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压力山大:曾经的半导体巨头沦为“小三”

全球最大记忆体制造商三星电子在半导体领域面临激烈的竞争,三星过去7年来,一直深陷集团接班人李在镕的诉讼问题,全球代工龙头台积电在这段期间内,巩固了自身的领导地位,美国大厂英特尔(Intel)和日本半导体制造商Rapidus也在政府大力支持下迅速发展。

业界人士指出,三星需要吸引辉达(NVIDIA)、超微(AMD)、高通(Qualcomm)等客户,借此获得市占,但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台积电与这些公司保持著密切的关系,三星必须在技术、成本方面展现竞争力,才能赢得这些客户。

英特尔在2021年宣布,将重返晶圆代工业务,目前正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俄亥俄州、新墨西哥州、奥勒冈州等地建厂。知情人士表示,考虑到英特尔在半导体领域的专业知识,不能小看该公司喊出在2025年前超越三星和台积电的目标。

日本芯片制造商也重振旗鼓,日本政府祭出巨额补贴协助记忆体芯片制造商铠侠(Kioxia)建厂。而芯片国家队Rapidus日前与荷兰半导体设备制造商艾司摩尔(ASML)合作,计划在2025年之前启动2奈米芯片试点生产。

三星的目标是到203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记忆体芯片和系统半导体制造商,但在对手的激烈竞争下,三星前方的道路崎岖。根据独立金融分析师奈斯泰德(Dan Nystedt),以美元计算,2023年台积电营收来到693亿美元,超越英特尔的542.3亿美元与三星芯片部门的509.9亿美元,问鼎全球最大半导体制造商宝座。

三星目标是到203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记忆体芯片和系统半导体制造商,但在激烈竞争下,前方的道路崎岖。(路透资料照)

记忆体放缓 市值一落千丈

2010年代,正是三星辉煌的时期,该公司在2011年的市值超越了英特尔,成为全球半导体市场领导者。2012年,市值在全球IT公司当中位居第5名,与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等巨头并驾齐驱。

但是自2017年爆出政治丑闻以来,一切都改变了。其他科技公司市值一路飙升之际,三星却停滞不前。台积电在2019年市值超越三星,紧接著是2020年辉达(NVIDIA)超车,到现在三星在全球的市值排名已跌出20大。截至2月16日,三星市值为约3651.4亿美元,台积电市值达6570.6亿美元,辉达更是冲上了1.79兆美元。

产业趋势也出现了变化,像是近年记忆体芯片市场放缓,AI概念股窜起等。不过专家也将三星竞争力下降归咎于基本面因素,这背后一大原因是诉讼纠缠下,高层在动荡时期无法做出关键的决策。与此同时,苹果、Google和辉达等竞争对手正积极投资、进行并购,反观三星的并购活动并不热络。

李在镕2017年卷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门”案件,2度入狱。(欧新社资料照)

李在镕卷入闺蜜干政丑闻 缺席三星决策

业界人士指出,唯一能够为未来10至20年做出决定的人是会长,然而,由于李在镕缺席,导致三星在探索未来商机这方面遇上阻碍。等到李在镕司法风险清除后,重新推动股东回报政策和重大的并购活动,停滞的股价预计将重新获得动能。

2017年,仍是三星副会长的李在镕卷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干政”丑闻案件,因涉及行贿、挪用公款等罪名被捕,2度入狱后,在2021年8月获假释。尹锡悦政府2022年上任后,宣布特赦李在镕,同年10月,李在镕正式接任三星集团会长一职。尽管获得特赦,李在镕每周仍必须前往法庭1到2次。

2020年9月,李在镕因2015年1起价值80亿美元的并购案,涉及不正当交易、操纵股价等行为,被检方起诉,要求判处5年徒刑,并处以5亿韩元罚款,本(2)月5日首尔法院一审宣判无罪,检方随即提出上诉。

业界人士指出,三星仍面临即将到来的上诉,以及其他正在进行的不公平商业行为指控的审判,但截至目前来看,庞大的司法重担问题已经解除,三星应该能够好好处理更紧急的业务问题。

辉达创办人黄仁勋(左)、特斯拉执行长马斯克(中)、脸书创办人、Meta执行长札克伯格(右)。(彭博、法新社资料照,本报合成)

2017年以来 三星无重大购并

专家提到,三星想要在全球的激烈竞争中出头,掌门人势必要在前方带领。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商业系副教授赵大坤(Cho Dae-gon)指出,在现今科技业当中,从辉达的黄仁勋、特斯拉的马斯克(Elon Musk)到Meta的札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都可以看到果断的管理者对企业的影响,要有效适应快速变迁的竞争格局和市场趋势,需要精简的决策结构和强大的执行能力。

韩国科学技术院电机工程系教授金正浩(Kim Joung-ho)则强调了管理者积极主动的重要性。在一个竞争力可能瞬间丧失的时代,企业高层必须采取挑战性视角,要知道“没有永远的第一,随时可能变成第二”,这将需要企业文化做出相对应的改变。

许多专家认为,大规模并购、引进人才、重大投资和改善企业文化是三星首要任务。自2017年收购音响与汽车设备大厂哈曼(Harman)以来,这些年三星并没有进行重大的并购交易。高丽大学公共管理系副教授安埈模(Ahn Joon-mo)提到,尽管产业出现了像云端运算、人工智慧这类新的领域,大型科技公司预计仍能持续位居主导地位,因为透过并购有前途的新创公司和竞争对手,科技巨头能持续获得人才和技术,而三星就应该采取这样的策略。

韩国半导体与显示技术协会(Korean Society of Semiconductor and Display Technology)会长朴在勤(Park Jae-keun)表示,与台积电等竞争对手相比,三星旗下同时有记忆体芯片和代工业务,因此也需要更广泛的跨领域专业人才。

部份人士则认为,在推动并购的同时,应该探索新的领域,而不是拓展半导体和智慧手机等传统业务。首尔大学科技管理、经济与政策研究所教授李正东(Lee Jeong-dong)指出,全球领先的企业应该专注在“开辟新道路”,而不是走在半导体等既定路线的前端,李正东也坦言,在既定路线当中,韩国恐怕很难占上风。

由于企业税率、劳动力成本高和人才短缺的问题,都使三星与台积电的竞争处劣势。(路透资料照)

落后台积电 三星苦苦追赶

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The Federation of Korean Industries,FKI)在2022年公布的报告也曾点出韩国半导体要追上台湾面临的难处,以当时的数据来看,台湾2021年国内生产毛额为7895亿美元,不到韩国1.79兆美元的一半,然而,台湾却有多家世界级的半导体公司,包括代工龙头台积电、联电(2303)、IC设计大厂联发科(2454)等。

根据当年统计,台湾营收超过10亿美元的大型半导体公司有28家,反观韩国只有12家。FKI公布的另份报告则显示,全球市值百大的半导体公司当中,韩国只有3家,包括三星电子、SK海力士(SK Hynix)和SK Square,同样落后台湾的10家。

智库报告也提到,由于企业税率高、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人才短缺的问题,都使三星陷入困境,落后台积电。报告指出,三星为了超越台积电,正极力拓展海外业务,但是若没有政府支持,这一切都将徒劳无功。报告强调,韩国企业在全球激烈竞争中的发展,将取决于政府采取政策措施的速度和程度。

即时新闻: 压力山大:曾经的半导体巨头沦为“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