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功德碑就是催命符

最近,某大佬被老家人给吓了一大跳。

他拿出266万元用于家乡修祠堂,家乡人为了感恩,就按照习俗给立了块功德碑。

据碑文洋洋洒洒颇有文采,称他系马烈公石孙放系23代裔孙,世居孔夫新塘积庆楼,南开大学毕业,**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是人工智能助力内容变现的开山鼻祖,系亿万青年创业者顶礼膜拜的精神偶像。

这块功德碑发到网上后,很多人都感到不对劲,大佬反应尤为敏感,马上找老家人把石碑给拆除了。

对于坐拥2450亿财富的大佬来说,260多万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可是一块功德碑足以把他压死。

从古至今,凡是人活着被立碑奉祀的,都没有好下场。

1626年,浙江巡抚潘汝桢提出了一个很无耻的建议,他上书明熹宗朱由校给魏忠贤建生祠,奏表中写道:东厂魏忠贤,辛勤体国,念切恤民……戴德无穷,公请建祠。

当无耻碰上愚蠢,就会产生反常,朱由校大笔一挥,为魏忠贤生祠题写匾额“普德”。

上行下效,一呼万应,王公大臣、士子宗亲,无不争相立祠膜拜,瞬间魏忠贤的生祠遍地开花。

立生祠有多隆重,倒台时的下场就有多凄惨,魏忠贤的教训并没有被后人所记取,反倒时不时地死灰复燃,故伎重演。

恒大许老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2005年8月,老家太康县聚台岗村中心广场,立起了一块15米高的花岗岩石碑,上书“流芳百世”四个大字,以此表达对许老板的敬意。

不否认许老板发达之后,拿出了很多钱回馈桑梓,捐资助学,修桥铺路,为父老乡亲做了很多实事,但立起的这块功德碑就是催命符,是把大活人架到火上烤,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许老板进去了,那块石碑也变成了笑话。

功德碑就是催命符

俗话说,盖棺才能定论,石碑终究是给死人立的,活着的人需要有最起码的敬畏,不能盲目地给自己镶金贴银,像陕西乾陵武则天的无字碑就强于有字碑,华丽文字堆砌的越多越会将肤浅暴露无遗。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留名留声的方法很多,无疑刻在石碑上是最不靠谱的。

所以大佬非常清醒,他此前对老家人树碑的事并不知情,知道后第一时间拆碑除字。如若不然,就与许老板没啥本质上的区别了。

许老板的败落,从老家树功德碑、修墓园就能看出端倪,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搞封建社会那一套,眼光、境界、格局与时代不相匹配,注定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当年,项羽屠咸阳、烧秦宫,自感功成名就,说出了最小家子气的一句话:“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某种程度这是一种严重的性格缺陷,贪图衣锦还乡的虚名,不仅没法成大事,还会坏大事。

写书书会改,刻碑碑会倒。

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千秋功罪任评说。

做人贵有自知之明,活在世上不能太贪,尤其不能贪图虚名。

因为捧得越高,就会摔得越惨。

即时新闻: 功德碑就是催命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