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鹤岗另一面:新房并非白菜价 年轻人回流做电商

  墙内媒体九派新闻:鹤岗房子的视频拍了一年半,来福涨粉最多的一条是套总价288万的别墅。可视频下的评论让他生气:“这不得50万”“30万能下来吧”。“我们毕竟是个地级市啊,不是一个大农村。”他说,总有一些人的想法超出他的认知。

  今年9月,他又拍了一套150平方米的房子,三室两厅且为学区房,装修豪华,小区离市中心仅2公里,楼下是公园,总价90万。评论下面都说“鹤岗的房子超过5万不能买”。

  “农村的自建房,5万能盖得出来吗?”来福提高了声调。

  2019年4月,一组二手房交易资料图在网上传播,大部分房源售价仅为一两万一套,黑龙江小城鹤岗因“白菜价”的房子为人所熟知。

  成为网红城市的4年,鹤岗也在寻求发展的机会。2019年,中国五矿集团进驻鹤岗,整合萝北县石墨矿产资源;2022年,石墨及相关产业实现产值52.6亿元,同比增长5.3%。同时,鹤岗也在推动电商产业发展,截至今年9月末,已有95家企业入驻电商基地,带动就业856人。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鹤岗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6%,增速高于黑龙江省0.3个百分点,全省排名第四。

  这几年,来福有一些在外闯荡的朋友回到了鹤岗,在外地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在鹤岗也能拿三千多,一个月就差一千来块钱,可生活完全不一样,“何必要背井离乡呢。”

鹤岗另一面:新房并非白菜价 年轻人回流做电商

鹤岗城市一角。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1】回乡的年轻人

  来福十几岁就外出打工,去广东开货车,在北京卖房卖家电,漂泊7年。2011年,23岁的他自觉闯不出什么名堂,又回到了鹤岗。

  他说,东北人对家乡有执念,冬天一回来,冷空气灌进鼻子里,就不想走了。

  2019年,鹤岗因“白菜价”的房子为人所熟知。

  来福也是在这一年成为房产中介的,许久不联系的外地朋友来打探房价,他觉得这是个赚钱的机会。

  除了卖房子,他喜欢把镜头对准鹤岗的生活,滋啦冒油的肉串、夏日酣畅的啤酒节,还有热闹的商场,他几乎每天开着直播在路上走一走,“鹤岗人很多,可不是网上说的那么萧条落后。”作为鹤岗人,他本能的想去反击那些嘲讽。

  同样是这一年,老韩因家里老人生病回到了鹤岗,找了多份工作后成了来福的同事。老韩比来福小6岁,两人经常一起出去拍房源视频。

  老韩在上海做了6年房产中介,是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上海承载得住梦想,工作的前三年,老韩主要做地推,帮门店积累客户。书包里塞满房源广告单,站在高速路口截车,店长激励他,成功截停一台车做一单,十几万佣金就到手了。

  早上9点上班,凌晨1点下班,几乎全年无休。公司里每位经纪人都配一辆电动车,白天在各个小区里穿梭。夏天地面太热,鞋底磨得快,老韩一年要穿坏3双皮鞋。

  上海也有冷酷的一面。

  有次,老韩带客户看一套二手房,小区位于嘉定区,均价超6万,“也算是个豪宅。”那天刮着台风,房主却没让老韩进门,“他说家里刚拖完地,言外之意就是嫌我脏呗。”他站在门外,委屈地流眼泪。客户跟房主聊完,老韩还堆着笑脸帮客户打车。

  离开上海,老韩也迷茫过,除了考公好像也没太多选择。回来不久,他报了个考公培训班,可在外漂了太久,心静不下来。他找了很多企业,在大型超市做管理,也给家电公司做宣传,“干不习惯,也不适应。”

  兜兜转转,老韩又干回了老本行。

  同样是卖房,在鹤岗老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夏天带客户看房,对方会送一个大西瓜,“瓜是甜的,心里是酸的,就感觉之前受尽了侮辱。”老韩说。

  回乡前,家里人卖房卖地帮他准备好了宝山区一套房子的首付,但钱没交成。他在鹤岗市中心买了一套高层住宅,“确实便宜,上海四万一平方米,这里不到五千。”

  王佳菲也是2019年回到鹤岗的,她是佳木斯人,从小跟着父母在广州做服装生意。王佳菲的丈夫是鹤岗人,有了孩子后,把孩子留在了鹤岗。孩子上幼儿园时,王佳菲舍弃了广州的生意,“也会有遗憾,但相较于孩子在我心里的分量,这些都不值一提。”

  王佳菲的事业心很强,刚回到鹤岗就在一家医疗企业做人事经理,“但是说实话,我不愿意干坐班的工作。”她想在鹤岗继续自己的服装生意。

  【2】不想躺平的鹤岗人

  近年来,鹤岗因低房价被许多人称为“躺平圣地”,可回到家乡的年轻人有家庭,有责任,他们需要站着生活,在这座不被看好的城市里寻找机会。

  2019年10月,王佳菲进了200件衣服,成本2万元,她想直播卖衣服。为了不打搅老人、孩子休息,她在家附近租了一间十几平方米的阁楼。下午4点半下班,在路上买个卷饼,吃完就钻进阁楼里。

  直播设备只有一台手机和一个支架,支架不稳,大动作走几步手机直晃悠。后来为了稳定镜头,她干脆把手机绑在了暖气管道上。

  每晚直播4个小时,刚开始除了王佳菲叫过来的几位捧场的朋友,直播间没有其他人观看。她嗓门大,语速快,说话密,没人看也能换着衣服说个不停。“没人我也得播,一定要把这200件衣服卖完。”有天晚上,她卖出去10件,高兴坏了,半夜回到家,激动地把婆婆喊起来分享喜悦。

  王佳菲已记不清这200件衣服多久才卖完,只知道卖到后期,她闭着眼睛伸手一摸就清楚衣服的品牌、面料和尺码。

  当直播间的观看人数稳定在30人时,王佳菲有了信心,进了第二批货,她决定把直播当成主业,把账号做起来。

  直播了快半年,王佳菲账号的粉丝达到6000人,小阁楼的房东突然提出涨房租,王佳菲退租了,索性在市中心找了个店面,白天开服装店,晚上直播。

  当时,鹤岗做直播的人不多,打开短视频平台定位本地后,大概率能刷到王佳菲的直播间,“是有一些天然流量的。”晚上,服装店的卷帘门拉下来,手机往镜子前一架,店内又是一番热闹场景。

  “直播我一点经验都没有,纯属摸着石头过河。”王佳菲说,2021年,鹤岗市政府的工作人员联系到她,邀请她免费入驻电商基地,且能够提供相关培训,“这对我帮助很大。”

  王佳菲在电商基地的直播间。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据鹤岗市商务局统计,目前鹤岗市共有8个电商基地,其中正在运营的有7个,待运营1个。截至9月末,全市电商基地共入驻商家95家,带动就业856人。

  “鹤岗是一个自带流量的地方,这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开发挖掘。”2019年,于晓刚被鹤岗市政府邀请进驻电商基地,为基地提供培训,帮企业孵化账号。

  于晓刚是吉林人,在吉林电视台工作多年。刚来鹤岗时,他被城市的历史吸引。2020年初,他在鹤岗拍摄了几条视频,讲述鹤岗的老工业基地,展示遗留下来的俄式建筑,最高的单条视频播放量达到20万。可没过多久,于晓刚的公司遇到资金困难,账号没做起来,他把工作重点放在培养主播上。

  2020年8月,于晓刚开了第一期网红培训班,招收学员30人,最年轻的20多岁,最大的67岁,大部分学员经营实体店,希望运营账号、开直播来提高店铺销量,“大家的接受度还是蛮高的。”

  【3】流量奔袭后的小城

  王佳菲的直播间不时有人问“你们这儿的房真的四五万一套吗”。关注的人多了,互动也多了,这波流量或许给鹤岗带来了新的希望。

  2022年,来福在公司的建议下也开始做自媒体,刚开始拍摄的房源视频,总价都不过10万,迅速吸引来一波粉丝。“其实两三万的低价房条件很差的,我都会劝粉丝考虑清楚再买。”来福说。他介绍,鹤岗两三万的房子不到房源总数的二十分之一,总价在十几万到三十万之间的才是主流。

  鹤岗市住建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至今,外地人每年在鹤岗购房套数均超过2000套,2023年上半年,外地人购买二手房套数为1776套,较去年同期增长105%,购买新建商品房41套。

  住建部门分析,房产中介已成为非官方的宣传推介窗口,几乎每个中介主播都会有一大批外地粉丝,诸多外地人正通过这扇窗户了解鹤岗,认识鹤岗。季节性养老旅居是外地人购房的主要目的,另外,黑龙江省的高考招生计划多,录取比例高,也正在吸引外地人带子女来鹤岗购房求学。

  热潮也推动了房价。

  8月,鹤岗市今年上市的唯一新房项目开盘,该楼盘位于向阳区核心地段,最低起价为4680元/平方米,有媒体称,这是鹤岗近年来销售均价首次突破5000元/平方米的楼盘。楼盘的工作人员介绍,开盘当天,早上6点多就有市民排队看房,“我们有4个销售,那天一个人就接待了50多组客人。”

  该工作人员回忆,市民的买房热情持续了两个月,目前110平方米的房型最为抢手,仅剩下不到10户可以选择,“大部分客户还是鹤岗本地人,婚房的需求量比较大,或者是父母年纪大,想给他们置换一个电梯房。”

  鹤岗市今年上市的唯一新房项目开盘。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鹤岗市一房产经纪公司的经理聂先生介绍,鹤岗这几年房子的销量一直很稳定,且以本地客户居多,最难买的是学区房,“好的中学附近的房子,想买还没有人卖呢。”

  “这些年,鹤岗晚上是会堵车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到了夏天,我们都闲不住。”

  今年夏天,一批房车车队驻扎在北山公园,来福和老韩去拍视频,看到停车场里挤挤挨挨停了二三十辆房车。来福数着车牌,有湖南的、上海的、四川的……源源不断地前来避暑旅游,10月,天气转凉,房车才陆续离开。

  【4】年轻人依旧是稀缺的

  流量奔袭的第四年,潮退之后,年轻人依旧是稀缺的。

  培训班做了几期,于晓刚发现了问题,“咱们这边稍微做成型了,主播很快就被挖走。”于晓刚说,南方地区的公司特别喜欢东北主播,“可能咱们东北人自带幽默,说话容易让人接受。”他提到,鹤岗的工资完全没有竞争力,“咱们这边一个月开三到五千就比较稳定了,再高一点也就七八千,杭州那边一下给两万。”

  在用人方面,王佳菲和于晓刚的共识是“找有‘人质’在这儿的”。王佳菲的团队有8人,几乎全是宝妈,稳定性强,离职率低,“一天工作4个小时,一个月能挣三千块钱,她们很愿意过来。”

  高明的猎人往往以猎物形式出现,这话用在比喻鹤岗也不为过。

  为了吸引新市民,今年3月,鹤岗市政府办公室印发了《鹤岗市支持服务新市民就业创业“六优惠”“六共享”政策措施》,为来鹤岗就业创业的非鹤岗籍人员提供租房、购房补贴,创业场地优惠。

  “我们可以提供公租房,租金也是公租房的价格,每平方米1块钱。”住房保障相关负责人告诉九派新闻,“但目前来看,申请不是特别积极,原因可能是公租房的位置比较偏僻,另外,鹤岗的房价低,很多人愿意直接买一套。”

  鹤岗的低房价小区,从市中心出发乘40分钟公交车才能到达。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现在想想,这波流量我们应该再抓住一些。”一位鹤岗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回忆,鹤岗上热搜的当天,许多南方朋友给他打电话,询问鹤岗的房价是否真的如此便宜,“我的第一感觉是,这确实是个热点,在应对上应该顺势而为。”

  上述工作人员畅想,如果当初把一些房子统一托管,统一装修,做成民宿,有利于发展避暑旅游。他提到,鹤岗全市的森林覆盖率近45%,城市公园有23个,到了秋天还可以去郊外看五花山。

  作为自媒体人,于晓刚常开玩笑说,不以变现为目的的流量就是耍流氓。当鹤岗与网红城市捆绑,它不愿放过这个机会。

即时新闻: 鹤岗另一面:新房并非白菜价 年轻人回流做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