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印钞54万亿 谁拿走了?

1、中共印钞54万亿  谁拿走了?

  中共官方最新发布的数字显示,中国2024年1月的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8%,显示经济通缩风险持续,然而诡异的是,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中共印发了约54万亿人民币的钞票。尽管印钞规模巨大,但似乎并未对中国经济和民生产生任何正面的影响。

  官方最新发布数据显示,2024年1月CPI同比下降创14年来最大跌幅,鉴于中共向来在统计数据上造假以粉饰太平,真实情况可能更为严峻。官方数据同时显示,中共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印发了约54万亿人民币。2023年12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为292.27万亿;2022年12月末,M2当时的余额为266.43万亿。根据上述数据,中共在2023年新增发行人民币25.84万亿元;在2022年则新增发行人民币28.14万亿元,两者相加,中共在这两年间印钞高达近54万亿元。

       中国财税专家马靖昊此前就曾提出质疑,中共在2022年一共印钞28万亿人民币,这一数字相当于美国、日本和欧盟的印钞量总和,而中国的GDP却只有美国的70%左右,“印了这么多钱,股市没怎么涨,房价没怎么涨,物价也没怎么涨,这是为什么呢?”旅美政经分析人士陆远行分析指出,2023年,中共官方一直在极力地否认经济发生通缩,然而实际情况多次证明,中共否认的事通常都是真实的。通缩当然是因为经济下滑。但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已经无法简单套用传统西方经济学的框架,而是中共独裁政府管制下的一种特有经济模式。

  陆远行分析,在西方经济学中,流通货币的增加通常被视为通胀,反之为通缩。此外,从现象上看,CPI上涨被认为是通胀的表现,下降则被视为通缩。然而,中共国却出现了一个很诡异的矛盾现象:一方面,中共大量印钞、广泛发行货币,符合通胀的定义;而另一方面,这些货币发行出去后并没有真正进入流通领域,未进入实体经济,而只是在金融系统内循环,发生了“金融空转”的现象。此外,体制内存在大量贪腐官员,那些官员只想着保住官帽和自己捞钱,所以增发的货币也有一部分在各个环节被党内各级官员或利益阶层通过各种手段转移到了个人的名下。进一步分析,中共新增发的人民币已通过贷款的形式投放,随后这些资金又变成了存款。也就是说,新增发的资金主要被大型国有企业如央企、事业单位或地方国企通过贷款形式拿走了。可是这些钱被拿走后并没有被投资到能够产生效益的地方,因为它们也清楚,投进去是赚不到钱的,所以有些干脆存起来变成存款。

  陆远行指出,中国的经济这两年在经历严重的通缩,然而中共却在拼命印钞,当局以为增发这些钱可以刺激经济增长,但中共国当下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消费能力不足。消费不足的一个原因是人口大量下滑,人少了自然花钱就少。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老百姓手里没钱,中共从上而下的层层扒皮把本应该属于老百姓的钱“截胡”了,实际的流通货币、真正发挥作用的货币其实在减少,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通缩现象,而且通缩的情况正在恶化。

2、中国股市龙年不妙  华尔街流行做空中国股票 

  最新调查显示,华尔街大佬正在竭力避开中国股票,将投资组合转移到国外。专家分析,中国股市目前下行趋势强,而中共并没有找到救市妙方,多重因素导致龙年中国股市还会继续下跌。

  美国银行此前的调查显示,做空中国股票正变得越来越流行。光是今年,MSCI中国指数就下跌了近7%,比2021年的峰值低了近60%。春节期间,MSCI明晟决定将数十家中国公司从多个指数中剔除。目前,被授权投资中国股票的基金经理人正在尽其所能减少潜在损失。巴林银行中国香港股票主管方威廉春节期间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巴林银行持有的中国股票“定位于防御性和收益性资产,因为这些资产的波动性较低,我们正在监测北京最近推出政策的影响。”

  对于华尔街做空中国股票,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分析指出,中国股市的确进入下行趋势,而且要翻转这样的下行趋势确实有难度。主要因素不是资金问题,也不是税的问题,首先是信心。当投资人没有信心时,很容易就变成空头趋势、空头行情,那样会一直跌,最后一定是跌过头。反观北京的救市措施,没有激发投资人的信心,再加上政策不透明,官方财经决策没有与市场沟通,市场捉摸不定,说不定什么时候政策又来个大转弯。踏入龙年后,香港股市两个交易日都出现了升涨。2月19日,年前曾经连涨3天的中国股市重新开市?吴嘉隆认为,中国股市会再继续跌。股市是经济的橱窗,现在中国股市就是反映实体经济的趋势,反映未来的趋势,反映市场的信心程度。中国经济结构性的问题没有真的解决,像房地产、地方财政、失业,这些都没有解决。而且,着已经不是领导人问题,而是整个体制的问题。

   对于习近平能否托起中国股市的问题?或许《经济学人》给出了犀利的答案,北京一连串救市的动作,例如换掉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祭出禁空令、要求国家队进场救市等,只能暂时支撑股市。北京需要重新思考国家在经济中的角色,只是习近平不太可能放松控制,而投资人知道无法逃避政治问题,就会更加畏惧胆怯。

3、失业率居高不下  中国年轻人在家当“全职孩子”

  在中国青年失业率创历史新高的情况下,越来越多年轻人决定成为“全职孩子”,由父母支付报酬来处理家务。大陆研究团队对Z世代进入职场的青年群体的调研发现,2.8亿18到25岁的Z世代人,已经成为全中国最悲观的一群人。

    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将“全职孩子”视为就业市场机会少、工资低、工作时间长的临时解决方案,甚至一些有工作机会的年轻人也选择为父母工作。在经历了此前六个月没有新数据发布的封锁期之后,中国的青年失业率再次向世界公开。自六月份上次发布数据以来,失业率似乎已大幅下降。大西洋理事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妮可·戈尔丁分析指出,尽管如此,较低的结果仍然是中国总体失业率的三倍左右,反映了那里年轻人面临的严峻困境。尽管青年失业问题在全球范围内普遍存在,但中国仍深陷更广泛的经济动荡,原因包括消费放缓、房地产行业债务负担重以及股市直线下跌。在此背景下,应届毕业生数量不断增加,预计今年将达到1200万。他们不仅面临着就业岗位普遍缺乏的问题,而且北京对科技的打击也限制了最有可能雇用他们的行业的机会。

  路透社的报道指出,就业市场前景黯淡,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躺平”,拒绝内卷,放弃工时过长的工作。对于中共而言,如何安抚生在近半个世纪以来经济成长最慢时期的这一代人是一大挑战。在1995年至2010年之间出生的人,在中国大约有2.8亿。调查显示,Z世代是中国所有年龄段中最悲观的。一份对Z世代进行调研分析报告显示,相较于其他年龄组,18—25岁的Z世代群体焦虑度和抑郁度水平最高。在快节奏的大城市,一些中国年轻人无奈选择了特殊的生活态度——躺平,这也是一种对社会现状的反抗。密歇根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周韵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劳动市场依然紧绌,年轻人面对着严峻的社会不平等、政治环境收紧、暗淡的经济前景带来的巨大挑战,“虽然有些年轻人选择退出激烈竞争,但必须重视他们对未来的悲观情绪”。

4、川普的“威胁”很管用

      共和党总统提名人领跑者川普近日表示,将“鼓励”俄罗斯对那些在将GDP2%用于集体国防开支有“拖欠”的国家,“想怎样干就怎么干”。尽管川普的上述言论引发争议,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随后宣布,自北约成立以来,北约的欧洲盟国今年首次将其集体GDP的2%用于国防。

  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在2024年,北约在欧洲的盟国将总共投资3800亿美元用于国防。”今年,北约31个成员国中有18个将至少把其GDP的2%用于国防,这是北约成员国十年前为应对俄罗斯非法吞并克里米亚后的国防关切而设定的2024年目标。预计波兰和美国将在北约国家的国防开支占其GDP的百分比方面居领先地位,而卢森堡的国防支出占其GDP的比例最少。斯托尔滕贝格还警告各成员国不要允许在美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之间挑拨离间。

即时新闻: 中共印钞54万亿 谁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