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全美穿衣不完全指南

全美穿衣不完全指南

  继上一篇《纽约女高像三十,加州三十像纽约》出圈后,很多人问我说:Sue,能不能写一写东岸和西岸的穿搭图鉴,想看看美国东西岸的穿衣区别有多大,所以今天给大家聊聊美国穿衣不完全指南。 

       我是Sue,一个在湾区写代码的程序媛。

  说实话,如果只是对比加州和纽约的话,那篇文章的标题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纽约,高中生也能踩15厘米高跟走猫步,在加州,三四十岁的人也穿牛仔裤配斯坦福帽衫。

  但如果就这么简单的话,很难囊括一些比较偏远(如美中)或者一些比较有民族特色(如夏威夷,美国南部)的地方。甚至就连湾区内部,也分东湾,南湾,旧金山,伯克利等等,这些地方的穿衣差异之大,不比加州和纽约小。

  东湾有个地方叫Oakland,就是NBA勇士队的主场,这个地方可能是全加州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比肩洛杉矶,远超纽约。

  有多夸张呢?一条笔直的980号高速将整个城市一分为二,西边是各大巨头开科技大会,大佬们觥筹交错的高级场所。而东边则遍地贫民窟,打砸抢烧零元购的圣地。

  你经常能看到西装笔挺的VC大佬和拿着注射器浑身针头的流浪汉出没在同一条街上,也能看见穿着帽衫牛仔裤、踩着单车的伯克利教授和穿得破破烂烂的嬉皮士学生们在草地上谈论哲学、政治。

  都说湾区很安全,那是10年前的说辞了,在伯克利,三人行,必有人闹事。

  南湾就不一样了。作为名副其实的硅谷所在地,这里的人穿着相当质朴,虽然不是千篇一律的格子衫,但咖啡厅里随处可见的Google,Amazon,Tesla,苹果的文化衫,以及他们挂在脖子上的工牌。

  在挂工牌的积极性上,湾区和中关村天下大同。

  湾区的大佬们和国内的大佬不太一样。相比国内大佬钟情于雷军式的牛仔裤配白衬衫,湾区的大佬们更喜欢在短袖外面配一件黑马甲,顺便再戴个黑墨镜,不知道的以为是杰夫贝索斯。

  在加州的南边,以娱乐之都洛杉矶为圆心的方圆100英里,是“北美浮夸小留”的宇宙中心。他们穿着四位数美金起步的高街品牌,坐着N手AMG和宝马M出没在大大小小的夜店门口。

  洛杉矶中餐厅很多,火锅店门口经常聚着冬天也光着腿的妹妹,三三两两站在玛莎拉蒂或者迈凯伦旁边抽电子烟。

  洛杉矶的大小网红们有个同性,她们的穿衣风格就是不喜欢穿衣服,以露肤度为荣,喜欢在社交媒体上营造一种松弛感,实则谈着A,聊着B,拖着CDE,多线操作是洛杉矶大小网红的立足之本。

  玩腻了之后,大部分人最终还是会选择湾区老实人谈爱,结婚。南加州的网红们集体向北方寻找老实码农接盘的现象,如同一场候鸟迁徙。

  聊完加州,我们看看北边的西雅图。西雅图是个抑郁的城市,天天下雨,常年不见天日。这里人手一件雨衣,风衣,冲锋衣,一个个像极了王进喜。

  西雅图一天可以下四场雨,出五次太阳,而西雅图人的喜乐又和天气直接挂钩,于是你会发现他们每天早上都要干翻这个世界,晚上被这个世界干得服服帖帖。

  聊完西海岸,看看遥远的美中。在遥远的德州,驻守着一帮逃离湾区的码农们,他们散布在达拉斯、奥斯汀、休斯敦等中部大城市里。

  远离的湾区的喧嚣和浮夸后,他们领着湾区贫困线的工资,在中部昂首挺胸,抬头做人。他们穿着万年不换的皮衣、牛仔裤,卖掉了日系省油代步车,并强势购入两米高的大皮卡,后座常备来复枪,遇事不决,子弹解决。

  德州人是最狂野的一帮美国人,他们常年闹独立,把第二修正案落实到底。

  中部其他地方如伊利诺伊,印第安纳,路易斯安娜,这些地方的人穿衣,一个字,土。

  伊利诺伊的玉米地,是中国人上演《红高粱》的圣地,你经常能在伊利诺伊的玉米地里听见酣畅淋漓的战斗声。

  印第安纳,美式车迷的麦加。每年几十万车迷涌入印第安纳,观战印地500,纳斯卡等大奖赛。在印第安纳,人人穿得都像工人,要么就是工装,要么就是背带裤,像刚下岗的修车工。

  印第安纳人开车很狂野,车不错但车技很烂,明明是红灯也要踩到路口急刹。

  最后再说一说纽约吧。

  如果只看穿衣的话,美国留学生分为两类,一类是美留,一类是纽留。这是两个互为补集的地方。

  纽约人的穿衣处处透露这一种都市生活的精致感,在社交媒体上,在朋友圈上,甚至在微信群里,处处体现着纽约人的体面。虽然看上去紧绷又刻意,但不妨碍他们前赴后继。

  你打开一个纽约小留的Instagram,有人说社交是纽约人的血液,我觉得不如说是任务。在纽约,你必须出门,必须拍照,必须打卡,必须有人一起吃饭,必须发story,必须下载交友app,所有的社交就像任务一样,不超额完成就已经输了。

  于是你会发现,他们走到哪里都能拍照,哪里都能成为背景墙,就连法拉盛的海底捞都能拍出米其林三星的精致感。

  大部分人以为码农只会把大厂文化衫当战袍往身上穿,但脚踩AJ Dior左拥右抱的帅哥也可能是你明天课上的助教。穿着Marshall买来的打折外套买猪肉的大哥,也有可能是你未来的直系上司。

  见字如面是不假,但见衣识人可能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

  遥想许多年前,我们也不过只是把帽衫的帽子露在校服外面,在脚踝上绑一根红绳,改小裤脚,露出性感的小脚踝。

  然后在某个下午,阳光穿过层层树叶,落在正在打球的他的脸上。

  16岁的你穿着肥大的校服低着头走过去,等他和自己一起回家。

即时新闻: 全美穿衣不完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