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新国防部长董军:“中共军中第一俄孝”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董军–普京和绍伊古为习近平培养出来的国防部长》(注:见后附“延伸阅读”部分)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到了外界在讨论习近平为什么选中董军接任防长职务时,多因他的海军背景联想到习近平对台海和南海的考量,而较少有人注意到董军深厚的莫斯科背景。堪称当今中共军中第一俄孝!而且是非常专业、非常资深的俄孝,资深深到他17岁入学并入伍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第一天。

2019年4月的中共海军70周年纪念日前,两个中共海军研究院的研究员常拉堂和刘奎专门撰写了《中俄海军七十年合作的历史回顾与思考》,把个前苏联和(后)俄罗斯对中国海军的从无到有和从发展到壮大过程中起到的决定性作用,总结得非常清楚、全面。 读罢这篇文章,你就会百分之百相信前苏联和(后)俄罗斯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海军的“俄爹”! 像董军这样的中国海军将领以俄孝为荣也确实彰显了“百事孝为先”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众所周知,“老毛子”与中共政权的密切交往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中共政权建立之初到1960年代的“中苏分裂”,第二阶段则是1991年之后。

董军当然没有赶上第一阶段,但从1978年入伍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第一天开始就完全受惠于这个“中苏(俄)友好”的第一阶段,因为当时虽然距“中苏分裂”已经十七、八年了,但本来就是前苏联援建的大连舰艇学院却仍完全保留着苏式和苏制。 

2006年4月的一期中共《国防报》曾发表《张学思将军与新中国第一所海军学校》一文,文中详细介绍了毛泽东和周恩来要求张学思主持开办中共海军的第一所“人民海军的黄埔军校”的过程。1949年11月22日,中央军委正式下达了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学校(大连海军学校)的命令,提出“学习苏联经验,办正规海军学校”的方针,并任命中共海军首任司令员兼政委萧劲光同时担任大连海军学校校长兼政委,张学思为副校长兼副政委,任命令上有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4人的亲笔签名。

自此,先不说这所中共“海军第一校“的全部办学设备,尤其是训练舰艇等,都是百分之百斯大林援助,该校的第一批78名教官也全部都是“苏联专家”。

中国新国防部长董军:“中共军中第一俄孝”

中国新任国防部长董军

接下来,一直到“中苏关系破裂”为止,苏联海军方面陆续为中共政权派遣的专家、顾问总数达3390人,其中半数以上的去向都是这个“海军第一校“和日后从这所学校衍生出来的几个海军学校。当时的肖劲光曾当面向这些苏联海军专家、顾问诚挚感恩: “你们是中国海军生长的接生婆,你们是中国海军生长的保姆,你们是中国海军发展的教员先生” 。

当然,这所中共海军第一校在开办之后也陆续招过了一小部分有留欧、留美背景的前国民党海军“起义和投诚人员”,不过他们日后的境遇可想而知。

至于该校里的数百名前苏联的海军专家、顾问,都已经从1960年开始陆续回国,原因众所周知,是当时的中苏两国海军合作 “蜜月期” 随着中苏两党关系的破裂戛然而止。而两党两国关系破裂的导火索就是苏方提出的由中苏两国海军建立 “联合舰队” 和 “长波电台” 合作项目遭毛泽东的断然拒绝。

不过,到“中苏关系破裂“时,这个海军第一校从1950年开始陆续从清华和北大选调的教师及毕业生早都已经陆续完成了在莫斯科等地接受的苏联海军院校的系统培训回校任职,再加上当时高中毕业进入该校被苏联教官培训数年后即再送往苏联“深造”的先后几百人。所以“中苏关系破裂”之后,这批“留苏”人员便成为整个大连海军学校教学、训练的骨干力量。

从建校之初到“文革”结束,这所中共海军第一校先后使用过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海军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学校等名称。1977年初改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水面舰艇学校。

可不要小看当时的名称只叫“学校“,其实它从1952年就开始把学制从两至三年改为四年。而且该校是日后所有中共海军学校中,唯一一所拥有自己训练舰队的学校,辖有等各类舰船40余艘,其中包括郑和舰、世昌舰、戚继光舰等大型现代化远洋训练舰。有道是,1989年3月31日至1989年5月2日,这所学校的郑和号训练舰出访了美国。这可是中共海军建军整整40年后的第一次。

自中共建政以来,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从江泽民到习近平,总共在天安门广场举行过13次阅兵,而这13次阅兵的徒步方队中的海军方队历来都是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派出学员组成。别的海军院校和部队都没有这个资格。

1999年习近平亲自下令,把当时的海军政治学院并入,成为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所属的政治系。据解放军报2017年的一篇文章介绍,(截止当时)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总共为中共海军培养输送了5万余名军政指挥军官,毕业学员中涌现出200多名将军、数千名舰艇长、数以万计的各级军政指挥员和众多知名专家、教授以及大批的功臣、模范和战斗英雄,现今水面舰艇部队80%以上的舰艇长均毕业于这所学院,被誉为“海军军官摇篮”和“中国海军黄埔”。

据笔者所知,这所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在“文革”中所受冲击十分有限,不过在那“艰难探索“的十年中,它只是短期收训海军的现役军官。

1978年该学院恢复高考招生。来自山东烟台的董军被批准入伍进入该校的“学员旅”。该校当时还在使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学院的名称,使用现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已经是董军从该校毕业,到海军司令部训练部担任作训参谋之后的事情了。现任中国海警局局长,由海军大校转升武警少将的郁忠就是董军的大连舰艇学院的学弟之一,也是董军当年担任海军司令部训练部部长的直接下级。现如今这个海军司令部训练部经由习近平的“军改”,变成了海军参谋部训练局。

1978年董军考入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时刚满17岁, 17岁是中共军事类院校本科招生(直接入伍)的最低年龄标准,所以中国内地有介绍董军的文章说他曾是大连海军舰艇学院1978级“学员旅”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是有根据的。 

正如前文所说,即使到了董军1978年进入大连海军舰艇学院之后,这所学院基本都还是苏式、苏制,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才逐步有所改观。这就是董军成为“俄孝”的首要背景。他在校学校期间的基础课和军事专业课教师、训练教官几乎全部都是留苏的,教学训练器材和训练舰艇也都还是前苏联给的,包括董军在内的那好几届学员的多数入校后所选的外语课自然也是俄语。这就是为什么董军当了中共国防部长之后,与俄国国防部长绍伊古之间的直接对话完全没有语言障碍。

笔者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曾参加过一次高考招生的全国录取工作,有机会在沈阳接触到一位来自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招生办负责人。此人就是上个世纪五十中期从当时的大连海军舰艇学校毕业后即留苏深造,在俄罗斯拿了一个副博士学位后回母校任教,八十年代初因为严重的美尼尔症才离开教学和训练第一线。笔者早年对于这个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初步了解就是始自于该人。  

有文学城网友为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跟帖“读后感”,说是“中国90年代引进的先进军事技术都是俄罗斯来的,苏27,基洛级潜艇,连第一艘航空母舰都是从前苏联国家暗度陈仓来的。学俄语有什么不对?”

该网友这里单单没有点出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介绍的,董军在海军训练部任职期间,对俄交往的最重要一例就是参与向俄国购买现代级导弹驱逐舰的谈判过程并多次赴俄参与试航、验收。

本文前面提到的《中俄海军七十年合作的历史回顾与思考》一文中总结说:“1991 ~ 2005 年军事技术合作是两国海军合作的重头……。据不完全统计仅 1992 ~ 2007 年 15 年间,中国成为俄罗斯在全球范围对外军售的最大对象国,俄罗斯则成为这一时期中国对外军购武器的最大供应国。1992 ~ 2007 年期间俄罗斯对华军售占其整个对外军售总额的 40% ,2004 年占到了 57% 。军品贸易范围涉及很广,海空武器是中俄军品贸易的重点,包括 500 多架各型飞机,如苏 - 27、 苏 - 30、 苏 - 35 战 斗机,伊尔 - 76 运输机,200 多架米 - 171 直升机,2 艘 877 和 10 艘 636 型潜 艇,4艘现代级956型驱逐舰和大量防空导弹、 火炮、 雷达等系统。这一时期中俄两国之间的军品贸易无论在数量、 规模和合同总金额上在世界武器贸易市场上都属罕见。”

而该文所说的1991至2007年期间,正是董军在中共海军司令员训练部从参谋到部长的一路晋升过程。 期间对中俄海军的全部“军品贸易”他总共参与了多少,无从查起,但那分两个批次采购4艘现代级956型驱逐舰的后期过程,即从出厂试航到与中方交接的整个过程,俄语流利,具备丰富俄海军装备知识的董军都是中国海军的主要代表之一。 

据维基百科介绍:1971年苏联政府下令建造一种“可以支持两栖作战的大型舰只”,956型被认为是对应当时美国在建的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现代级前身是1960年代前苏联建造的“1134A号计划型”大型反潜舰,船体基本构造亦相同。

苏联海军原本最终计划建造28艘现代级,在1980年-1994年间已先后有17艘服役。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国内有人提出了将尚未完工956型驱逐舰出售给外国。1997年8月,俄罗斯媒体率先报道中俄签署了价值8亿美元的军舰采购合同,并指中方决定购进两艘“现代”级舰及相关武器系统(包括舰载直升机),工程编号为956E,其中字母“E”代表“出口”)。

战舰采购合同签署后,俄国家武器装备出口总局打算续建并直接出售圣彼得堡北方造船厂(原日丹诺夫造船厂)在建的“叶卡捷琳堡”号和“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驱逐舰,以节省两年以上的时间。当时,俄海军因财政困难拖欠北方造船厂高额货款,已无能力接收这两艘新建战舰。经过俄政府内部折冲,1997年11月21日,俄北方造船厂与俄国家武器装备出口总局签订合同,将上述两舰转售中国。这个合同在当时是中俄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一个最大项目。

当时这两艘俄船的首艘叶卡捷琳堡号于1999年7月试航之前,董军等中国海军代表已经抵达了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北方造船厂,继而便参与了已经装备齐全的 “叶卡捷琳堡”号进入波罗的海试航的整个过程,并于当年年底随舰返回圣彼得堡北方造船厂,出席了两国在圣彼得堡北方造船厂举行交舰仪式。在这个仪式上,“叶卡捷琳堡”号降下了俄罗斯海军旗,更名为“杭州”号。随后,董军即随该舰启程前往中国,与从北京赶到浙江的一名时任海军副司令员共同出席了该舰编入东海舰队第三驱逐舰支队的仪式。

接下来,董军又参与了向俄方采购“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的交接仪式,该舰被中方改名为 “福州”号,同样编入东海舰队第三驱逐舰支队。

就在与俄国进行第二艘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交接的前后,对再追加两艘“改进型”的谈判过程,当时的董军也有参与。这两艘“改进型”的合同总价值高达14亿美元。

当时向俄国采取的总共四艘“现代级”的最后一艘的交接时间是2006年9月底。这应该就是董军离开海军司令部到北海舰队任职副参谋长只有几个月就被调往东海舰队出任92269部队司令员的原因。因为先后从俄国购入的4艘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均编列于东海舰队位于浙江舟山的驱逐舰支队。之后几年内,即又要与俄方开始“中期升级改装”的谈判,并最终在俄国北方造船厂完成“回炉”。

这里说明一下,董军出任中共国防部长之后,有外界对他的官方简历中的92269部队的“神秘”经历感到好奇。其实,这个92269部队不是那么神秘,它和91557部队同驻东部战区海军的浙江舟山基地,司令部同在舟山市定海区,分别是东部战区海军的驱逐舰第三支队和驱逐舰第六支队。

( 注:本文内容来自于“自由亚洲电台”的《夜话中南海》栏目,本期原标题为《夜话中南海:中共新防长董军与他的”中国海军黄埔”》,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延伸阅读:

夜话中南海:董军 — 普京和绍伊古为习近平培养出来的国防部长

中国新国防部长董军:“中共军中第一俄孝”

董军完全可不需要翻译,使用熟练的俄语与绍伊古交流, 这是因为董军八十年代初就读大连海军学院时即已经熟练掌握了俄语。

自从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战争开始以来,中国境内的大批俄粉、普粉们就获得了”黄俄孝子”的美称,也常常在网络文章里被简称为”俄孝”。

中国内地的“知乎”网上如此介绍说:黄俄孝子,网络流行语,网络上对无脑支持俄罗斯,无法容忍他人发表反对俄罗斯的言论,甚至千方百计为俄罗斯历史上的暴行洗白的人的一种称呼。他们认俄做爹,宗旨是“俄爹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恋”,常在B站出没。又被称俄孝子、黄鹅、黄鹅汉奸、黄俄狗等。

中国数字时代在“油管”上解释“黄俄孝子”的视频内容特别配发了栗战书在俄国杜马表态支持侵乌的有声视频,配文介绍说“黄俄孝子”是网络上一种对“精苏”、“精俄”网民的蔑称,这类人的共同特征是喜欢毫无原则地吹捧俄罗斯、崇拜前苏联,不能容忍任何反俄反苏观点,无视俄罗斯给中国国家利益带来的威胁,并试图为俄罗斯的历史罪行开脱。他们被认为是身在他国却比本国人更爱俄罗斯的“精神俄罗斯人”。 “黄俄孝子”中的“孝子”即“孝顺父母的儿子”,这也衍生出了“俄爹”一词,在中华传统孝道文化中,存在着“长幼有序”的尊卑等级观念,因此以俄为父,其实是自我的一种地位矮化,意味着对上的服从。

不过呢,事实上的中国“俄孝”中,“有脑”者也是大有人在。比如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才介绍过的中共新防长董军。此人说起来是前苏联加上如今的俄罗斯帝国为中共政权培养出来的第二位国防部长。是中共现役高级将领中参与、指挥中俄各类联合军演次数最多的一个,他不是“俄孝”,谁还敢自称是“俄孝”?

先披露一下董军前不久与对俄罗斯“胶合板元帅”绍伊古防长通话的第一个重点细节,就是双方互相用对方语言问候。从绍伊古嘴里吐出的汉语“你好”二字,当然是现买现卖,而董军则是完全可以不需要翻译,自己使用熟练的俄语与绍伊古交流。这是因为董军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读大连海军学院时即已经熟练掌握了俄语。在海军训练部任职期间,对俄交往的最重要一例就是参与向俄国购买现代级导弹驱逐舰的谈判过程并多次赴俄参与试航、验收。日后担任海军副参谋长期间,还被习近平特别委派到俄罗斯最高军事学府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受训。

据中国军网2013年11月的一篇报道文章介绍: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就是苏联时期的伏罗希洛夫总参军事学院(又称伏罗希洛夫高等军事学院),成立于1936年,院址在俄首都莫斯科,是培养俄军高级领导干部的最高学府……。俄总参谋部军事学院之所以蜚声海内外,主要是由于该学院培养出了众多的军事统帅人物。这其中有两位前苏联国防部长: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和格列奇科元帅;四位苏联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扎哈罗夫元帅、安东诺夫大将、库利科夫大将和什捷缅科大将;十多位国防部副部长。还为波兰、保加利亚、朝鲜、越南、蒙古和古巴等国家培养了数百名将军,其中最著名的有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防部长霍夫曼大将、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朱罗夫大将、波兰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雅鲁泽尔斯基大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和匈牙利人民军总参谋长奥拉赫中将等。 

中国军网刊出这篇文章的第二年,董军便进入了这所学院。日后成为这所学院为中国培养出的第一位海军司令员和第一位国防部长。

有道是,董军中共国防部长的前任,中共最短命的国防部长李尚福去年八月中旬造访莫斯科过程中,在觐见普京大帝的次日即由绍伊古陪同参观了这所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绍伊古当面向李尚福允诺说:俄罗斯国防部同意增加在该学院专门学系进修的中国学员人数,本年(2023年)秋天将有逾20名中国军官在总参军事学院高级进修班学习。 

据中共官媒报道,当时的李尚福在了解了俄罗斯的这所军事学院的架构、训练设施、教育过程及外国军事学员培训特点,并参观学院博物馆后,诚挚感谢该学院从1996年起培训中国学员,该学院毕业生目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担任高级职务。绍伊古则回应说:在这所俄罗斯最高军事学院留学的中国军人数量,将是外国军人中人数最多。

从这一信息足以见出当今中共高级军事人才的培养对俄罗斯依然依重,就如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对前苏联的依重一样。

说到此,就不能不特别强调一下,要论整个苏俄为中国培养的军事人才,中共政权的历任国防部长中,董军已是第二位被苏俄培养出来的。上一位是曹刚川,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毕业于前苏联的炮兵军事工程学院指挥系。

李尚福在参观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时向绍伊古所介绍的该学院的毕业生目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担任高级职务者之中,最值得一提的当然就是当时已经担任了中共解放军海军司令员的董军。当然,当时的李尚福和绍伊古谁都不会料想到,几个月后的董军居然会成为李尚福中国国防部长的接替者。而可以想象的是,无论是绍伊古还是普京,会是多么得以此为傲!

前面说了,董军去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受训时已经官至解放军海军副参谋长。所以当时进入的肯定是该学院的高级进修班。据《人民海军报》2014年12月26日头版的一则消息,海军东海舰队副司令员董军已经调任海军副参谋长。

另据中国内地的澎湃新闻2017年3月27日引述中共国防部官网消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访问马来西亚和沙特的随访人员包括南部战区副司令员董军。

可见董军担任海军副参谋长的大概时间应该是2014年年底至2017年春。有中国内地军事网站的军评文章透露说:董军在担任海军副参谋长的这段时间里,两次带队参加中俄2015年和2016年的联合演习。“算是绍伊古的老熟人了”。

中国内地网站上的另外一篇军评文章的标题就是《见到中国防长,绍伊古大将对着老熟人,开口先说了一句中文 》。

话说2012年11月6日,俄罗斯当时的国防部长因腐败丑闻被普京解职,曾任俄罗斯紧急情况部长的时任莫斯科州州长绍伊古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直到如今。如此说来,这个绍伊古担任俄罗斯防长的时间和习近平担任中共党军一把手的时间一样长。那么董军在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学院学习受训期间接受过绍伊古部长的亲切接见是很可能的。如此说来,如今的习近平在对李尚福“挥泪斩马谡”之后“比选”出董军出任中共对外军事交往最高负责人,借此向俄罗斯的普京和绍伊古示好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中国内地网站上有一篇军事评论文章的标题就是《新国防部长董军,第一个电话打给了俄罗斯,绍伊古:无条件执行 》。该文中描述道:令人没想到的是,在(视频上)见到董军防长的时候,绍伊古竟然专门使用中文打招呼,说了句“你好”。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外界却看出了很多内容。

文章分析道:大家都知道,美俄现在都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军事沟通,尤其是美国,希望尽快促成中美防长对话,这也是中美重启军事交流的重要环节。在此背景下,董军防长的首次通话的对象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这代表的不是他个人的外交策略,而是代表着中国未来军事外交的方向。董军防长就职后,首次选择与俄罗斯防长绍伊古进行视频会谈,而非与其他国家的防长沟通。这一行为在国际社会中产生了重大的象征意义,展示了中俄之间的紧密关系,暗示了中国可能在军事外交上更倾向于与俄罗斯深化合作。

文章中还介绍说:在这次对话中,双方的主旨围绕着如何进一步加强中俄两国的军事合作达成共识。董军防长特别强调了实施两国元首重要共识的重要性,同时指出中俄两军需要不断提高战略互信,并继续拓展务实合作的领域。这不仅展现了中俄两国在军事领域合作的坚定意志,也体现了双方希望通过加深合作,共同应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中俄两国在军事领域的深化合作有助于提升两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当前全球局势复杂多变、地缘政治竞争加剧的背景下,中俄加强军事领域的合作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本月初网易刊登的《中国新防长上任,董军9字定调中俄关系,俄罗斯想要的被中方满足》一文分析说:在北约大军压境俄罗斯之际,董军和绍伊古打了通视频,用9字定调了中俄关系,称“中俄保持高水平发展”。这就是给这次会晤定下基调。董军防长接着表示,中俄两军要坚定应对全球挑战,不断提升战略互信,持续拓展务实合作,推动两军关系迈向更高水平。董军防长的这番表态,毫无疑问是俄罗斯现在最想要的,中方此举堪称是雪中送炭。为什么?因为现在正是俄罗斯与北约的敏感时刻。据官媒此前发布的消息,北约集结了全部成员国,外加一个准成员国瑞典,一共32个国家的约9万名军人、航母,80多架战斗机、直升机和无人机,以及至少1100辆战车将大军压境俄罗斯——在俄罗斯边境展开演习。甚至北约自己都表示,展开演习的目的是为了“模拟与势均力敌的对手爆发冲突的场景”。这就是直指俄罗斯啊……。现在北约已经不再隐瞒:他们正在演练对俄罗斯发动攻击的行动。所以在这种危急情况下,我防长董军和绍伊古进行通话,并表示中俄两军会加强关系,并且还会坚定地应对“全球挑战”。“全球挑战”是什么?这势必会给北约敲响警钟。

这两篇文章的作者当然都是地地道道的“俄孝”,但其所言绝对符合习近平与普京两人之间,以及董军与绍伊古两人之间的所思所想。

请听董军对绍伊古的阿谀内容:“我最近担任了中国国防部长。您是最早向我发来贺电的人之一,这反映了发展两国和两军关系的良好愿望。在此,我谨向您表示深深的谢意”;“您为促进和发展中俄两军联合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俄罗斯武装力量中享有崇高权威。我钦佩您在瞬息万变的国际环境中的勇气”。 

面对董军的这番阿谀,绍伊古先重复了他此前在董军被宣布为中国防长的次日即发给董军本人的贺电内容中的很重要的一句:“我相信,您与俄罗斯武装力量的互动经验将有助于进一步扩大我们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

绍伊古接下来又说:,“在军事领域,两国关系正在各个方向稳步发展……。双方定期联合举行海陆空联合作战训练活动,成功演练不同复杂程度的作战训练任务”。

“相信当前的谈判将有助于进一步加强俄中防务领域的战略伙伴关系。我期待着与您进行最密切、最富有成果的合作”。

下面就要着重谈谈董军在担任国防部长之前“与俄罗斯武装力量的互动经验“ 了。

去年12月29日,笔者曾在本专栏发表《新任国防部长为何选中了海军出身的董军?》一文,文中介绍说:2001年8月25日,中俄两国海军举行首次两栖联合军演,这也还是中国军队首次登陆外国领土参加演习。过程中约有200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从停靠在距俄罗斯太平洋海岸半英里处的071型两栖战舰登陆……。当时的相关报道中援引时任中国海军副参谋长董军的话说:如此大规模联合登陆需要精心统筹和指挥。 显然当时的董军是这次联合军演的中方负责人之一“。

需要向读者和听众们致歉的是,这里的2001年是当时没有校对出来的笔误,应该是2015年。也就是董军担任海军副参谋长的第二年。该次军演的详细信息出自2015年08月28日的中国内地参考消息网文《美媒关注解放军在俄登陆演习:2万吨战舰战时危险》。

更多的关于董军多次参与中俄军备采购谈判、中俄军事交流以及指挥中俄联合军演的详细介绍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

即时新闻: 中国新国防部长董军:“中共军中第一俄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