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习近平已到了另一个晚期

今涛拍暗评论文章:就在疯传习近平患胰腺癌活不过六个月的同时,中共经济2023年的一些资料相继出笼。从保交楼到烂尾楼,而最引人注目的法拍屋挂牌抵近80万套,导致50万人破产,以及2024年法拍屋可能直冲100万套,预示系统性风险逼近,会否直接影响“政权更迭”?

有关习近平患癌的说法,可信度不高,还别说中共黑帮的帮规,有关机密的划分及规定,乃至“保守党的秘密”的处置条款,就是泄密者的悲催结局就令人毛骨悚然了。保密黑幕都是黢黑的漆黑的。不过,习近平的健康问题由来已久,反映出就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同时,诅咒习近平患病爆亡的人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按照某些说法,这种频率与宇宙某个频率合拍,可能会“成真”,这也是孟子所言“失道寡助”的内涵之一。

中共金融监管局前日发布消息称,截至2023年底,3500亿元“保交楼”专项借款大部分已经投放到专案——这实际上是作为政治任务下派的。

一座楼会有很多屋,不断变换著主人。稍早前,中指研究院《2023年全国法拍市场监测报告》指出,“2023年全国法拍房挂拍总量高达79.6万套”,且不论这一资料的真实性,但“法拍房挂拍总量暴增400%”,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已经很亢奋了。

“由于欠款或者是房子固定资产被直接冻结没收”而导致的法拍屋,就是一场噩梦。“被银行起诉拍卖”的房主人,又回到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过去——有人统计,这意味著50万个家庭破产了。

其实,很多短视频(短影音)里面,人们都看到过,许多人在“断供潮”中,因为自己或家人失业、降薪、眼巴巴看著就是吃稀饭也还不了银行可恶的贷款的同时,只能离开一度是自己的房子。有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或根本没有钱装修的房子,就被法院一张“船票”登上了漂泊的纸船。

习近平已到了另一个晚期

中国2024年房市恐怕将是哀鸿遍野。(美联社)

这时候人们会发现,无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还是国家的细胞,“心酸破产”的细胞越来越多,对社会或国家都将是“风险”,与中共崩溃可以划上等号。

现实是残酷的,人说,“无论是个体家庭,还是企业,如果不是资不抵债,如果不是彻底毫无偿款能力,一般不会选择自己房产被司法拍卖的。”

关键问题是,维持社会有秩序运转的“信”,“诚信”——道德也好,法律也罢,这个根基中共是不讲的,但要求民众讲诚信,结果就是破产的家庭是被体制所迫所挤压,但却自己背上了“征信”问题。可喜的是,总会有民众借此机会醒来,认清中共的本质。

换句话说,原意看到中共独裁专制政权解体的人增多,这是比之中共经济崩溃更令人叫绝的现状。

上述“监测报告”还表明,房子被法拍了,但却拍不出去,原因是有钱人不愿买,想买的人又没钱。导致成交率只有25%。

所以,有人认为,2024年楼市还将是哀鸿遍野。

我们再将眼光扫向楼盘——据相关资料,2023年,全国范围内,楼盘烂尾率约为3.85%。全国的烂尾楼面积大约是2.31亿平米(平方米)。

更惨的是,在楼房封顶就烂尾的同时,烂尾楼维权成为新的动荡事件。焦头烂额的李强想不出办法,还是只能执行2022年习近平在政治局会议上高吼的“保交楼”。同时,要保房价,保房价是为了“政府形象”、保障就业市场、确保社会稳定,还要保证土地财政。

习近平就像一个开杂货店的老头,卖伪劣山寨产品,频临破产,还想保住价格,但差强人意。

有人做过一个统计,2023年买房后跌的最惨的地方有许多,比如:河北永清,买2.3万,现3千五;燕郊房价最高4.5万,现最低六千;威海乳山银滩八千多,现一千多;黑龙江小县城2015年3100买,卖455;八达岭孔雀城当初18,000,现在3000;燕郊,廊坊,大厂,香河,永清,固安,涿州,腰斩;南京翠屏城17500买,卖6400。

于是,至少保房价中“保护家庭财富”成为一句空话。

中国人发现,自己又被这个政府欺骗了——但彼得堡打碎牙齿和血吞,因为这就是习近平亲自抓经济的结果。

也于是,河北燕郊25岁的女孩,从燕郊的尚街9层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广州房价连跌12个月,有新盘首付只要12元!”那么,会有人相信么?法拍屋都一再降价流拍,二手房价还能抬起头来么?新盘的陷阱谁会往里面跳?

有没有工作?看看上海、北京、成都写字楼空置率继续创新高就知道了,倒闭潮袭来,还有钱租办公楼?

找得到工作吗?运输行业集体破产!物流快递公司大量倒闭,某地200万人失业!15万家酒店在中国消失……

无论什么时候,中共都会保老巢——然而,“北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萧条过”。最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里面一些标注性地段与建筑被“拦起来了”、“分割起来了”的叙述,包括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等等,而北大清华与中学小学也都不能随便出入了——变相的“军管”与戒严,红色恐怖下的中国,正在等待风暴的袭来,而这些风暴,被中共解读为“灰犀牛”“黑天鹅”。

楼市的泡沫在堆砌……有人在提醒“风险防范”,大陆某分析人士警告说,“楼市一旦发生系统性爆雷,其连带性风险超大,超大概率会冲击整个金融体系”。

分析人士又说,当局在保房价,“主要是对核心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房价进行的托底。”并断言:经济地位越是重要的城市,越是保房价的重点对象。

我说,实质是保政权的手段之一。

分析人士还指,房价降幅过大容易“引发系统性风险”;而当局的“楼市政策乃至降息降准等货币宽松政”似乎可以“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但分析人士不得不承认,“风险离我们真的很近!”

还是要换句话说,风险离中共很近。风险之下,人们就会盼望“政权更迭”。

即时新闻: 习近平已到了另一个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