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风景这边独好”?时运多艰可能成为中国新常态

14亿中国人迎来了又一个传统新年。龙年伊始,各种祝福纷纷涌现,人们期盼着新的一年能够带来幸福与好运,国富民强,繁荣昌盛。。。然而,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形势并不尽如人意。三年疫情结束后,并没有出现预期中的强劲复苏,相反,坏消息却不断:继房地产危机之后,又传股市崩盘。。。对社会心理造成巨大冲击。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经济局势?传统文化中享有盛名的“龙”能否带来好运?疲软的经济局势将对政局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经济局势?习近平在新春讲话中称中国经济为“风景这边独好”,传递了怎样的信息?

夏明:是,我也注意到习近平在新年讲话中讲到“风景这边独好”,而且是拿农业来说事说:今年粮食获得了大丰收等等。首先,中国农业其实占中国的经济已经非常小的比重,这就是为什么温家宝时期,就把农业税给全部废除,因为农业基本上是不会成为中国国民经济的一个大的支柱。也就是说,习近平现在给中国的一个许诺,就是“肚皮政治”,就说我们还可以填饱肚子。但是,既使农业的所谓的收成-根据去年的各种的自然灾害来看-,恐怕农业的收入里边也有水分。尤其是他讲到-中国官方说的-中国过去一年经济增长率是5.2%,根据国外的各种研究,包括日本跟美国的这些独立的思想智库或者是研究所的研究,中国的经济可能在2023年恐怕没有超过3%,有的解读甚至出现了负增长。所以不管怎么样,习近平(说的)“风景这边独好”,显然是一种自说自话。

尤其我们把习近平的春节讲话,跟他在新年的团拜会上的讲话一比较,那你可以发现习近平在一个月的时间,急剧的一个转弯:他在元旦的讲话中就讲到,只要我们前行,总会是有风风雨雨,风风雨雨就是一种常态。他就把中国当下遇到的、在中国过去四十年最大的一场危机,把它给常态化;另外在元旦的团拜会上,他也讲到,他说:我们现在的企业也遇到了困难,普通的老百姓的生计也遇到了困难,各个地方还出现各种灾荒、自然灾害,引起了各种困难等等。他说: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在元旦团拜会上的讲话,显然他看到了中国目前经济的许多问题。但是为什么到了春节,一下就来了“风景这边独好“?我觉得这是没有理由的一个大转弯。

以中国目前的经济情况来看,中国的经济确确实实是非常的糟糕,糟糕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数据实在是太多了,那我们就看几个数据吧。因为我们知道,中国有三个重要的驱动力:一个是外资,去年在中国投资股票的90%的外资撤除了,也就是一年就有290亿美元撤离了中国;另外,外贸:中国在去年的外贸也比前年下降了4.6%,中国的外贸也出现了许多的问题。而且中国对美国的外贸出口也在急剧下降。去年是墨西哥取代了中国,成为对美的第一大出口国。所以对于外贸来说,当然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外一个,拉动中国的当然就是房地产。房地产在中国的影响非常大,因为房地产如果把上下游的产业加在一起的话,它影响了中国大概五分之一的GDP的国民生产总值。而且我们也知道,中国70%的财富是表现在房地产的。从2021年以来,中国至少有30多家大型的房地产公司破产,尤其2023年两大的房地产企业:一个是碧桂园进入逃债模式,在海外申请破产;另外一个就是恒大,在香港法庭的判决是要恒大清盘,也就是破产。如果你看到中国的房地产也出现了急剧的崩盘,这些加在一起就是说:没办法支撑中国过去的所谓的经济增长能够达到5.2%。另外今年开年,还有新的指数预示着中国经济在今年也不会向好,其中有几个指数:一个是物价指数在急剧下跌,尤其是过年期间,连猪肉的价格都在急剧下跌,比去年大概跌了10%以上。所以这是一个危机,老百姓没有钱;第二个是生产采购指数也在急剧的下跌。也就是说,中国的生产采购、它的开工、下面的投资,今年的预期也都不好。就是说,中国的经济肯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问题,没有“风景这边独好”。

“风景这边独好”反映出了怎样的信息呢?我觉得反映出了从习近平执政以来,他2015年遭遇的股市崩盘,当时他就靠“枪杆子”来护航,靠“刀把子”,派驻公安部副部长进驻证券委;后来就要靠“笔杆子”来不断地唱好中国,来反对唱衰中国,后来他又把国安用起来。去年,国安说:谁唱衰中国的话,就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国安就入场了。所以“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是三杆齐下。最近习近平他在中央经济金融工作的会议上,又在讲:要建立严管的金融管制体系,要监管的体系,是要能够长牙带齿、有棱有角。其实你可以看到中央又在用一个狼牙棒,试图整治金融市场。所以如果我们来看目前的整个的做法,一句话,就是说他面对着经济的各种问题,其实已经没有经济的解方,而用各种的权力的集中来看。所以我觉得他的这个“风景这边独好”,其实就是一种忽悠,就是让大家只能唱好,不能说中国的实情,这是非常恐怖的,因为他使得资本市场-无论中国的民间资本市场、还有普通的投资者、还是国外的国际资本市场-对中国基本上是没办法看到中国的真实场景。也就是说,中国成为信息黑洞。所以我觉得“风景这边独好”,其实传递了中国整个信息体系的崩溃。

“风景这边独好”?时运多艰可能成为中国新常态

Beijing, 1er janvier 2024. L’année du dragon pour le calendrier chinois. © Andy Wong/AP

法广:面对股市大跌局面,北京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种种举措是否足以挽救疲软的经济?否则将会引发怎样的政治后果?

夏明:是,我们看到中国的整个经济,其实是在出现一种崩盘的模式。股市是一个大的标志,中国的股市目前来看,怎么个“惨”法?其实有几组数据,你可以看到非常的惨:第一个,2015年中国当时股市是在奔6000点,习近平当时还非常激动地说,中国的股市可以冲上1万点。但是,夏天以后股市急剧崩盘,崩到了3000点。到了今天,中国政府一直在所谓的“捍卫3000点”,后来跌到2800点,又说要“力保2800点”,后来又跌到了2700点,甚至2700点还在往下跌。中国政府确实面对着股市的崩盘,当然是束手无策。这个股市崩盘的“惨”,还有一个数据就是:从2021年到今天,中国的股市-上海的、深圳的、香港的-它的股市在过去的三年的时间丧失了、蒸发了8万亿的美元,8万亿的美元,是比中国的整个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还要多。所以就说你可以看到,中国的国民经济-如果从股市来看的话-遭受了一个重创。这是完全不可否认的。而这种股市的重创,对许多的企业-也就是中国政府讲到的所谓的“市场经济主体”,是一个极大的伤害,因为很多的这些企业,他们是用股市的股值、市值来进行融资、贷款,来做杠杆的,甚至许多的融资和贷款、借贷是借外国的银行和外国的投资者的。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恒大或者碧桂园,它们在美国要申请破产。这种一下通货紧缩,使得许多的企业其实最后会崩盘。但是中国政府,它现在在用国家队来入场,也就是说,在禁止新的企业上市、禁止做空、禁止证券商来进行大宗的做空的买卖等等,把它上升到国家安全的角度。习近平的做法,当然是使得股市最终就是完全死掉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国家队用它的真金白银想去对赌市场,那我相信:国家队从长远来看,最后一方面掩护了很多散户离场;另外一个,国家队最后根据中国长期的经济的走向、大的基本的指数不会改变的话,中国政体对经济带来的负面效应如果没法得到去除的话,最后国家队也会输得很惨。

另外,我们再看一下中国输的惨相,如果再跟周边的国家比,惨状就更明显。中国的股票在过去的30多年,你如果投资1块,今天可能还不超过1块;你如果投资到美国的纽约的证券市场,你投资1块,今天已经3块了;在去年一年,日本东京的股票上涨了30%,印度的股票去年上升了19%,更让大陆无颜的就是:印度的股票上涨了50%。而与此同时,香港的股票跌回了1997年,当时亚洲金融风暴。所以你看到,中国政府面临的这些确实是非常让它所谓的“中国模式”也好、什么“一国两制”也好,都彻底地随着股市、随着经济的崩盘,其实都在露出了底裤。但是习近平现在采取的两种做法,一个是要靠行政管控,一个是要靠国安、公安出场。所以从2015年到今天,他在面对股市的崩盘的时候,一手他亲自指挥领导,破坏了中国的原来建设的一些基本的、或者逐渐在成型的一个市场经济;另外一手就破坏了中国有一点点的这种法治原则,这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也是中国股市崩盘带来的一个制度性的政治性的后果,也就是整个制度建设,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其实遭到了彻底的破坏。

法广:最后请谈谈,您如何看待未来一年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走向?

夏明:是,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在过去的四十年,一直就强调说:我们的经济是全世界增长最好的,我们的中国模式是引领全球的,所以中国所谓的经济,也就是习近平说的这个“风景这边独好”,或者“一枝独秀”成为共产党的所谓的执政合法性的一个物质基础。但是今天显然这个所谓的业绩的合法性在完全的消失。对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到底有什么影响?显然中共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合法性的危机,这是不可避免的。

同时中国政府在全球,它过去这种强势的所谓的要“中国崛起”、要跟美国“平起平坐”、要“引领世界”这些所谓的中国梦,所谓大国崛起,世界的崛起也随之成为一枕黄粱。这对中国的政治这点影响是非常明显的。也就是说,中国对周边国家、对世界的威胁,其实会逐渐的降低,这是件好事。

另外,对中国的民主化会不会有影响?因为我们在研究民主化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也是民主研究里面基本上一个规律的东西,就是:当一个国家很穷的时候,要进行民主化很难;只有当一个国家的经济上升到一个台阶,经济至少进入到中等收入国家以后,民主化容易建立、或者容易启动。但是当这个国家经济还在高速增长的时候,民主化的机率是会逐渐地下降,会递减的。只有等这个国家经济发展上了一个台阶,而同时它的经济开始出现瓶颈、或者出现平台、甚至出现了下跌-我们所说的这种悬崖式的下跌-,这就是中国目前遭遇的,这个时候,往往民主化的启动机率会急剧增加。中国其实进入到了这么一个场景。无论是从中国老百姓的反应、或者白纸革命,我们可以感觉到,中国可能进入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民主化的这么一个场域,这里面就可以看几个因素:我们看会怎么发展?一个是上层权力,上层权力的争斗、派系斗争会不会因此而加剧?我们当然看到习近平他所谓的“定于一尊”,其实他的“定于一尊”是很虚弱的,因为当他“定于一尊”以后,任何反对他的人,结果就变成了一个中国老百姓期盼的明君、或者未来,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下台以后,名声反而升高,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不得受到容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中国老百姓用这个白纸都可以表达自己的诉求,这个诉求就是:只要是跟习近平对立的、任何东西都是好东西。另外,就是习近平说他的小圈子,-小圈子,可能我们说-习近平建立了一个他的习家军,这个小圈子会衷心地为他服务,也就是奉行的原则是“忠诚”。如果不绝对的话,就是绝对不忠诚。所以这帮人可以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为他效力。但是,这里面他们之间也有不稳的因素,其中有很多人跟习近平工作、合作,尤其是因为掌管不同的东西,当然是会跟习近平发生很多冲突。甚至对习近平的判断也会有意见。另外,习近平对他们这种像班主任对管小学生一样的管控,尤其是要管好他们的家人,也就是说,不许让他们出国、不许让他们能够先跳船,这些东西当然都会让他周边小圈子这些人也会产生“身在曹营心在汉”。

另外,当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外围、中层、基层干部,习近平以他的两任已经有几百万、几百万地这样进行清洗,其实习近平也承认下面躺平现象,这种松懈、卸任、怠政的现象也都非常地清楚。所以他的政权的整个制度和他的基础,其实是在不断地松动。这些东西当然给了老百姓他的反抗、或者群体性的事件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引子,或者是原因。而老百姓的、民众的群体性事件,无论是下岗、无论是青年没法就业、还是房地产公司崩盘、那些烂尾楼使得老百姓没法拿到房子、还是医保出现空转等等,都会加剧老百姓的群体性事件。但是,中国有个问题在于:就是中国共产党一直打压以阶级基础的中国的政治运动。所以中国如何在更大的政治运动中有工人、农民、或者是城市的市民、市民中产,他们怎么样能够有他们的诉求得到代表?这是目前中国要进行民主转型的一个很薄弱的环节。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未来,会经历我们所说的债务-通货紧缩的怪圈,老百姓、许多的厂家、连中国的地方政府和国家都会出现高债务,越来越让它的经济难以运作,同时又出现高债务带起许多的经济市场主体的崩盘、或者是贱卖,这样的话又出现不断地通货的紧缩,所以现在中国通货紧缩是一个威胁。这些就会带来中国的一个长期的停滞。如果长期的停滞-不是长周期的停滞、是长期的停滞-,那我认为,中国的老百姓可能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可能就是说把他们存进的脂肪把它给耗尽。中国、尤其是下层,其实已经在面临着饥饿的这些威胁。所以我认为,返贫、饥饿,会成为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未来两、三年必须得应对的问题。所以我对中国未来的政治、经济,那我认为经济的停滞恐怕是一个长期的发展的趋势。至于民主上有没有突破?其实还要看中国的老百姓和中国的民主运动、政治运动如何组织和运作。另外来看,中国的上层的精英是不是会发生分裂?有一批上层的、中共内部的人物来出来反对当下的政权?当然最后还要看国际形势,也就是目前大的-中国跟美国、跟俄国这些大的-国际格局,最后有没有有利于中国的民主的发展。但是这些都是很不确定的。所以我觉得中国未来会跟世界一起走入一个高度的不确定的阶段。

即时新闻: “风景这边独好”?时运多艰可能成为中国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