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投下一颗震撼弹 普京故意“失言”

    杨威评论分析文章:  2月6日,美国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莫斯科对普京进行了专访,投下一颗震撼弹。一些人认为,卡尔森给普京提供了表现的舞台;然而,普京忙于解释俄乌战争、反对北约东扩,并变相求和,还有意把中共推到前台,他的不少“失言”,实际都是卡尔森访谈的意外收获。

  俄罗斯也曾想加入北约?

  普京重复了反对北约东扩的立场。不过,他又主动披露,自己曾提出想加入北约。

  普京对卡尔森说,“我在2000年成为总统……在克里姆林宫与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会面时……我问他,‘比尔,你认为如果俄罗斯要求加入北约,你认为这会发生吗?’他说:‘这很有趣’……但是到了晚上,当我们吃晚饭时,他说,‘我已经和我的团队谈过了,不,不,现在不可能了’。”

  俄罗斯称反对北约东扩,却怎会自己早早要加入北约呢?卡尔森惊奇地问道,“你是真诚的吗?你会加入北约吗?”

  普京回答,“我问了一个问题:‘这可能吗?’我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卡尔森又追问,“但如果他同意,你会加入北约吗?”

  普京回答,“如果他答应了,和解进程就会开始……但它没有发生。”

  1991年冷战结束,与北约对抗的华约组织随之解体。1999年,前华约组织成员捷克、匈牙利、波兰加入北约,被称为北约第一次东扩。但普京说,2000年他也曾提出俄罗斯加入北约。

  普京试图解释,俄罗斯曾主动与美国修好,但被拒绝了。如果俄罗斯曾打算加入北约的话,那么东欧各国加入北约的想法就变得更合理了。2004年,罗马尼亚、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维尼亚、保加利亚加入北约;2009年, 阿尔巴尼亚、克罗埃西亚加入北约;2017年,黑山加入北约;2020年,北马其顿加入北约。

  这些中小国家选择靠拢西方、寻求出路,实际是出于对俄罗斯的恐惧。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证实了这样的担忧。北约的五轮东扩,是各国主动转向的结果,与俄罗斯2000年的提法并无不同。

  不同之处在于,俄罗斯尝试一次就放弃了,但其他国家没有放弃,最终分批加入了北约。乌克兰在摇摆中落在了后面,结果成为了不幸者,也证明了其他国家的明智选择。2023年4月,中立的芬兰加入北约;如今,瑞典加入北约的障碍也扫除了。

  普京反对北约东扩,又主动批露曾希望加入北约,似乎自相矛盾,无意中“失言”了。

  俄罗斯面临不断被削弱的尴尬境地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眼看两周年了,如今陷入泥潭不能自拔、进退两难。

  卡尔森访谈的最开始,普京称用30秒或一分钟“提供一些历史背景”,结果足足讲了20分钟的某个近代史版本。普京试图解释吞并乌克兰的合理性,也把访谈的主要话题带入了俄乌战争。

  普京知道这是无法回避的关键话题,做了大量准备;但大多数观众听到这段话后,应该很难赞同普京的逻辑。普京一开始就“失言”了,透露出俄乌战争现在成了他的一大心病。他甚至对卡尔森自我解嘲地说,“这可能很无聊”。

  卡尔森则说,“我是否可以问一下……您正在说明,乌克兰(东部乌克兰的某些地区)实际上成为俄罗斯已经有数百年了……实际上是你的土地。那么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发动入侵)?”

  不少人认为卡尔森的提问不够尖锐。卡尔森想法应该是,针锋相对很可能无法让访谈顺利进行;相对不尖锐的问题,反而能令普京倒出更多东西,原原本本地呈现给观众。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本就缺乏逻辑,大多数人难以认同普京的解释,他讲的越多,“失言”也就越多。

  卡尔森的提问方式,避免了激怒普京,也明显打破了普京讲话的逻辑。

  普京回答,“苏联解体后,我们的边界应该沿着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边界。我们同意了。但我们从未同意北约东扩,我们也从未同意乌克兰加入北约……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要求: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

  这段话的逻辑是,乌克兰要加入北约,俄罗斯不想让乌克兰加入北约,所以就刀兵相见了。然而,普京说俄罗斯曾希望加入北约,等于否定了自己的逻辑。俄罗斯可以探寻加入北约的可能性,其他国家为什么不行?俄罗斯承认了前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如今又反悔了,只能表明莫斯科出尔反尔。

  2023年4月21日,中共驻法国大使卢沙野称,“前苏联国家没有有效的国际法地位,因为没有国际协议认定他们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但中共外交部随即否认了他的说法,称只是他的“个人观点”。中共也被迫要承认前苏联解体后各国边界的合法性。

  卡尔森的访谈并未成为普京的舞台,相信大多数人不会认可普京的说法,包括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为了去纳粹化等。普京试图打破舆论窘境,但也知道很难;他接受卡尔森的访谈,应该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求和。

投下一颗震撼弹  普京故意“失言”

(资料照片)

  莫斯科强烈的求和信号

  卡尔森问普京,“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拜登,说‘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普京回答:“有什么要解决的?这很简单。”“我们向美国领导人传达信息:‘如果你真的想停止战斗,你需要停止供应武器。 几周之内就会结束……就一些条款达成一致,停下来……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我该和他谈什么?或求他做什么?‘你们将向乌克兰运送这样那样的武器。哦,我害怕,我害怕,请不要。’有什么可谈的?”

  普京只是不愿向美国示弱而已,但他抛出了停战的筹码之一,即美国停止向乌克兰的军事援助。美国一旦这样做,乌克兰将无力收复失地,还可能失去更多土地,最终被迫承认割让部分土地,换来暂时停战。

  克里姆林宫认为,主动向美国求和,等于向美国认输;普京不愿直接向拜登示弱,但需要通过卡尔森的访谈释放求和的信号。

  卡尔森还问道,“你认为北约是否担心这会演变成一场全球战争或核冲突?”

  普京回答,“他们完全明白这是一个假象。他们正试图夸大俄罗斯的威胁。”

  卡尔森又问:“争论的焦点是,它(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它(俄罗斯)的领土目标是横跨整个欧洲大陆。而你明确地说,你不这么做?”

  普京回答,“这绝对不可能……卷入某种全球战争是违反常识的……当然,威慑手段是有的。他们一直在吓唬我们所有人:明天俄罗斯将使用战术核武器,明天俄罗斯将使用它,不,后天……目标是尽可能削弱俄罗斯。”

  普京否认会动用核武器,但要保留核威慑手段。他也否认会进攻北约,这些应该都是求和的信号。俄罗斯十分清楚,俄乌战争让美国和北约有机会“尽可能削弱俄罗斯”。然而,正是莫斯科把削弱自己的机会送给了北约。俄乌战争已经进行两年,假如再战两年、甚至五年,莫斯科吃得消吗?

  卡尔森追问,“你有多大动力打电话给美国政府并说‘让我们达成协议’”?

  普京回答,“我们没有拒绝谈判……你应该告诉乌克兰现任领导层停下来,回到谈判桌前……我们没有拒绝。”

  卡尔森继续追问,“我认为我没有误解,我认为你是说你希望透过谈判解决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

  普京一再回答,“是的”、“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已经为这次对话做好了准备”。

  普京接受卡尔森的访谈,籍此对美国和北约释放求和的强烈信号。然而,一个关键的问题被忽略了。现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同意割让部分领土,以换取停战吗?那样的话,恐怕等不到下次选举,他就要下台了。俄罗斯又想占据乌克兰领土,又想跳出泥潭,恐怕难以兼得。

  普京推中共上前台

  访谈中,卡尔森问,“金砖国家是否面临完全由中国(中共)经济主导的危险?”“你担心吗?”

  普京回答,“你无法选择邻居……我们与他们有1000公里的边界……我们有着数百年的共存历史,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中共)的外交政策理念不是侵略性的,它的理念是始终寻求妥协,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

  普京的说法,与所谓“无上限”的中俄关系有明显差距。普京没有说中共是一个好邻居,却表示没法选择,只能去适应。他还透露出,中共在与俄罗斯打交道的过程中做了不少让步;但中共对美国和西方却几乎不肯让步。中共把海参崴等大片领土正式割让给俄罗斯,假如按照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模式,中共应该也可以趁俄罗斯虚弱,出兵拿回海参崴等。

  普京又说,“1992年,七国集团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就达到了47%,而到了2022年,我认为这一比例下降到了30%多一点。”

  金砖国家里,中国经济的比重占大头,印度GDP 位列世界第五位,巴西列第九位,俄罗斯位列第十一,南非列第四十一位。美印关系正在升温,巴西、南非也不会愿意与美国和西方为敌,普京故意在把中共推到与美国对抗的前沿。

  普京还说,“西方害怕强大的中国(中共)胜过害怕强大的俄罗斯,因为俄罗斯有1.5亿人口,中国有15亿人口,其经济正突飞猛进,每年超过5%……就购买力平价和经济规模而言,它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它很久以前就已经超过了美国。”

  普京应该得到了2023年中国经济衰退的真实情报,但他仍有意渲染中共的实力甚至已经超越了美国,就是想提醒美国,中共才是美国最大的敌人,俄罗斯不是。普京应该在故意“失言”。

  在卡尔森的访谈中,普京有意或无意的“失言”,反映了莫斯科的窘境和担忧,也比较准确地勾勒出了世界格局的巨变。卡尔森和观众们都有意外收获,莫斯科也算得到了一次发声的机会,最大的输家应该是中共。

即时新闻: 投下一颗震撼弹 普京故意“失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