乎毁灭了自己的未来。

  后记

  在我迷惘和痛苦,濒临生死选择的边缘上,我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天使。她小小的人却有着常人没有的大爱,她从一个陌生人的眼光里看到了我的不幸和无助,尽管她有多么不理解我,但是她本着善良,走到我的身边。从每天的衣食住行开始,不离不弃地把我每天带在身边,看护着我,让我重新感到人间的一点温暖和理解。我也才慢慢地从绝望走出来,尽管无法完全摆脱痛苦,但是我学会把痛苦隐藏起来,在她的看护下,我的精神慢慢地恢复,我终于熬到了毕业那天,如愿地拿到了那本很沉重的清华本科毕业证。

  因为她的存在,我相信生命中是有天使的,如果你心地足够纯洁。

  我常常反思过去,之所以我能像黑夜里迷失方向的小船,飘荡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在受尽波涛汹涌的的折磨之后,还依然能惊险而平安的找到人生方向,那是因为我父母无私的爱一直都象那盏永远闪亮在我前方的引航灯,他们是我心中永不熄灭的灯塔。从那以后我学会了爱惜自己,忍耐,自信和自强. 我相信要是命运让我重新回到从前,我一定不会重复这样的悲剧,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对于清华园我有爱也有恨。恨的是有些老师如此强权和无理,有些人自私和势利,强烈的嫉妒心会让他们落井下石,把践踏别人当成自己得宠的掂脚石。爱的是,这段经历让我成熟,磨练我的意志,让我从无知软弱走向坚强和自信,我更加体验做人的艰难,更珍惜已经拥有的美好。

  痛苦地回忆这一切只是想卸下心中的负担,也同时给那些正在经历不幸的人一个鼓励和借鉴。希望好人一路平安。

  (未完待续)

即时新闻: 梦断清华和我在精神病院的一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