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的战略数学问题

()江夏编译报道:美国《国会山报》发表国防战略委员会主席、前国会众议员哈曼(Jane Harman)和国防战略委员会副主席、前国防部副部长埃德尔曼(Eric Edelman)的文章说,美国有五个主要对手——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和恐怖组织,分布在印度-太平洋、欧洲和中东三个地区,活跃于全球。

但是,正如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所表明的那样,美军很难同时在一个战区与两个二级对手作战。此外,多年来中国军事快速现代化,只会扩大美国军事需求与资源之间的差距。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都试图与我们的盟友一起解决这个复杂局面。

如果美国想更多地依靠盟国来帮助我们打集体战争,特别是当他们愿意付出自己的鲜血时,那么我们必须愿意投入美国的财富。出于这个原因,国会通过对乌克兰、以色列和台湾的补充军事资金至关重要,因为这不是为了慈善事业,而是为了清晰的美国自身利益。

虽然拜登政府要求为这三个国家提供1,060亿美元的补充资金可能听起来负担不起,但这仍然只相当于美国人每年为国防部支出的八分之一。而更重要的是,这笔金额仍然可以带来极好的投资回报。自2022年2月俄羅斯侵烏戰爭爆發以来,美国已向乌克兰提供了442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導致13,000件俄罗斯主要装备包括近2,500辆坦克、900门火炮和130多架直升机被摧毁或缴获,所有这些都没有美国军人付出生命代价。实际上,俄罗斯的战斗力已经下降了50%。

我们的支援有望带来更多收益。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等额外的远程打击武器,将使乌克兰能够在被占领土上摧毁俄罗斯防线后方深处的补给并获得战略优势。我们的盟友绝不是搭美国仁慈的便车。从绝对值来看,美国是乌克兰最大的单一捐助者。但从捐助占各国整体经济的比例看,美国甚至排不进前十大捐助国之列。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都向乌克兰提供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或更多。波兰投入了0.68%。相比之下,美国只花了大约1%的三分之一,与德国、加拿大和英国相似。

四辆以色列坦克一字排开,上面飘扬着以色列小国旗。

以军攻入加沙美全球战略受考验

对乌克兰和其他盟国的军事援助也以不太明显的方式加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我们的军队正在了解我们自己的防空系统、高超音速和小型无人机系统在战场上的作用。国防部的复制计划源于乌克兰战争的教训,目前旨在生产小型、廉价的无人机队。

军事援助并不像某些怀疑论者声称的那样是“空白支票”。美国向这些国家提供武器,花在军事援助上的钱用于供美国武器制造商填补美国的库存,给国防部留下了更新、更好的设备,更多的美国就业机会,以及更强大的美国国防工业。如果我们自己更直接地参与战争,美国将需要这些工业。

支持乌克兰还有其他深远的影响。例如,有助于在印太地区威慑中国。虽然国会中的一些人希望将资金从乌克兰转移到保卫台湾上,但台湾认为其命运与乌克兰的命运密不可分。毕竟,习近平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北方邻国陷入一场冲突,而许多人在20个月前预测这场冲突将在几周内结束。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可以让习近平对武统台湾三思而后行呢? 

随着威胁的不断增长,作为美国国防战略核心的基本战略数学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无论是中国和俄罗斯的“无限”友谊,伊朗和朝鲜对俄罗斯的援助,还是哈马斯-伊朗-俄罗斯的关系,我们的对手通过转让军事装备和军民两用技术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需要同时进行全球竞争,但根本无法独自做到这一点。美国对乌克兰、以色列和台湾等国的军事援助,为保护美国安全提供了一种具有成本效益和战略审慎的方式。

即时新闻: 美国的战略数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