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央出大招了!但问题是,地方非常不愿意

中央出招了!但问题是,地方不愿意,非常不愿意。

近日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务院国资委三部门联合印发了《划转充实社保基金国有股权及现金收益运作管理暂行办法》。

办法内容很长很复杂,我给你们概括一下就两个主要内容:

1)以后每年地方政府要将地方国资50%现金收益得上缴给中央,中央放到全国社保基金里去,帮你们代运营。

2)这些收上来的钱,社保可以拿来投资股票,但是不会超过40%,来控制风险。

政策文件一出,股市直接开启爆嗨模式,不少人甚至很多大咖都在宣称,股市将迎来万亿资金增量,这是中央专门呵护资本市场,提高投资者信心的举措。

估计中央多少有点这个考虑,但也就是有点而已。

社保基金入市顶多只能算个副产品,而且社保基金也是要看收益和风险的,股市风险大了,社保基金也不会硬上,要知道,就算一分不投也是“不超过40%”啊。

中央出大招了!但问题是,地方非常不愿意

示意图

那中央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呢?

两句话:收缴地方财权,充实社保缺口。

现在我们面临的请款时:一边是过去十年各地重复建设严重,造成大量资金浪费;另一边是2035年社保即将耗空,不得不未雨绸缪。

本次国资改革就在这两个背景下应运而生,而股市则是顺带沾光。

那有人就说了,那这次改革不是挺好的嘛,一箭三雕,地方无效投资、社保、股市三个问题都解决了。

但问题是,地方不愿意,非常不愿意,收缴了地方财权相当于戴上金箍,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而这个不愿意肯定不会摆到明面上来,肯定都是背后小动作。

我给你们举几个典型例子:

1)比如1990年代分税制改革前,地方为了少交税,打起预算外收入的主意,一边通过减税、补贴来”藏富于企“,一边又通过集资摊派、援建援产给收回来,一来一回就不需要给中央上缴税收了。

2)比如2000年后,中央立法地方政府不能借债,地方为了规避就成立城投来搞土地财政,搞土地资本化。

3)比如2010年后中央意识到城投债务的危险性,收紧了银行对城投的借贷,但江苏、广东的一些地方却创新出影子银行,通过信托SPV等方式绕过限制,继续“合规”融资,全国也纷纷效仿。

4)再比如,就拿这次的国资改革来说,2017年就搞过一次,当时中央要求地方必须把当地国资10%股权和现金上缴,但是地方却继续钻漏洞,通过产业引导基金的形式规避义务,又把财权留在当地。

可以说,地方政府的政治”创新“从未枯竭,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耀眼成绩”。巧妙绕过每一个政策不利点,但查起来却又都是合法合规。

背后则是更深层的原因:是地方财权、事权和支出责任的不匹配的矛盾;是地方主官任期有限和地方发展需要长时期之间的矛盾。

所以此次国资改革的顺利推行,还要看后续改革堵漏的情况,虽然新闻通告中说各地已经完成了相关的划转,但实际是很多省市还是以“尚未审计完上年度财务状况”为由进行拖延。

因此,政策必须加快落实,堵住可能漏洞,毕竟地方的”创新“一直在路上。

即时新闻: 中央出大招了!但问题是,地方非常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