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跳楼者砸中的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又逢辞旧迎新时。

  过年,过的是团圆、是期盼,也是游荡在时间长河中的一次回眸。

  在此之际,澎湃新闻推出“年话海上”专题策划,话年、话人、话悠悠岁月。

  本篇关注2023年4月在上海一商场被跳楼者意外砸中的女孩小孟。

  身受重伤的她,在亲人陪伴下积极复健。2月4日,她和母亲坐火车回到故乡,一家四口团圆,过了个简单温馨的春节。 

  2月4日,历经16个小时,小孟和妈妈从上海坐绿皮火车回到老家河南沁阳。在外读书的弟弟与姐姐快一年没见,看着姐姐一径地笑;奶奶脑子有些迷糊了,却也嘟嘟囔囔着,知道孙女回来了。一晃眼,这家人的2024年来了。

被跳楼者砸中的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过去的一年,让女孩小孟一家刻骨铭心。2023年4月23日,26岁的小孟在上海闵行区一家商场被一名跳楼男子砸中,跳楼者抢救无效死亡,被砸的小孟“捡回”一条命,但身受重伤。5月转入康复科时的会诊单诊断,小孟的颈部脊髓损伤、四肢瘫痪,颈椎不稳定,颈椎间盘突出,颈椎、锁骨、枕骨骨折,脑挫伤、创伤性颅内出血。

  当时,小孟的父母第一时间赶到了女儿的身边,照顾女儿的衣食起居,陪她进行一日日的复健,同时还忙着筹钱,忙着打官司。6月,澎湃新闻刊发报道《被从天而降的跳楼者砸中后》,将他们的故事推到了大众视野中,也为经济状况不好的这家人快速筹得急需的医药费、生活费等,一解燃眉之急。

  2023年太漫长,一家人不敢细看,只道日历终于撕到尽头。小孟妈妈说,如今小孟的复健已大有成效,可以有模有样地走久一点的路,字也练得不错,但后遗症明显。为了保障孩子的治疗,他们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计划暂时留在上海。

  小孟家大年初一在河边散步时,拍下的鸳鸯。

  新春之际,小孟一家四口重新聚在了一起。受重大变故的影响,今年家里没有贴春联,没有放烟花,但周边炮竹声隆隆不绝,将这家人也笼罩在一片绚丽和喜庆中。

  这个年过得简单但温馨,有母亲亲手包的包子,有老旧电视机里的一段春晚,少不了还有年夜饭。大年初一,一家人相携出门,沿着村边的河慢慢走了很长一段路。

  以下是小孟妈妈的讲述:

  我和女儿是2月3日中午从上海启程的。国庆的时候家里老人想她,我和孩子爸爸、孩子三人坐绿皮火车回来过一趟,那次为了省钱,也因为难抢票,我们买了硬座,16个小时坐下来,虽然让她半躺在我们身上,但还是觉得苦了孩子。

  这次我们努努力,掐着点抢春运车票,抢到3号两张硬卧票。我们大概2月4日早上五点多到了洛阳。要不是下雪,一般我们坐个28块的大巴车就行了,这回我们只能花一百多块拼车回家。 

  国庆后,她爸就留在了老家,把久病的奶奶从疗养院接出来自己照顾,这样放心些,也省点开销。小孟奶奶脑子已经迷糊了,整天嘟嘟囔囔的,这次倒是奇怪,我们还没说呢,她就朝人说孙女要回来了。我们回来后,她也还是认得孙女的。

  回来还看到我们家儿子了,他从外地读书放假回来了,一家四口团聚在一起。姐姐出事后,他和姐姐老打视频,见面还是第一次。弟弟看到姐姐还挺高兴的,也很心疼。他不太会表达,就说希望姐姐快点好了以后,不要那么拼了,找份轻松工作,少挣点也无所谓的,不找工作也行。

  看着他们姐弟俩我就高兴。年前我去买了很多面粉、肉、菜、豆沙,想着家里人很久没吃我做的东西了,我要亲手包点包子。他俩也在一边帮忙,揉面、切菜、调馅啥的,小孟手指神经还没恢复,只能帮忙洗洗菜。结果忙活了几天,包子我也没蒸好,大概是手生了。想想真是,还不如买呢。

  女儿出了那么大事儿,今年我们就觉得贴春联放烟花啥的不大好,想说明年吧。我们年过得很简单,除夕夜一起吃一顿,晚上看个春晚。电视太老,放放就不行了,看了会儿也就关了。外面有放烟花,看着挺好的。

  年初一我们也没走亲戚,就一家人在家坐着,唠唠嗑,我们有很多话要说。我们村边上刚好有条河,十几米宽,边上还有黄沙滩,很漂亮。到下午,我们想让女儿走会儿,就一家人去河边,边走边说。一家人迁就女儿的速度,她累了,我们就坐下来歇歇,这样走走停停了两三个小时。

  老家还是原来的样子,最稀奇的是看到了一群鸳鸯,我们拍下来发到了家庭群,“越努力越幸运”那个群,像是个好兆头。

  我从去年4月赶到女儿身边后,基本一直就在上海了,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没想到留了这么久。我到现在还是觉得2023年像一场梦。女儿出事后,我们一家还在这个事情的阴影中,很难走出来,也一直在为此忙碌。

  我们从众筹平台取了钱,支付了很大一部分的医疗费,但是到年底,我看又欠下了好几万。我心里很感激,知道各方面都很帮我们忙。

  我女儿一直很乖很努力,我们租的房子离医院走路大概十来分钟,只要医院康复门诊开着,她几乎每天就要走过去练一练。现在别的都练挺好了,走路、写字都好了很多,就盆底肌和手指神经末梢两块损伤严重,还是对她的生活造成比较大的困扰。

  我们现在除了做康复,很重要的还有去做伤残鉴定,这是打官司的第一步。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做下来,身体指标的包括精神鉴定的等等。过些日子,我们又要回上海了,2月20日前后约了一场鉴定要做。

  虽然有律师陪着,但这些对我们还是很有考验的,最后官司能打出什么结果,还有多长的流程要走,我心里没底,也很慌。

  2024年对我们,可能还是很难,但事情总要一个个去解决。这大半年来,我和孩子爸爸全副心思都在照顾家人,几乎断了收入。我们想着,啥时候这个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们要赶紧去挣钱,把家重新撑起来。

  最希望的还是女儿能把自己的生活重新撑起来。大半年过去了,她还是很少主动和我们聊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们也没给她看过视频,我想这个事情对她的心理创伤还是很大。

  现在日常,她除了积极复健,跟着我去做鉴定之外,有时间还会做点运动,再去闵行零号湾那边的图书馆坐会儿,借点书看,没啥特别的目的性。

  我希望她现在过得舒服一点、快乐一点,我们一家人陪她一起把这关过了。到时候她能找个轻松点的活儿做,工资少点也不要紧,把自己的生活重新过起来就好。可能要等的时间还比较久,但一定会有这一天的。

即时新闻: 被跳楼者砸中的女孩,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