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媒:周庭的不归路 堵死了其他人的出境路

亲中共媒体香港01报道:某种程度上,周庭说自己“大概一辈子不会回去了”是对的,因为走上这条路,除非以后向警方自首或被遣送回港,她这辈子大概确实是与中国无缘、与香港这座城市无缘了。就与中国、与香港这个城市的缘分而言,她走的是一条无法回头的绝路。

虽然周庭说自己早已买好12月返回香港的机票,因此并非处心积虑不愿意回香港受审。“所以如果有人要说我处心积虑欺骗国安,那绝对是错误的陈述”,但是在事实上,从结果而言,不管怎样辩解,她确实构成了欺骗。因为按照当时她与警方达成的条件,她本人明确承诺过,应该按期回港向警方报到。

周庭于2020年8月10日因涉嫌“勾结外国势力罪”被国安处拘捕,其后于2020年底至2021年中因其他案件入狱。出狱后继续接受国安处保释候查。警方也根据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三条附表二的权力限制她离境。根据她的描述,在警方同意她到加拿大留学之前,还带她到深圳去参观,了解中国的建设成就,她自感在此过程之中受到监视。

但坦率说,以她所犯案件的性质,以及所保释后背负的尚未查毕的罪名,警方在完全有理由拒绝她请求的情况下,能对她网开一面,同意其出境留学申请,已经是在本港法律允许范围内所能采取的最具灵活性、最具人性的办法,释放了最大善意了。与其他一些因类似罪名被继续关押的案犯相比,区别待遇已经很明显了。

警方可能也认为,周庭毕竟还很年轻,此前犯案经历及港独价值形成又具有特殊历史成因,属于可教育挽回之列,所以就本着对她的人生、未来负责任的态度,展现了最大善意,而且愿意为此特地大费周折,安排她到深圳等参观中国建设成就,这一参观行程本身就反映出警方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初衷来处理此案。

可惜,也许是周庭本人心结难解,也许是她确实有回港后可能再度失去自由的不必要的担心,也许申请出境留学本来就是一个谋划已久的逃出香港的理由,她终究选择了滞留不归,而且以发公开信的方式展现决心。香港警方也由此错付了一片良苦用心。

中媒:周庭的不归路 堵死了其他人的出境路

中媒:周庭的不归路 堵死了其他人的出境路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谴责周庭,称警方希望宽大处理事件,可惜周庭出卖诚信,制造光环,行为亦可能影响真心悔改的人,没正面回应曾否要求周庭回内地。(梁鹏威摄)

李家超说,面对周庭弃保,香港警方必然会全力追捕。“任何逃犯只有自首,否则是终身逃犯,终身被追捕。”这是政治人物放的狠话。于周庭和同情的人听来可能确实有些刺耳,不少媒体与评论人士还从中解读出了威胁味道。但这是事实,如果她不能履行与警方达成的协议,必然会被追捕。

因为周庭是几年前那场运动的代表性公众人物,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在香港及人权等问题上又和中国立场迥异,中西方围绕香港展开的博弈还会长期持续下去,对周庭而言,在加拿大或哪个西方国家生存下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一段时期内,她可能还会生活得相当不错。

中媒:周庭的不归路 堵死了其他人的出境路

2021年6月12日,周庭刑满出狱,她乘坐私家车离开,期间未有回应记者提问。(馀俊亮摄)

但是,这种以反政府运动崛起的政治人物,在西方国家到底能多长时间获得媒体、政府及海外华人青睐关注,是个很大的未知数。1989年北京天安门事件后,一大批远比周庭更有思想、更有影响的风云人物为躲避中国政府追捕逃亡海外,他们中有几个能在镁光灯下保持持久影响力?

更关键的是,周庭案例可能成为一个教化失败的案例,影响到警方对其他类似案例的处理。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当年骚乱时曾留下案底的年轻人也有类似出境求学需求,以后其他人若再以类似理由提出申请,很可能会被警方驳回。周庭不归,实际上等于堵死了其他申请人的求学出境之路。

即时新闻: 中媒:周庭的不归路 堵死了其他人的出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