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大快人心!让无数人倾家荡产的机构终于迎来团灭

墙内自媒体马江博说趋势文章:坑了无数人的“金交所”们,终于迎来关门大吉。

3月25号,湖南、辽宁、西安、重庆四地先后发布公告,取消本地金交所的业务资质,已有的金交所已经取缔,未来也不再新增。

而根据证券时报的披露,这只是开始,未来全国所有省份都将取缔金交所,这也意味着,整个金交所行业将迎来团灭倒计时。

大家肯定一脸懵逼,这是啥意思,啥是金交所啊,咋就团灭了?

核心就是一个字:乱。乱象丛生,乱到没边。

金交所当初成立目的是便利不良资产转让,就是方便地方政府和银行等机构把不良资产通过这个交易所卖给市场上的投资者。一般都是地方上自己设立的,而不是中央统一把关的。

初批成立的金交所业务问题比较大。一个是银行间市场发展成熟,金融机构更愿意去银行间市场转让abs、clo等资产;而另一块的司法拍卖业务,竞争者太多,比如阿里、京东这些平台都可以做,金交所也捞不到油水。

两重挤兑之下,金交所,可以说已经没米下锅了。在生存压力之下,他们选择剑走偏门,走向了如今看来臭名昭著的“摘挂牌业务”,也就是做各种非标融资。

翻译成人话,就是各种企业缺钱想融资,金交所就帮他们的债权做成理财产品卖给投资者。这样下来,企业拿到了融资,投资人获得了收益,而金交所赚到了好处费,堪称完美。

本来没什么问题,但关键是,只要有钱赚,金交所就来者不拒,不把关也不注重风险,放任自流。

说几个经典的大手笔,都是金交所的杰作:

1. P2P、现金贷,2015年的股灾和P2P暴雷还记忆犹新吧,多少人倾家荡产。

2. 币圈ICO,就是给虚拟货币融资,很多都涉及洗钱。

3. 房企理财,大到恒大、融创,小到各地的中小房企,在当年都对资金近乎饥渴,但偏偏因为宏观调控,股票融资受阻,债券、信托又风控严格;于是效率高、毫无风控的金交所成了香饽饽,各大房企通过金交所获得了以万亿计价的融资,而毫无疑问,金交所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在强赚钱效应下,各地政府纷纷跟风,开办自己的金交所,全国一度有超过80家金交所,而一些中西部地区,缺乏金融资源,更是把这个当做发展机遇。甚至出现了各种没有审批资质就开办的“伪金交所”。

可以说,在市场、政府和房企的催化下:金交所们成了银行外的银行,成了事实上的影子银行。

狂热的成果被少数人攫取的,代价却是所有人承担。

后果非常严重,后遗症非常明显。

从明天系、雪松系的暴雷,到恒大、碧桂园的危机,从政府、央国企的投资打水漂,到普通投资者的血本无归;风险不断扩散,对市场、企业、经济和众多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罢免、问责、破产、跳楼的悲剧在重复不断上演。

收割富人也打劫穷人,破坏经济又瞒骗政府,整个国家自上而下都深受其害!

不少人愤怒的质问:监管呢,监管为什么不作为!

不好意思,不是不管,是真管不了:

1)2019年以前是分业监管,证监会管股市,银监会管银行,保监会管保险,三家各司其职,而金交所恰好处在“三不管”的模糊地带,谁都不好直接伸手去管。

2)地方监管等于没有。对地方政府来说,金交所做全国业务是赚全国的钱,但受益的是本地经济,所以,要管=断财路,因此,省内监管=不管。

近年来中央终于意识到了泛金融化的危险性,开始高压严惩,重拳整治。

2021年一行两会联合发布《联席会议部署开展金交所现场检查工作》,开始收紧金交所政策。同年,中央发文,要求各地大力整顿金交所和泛金融危害,严防风险外溢。

2022年,16省国资相继发文,要求化解存量风险后清退当地金交所,大力查处伪金交所。

同时,监管改革也在加速。

2019年以后,中央进行金融监管改革,银监会、保监会合并为银保监会,结束分业监管的纠结时代,开启大一统的混业监管时代。

2023年以后,中央成立金融监管总局加强金融监管。

如今,金交所终于迎来审判终章和落幕时刻,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好事;

但,那些受到巨大伤害的无辜者,那些留下的巨大伤疤和痛苦,只能让时间来慢慢宽慰了。

延伸阅读:防范金融风险 中国将关闭数十家金交所

来源:RFA

湖南、辽宁、西安、重庆四地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先后公告,取消金交所的业务资质,并要求除中央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交易场所外,其他地方交易场所或企业不得以”登记、备案”等多种名义,直接或间接为各类发行和销售非标债务融资产品提供服务和便利。

中国多地政府正在对从事金融交易的金交所(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作出关闭决定,以阻止有机构借此进行融资和兜售理财产品,全国数十家这类金融交易平台可能会被关停。

据证券时报网周二报道,湖南、辽宁、西安(陕西省省会)、重庆四地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先后公告,将取消各自辖内金交所的业务资质,今后四地都将不再有金交所,也不再有任何主体具备从事金交所相关业务的资质。公告进一步对 “伪金交所”风险进行了提示,并要求除中央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交易场所外,其他地方交易场所或企业不得以“登记、备案”等多种名义,直接或间接为各类发行和销售非标债务融资产品提供服务和便利。

大快人心!让无数人倾家荡产的机构终于迎来团灭

该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及接近监管的权威人士处了解到,上述四省市的动作只是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地方陆续发布取消辖内金交所资质的公告。这意味着,野蛮生长、在诸多金融风险事件中频繁现身的金交所,作为一类地方交易场所,即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官称阻金融交易所野蛮生长

财经评论人士郑旭光当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官方许可的金交所的活动将被遏制:“这些金交所靠合规业务难以支撑,因为没有足够的业务量,他们大量做的是不符合规定的业务,认为这带来很多问题,包括金融风险。实际上,我们看到前些年有很多金融衍生品都在推广,可能很多都带有欺诈性。”

报道称,对于那些打着金交所旗号、活跃在各类融资活动中的“伪金交所”来说,金交所的彻底退场犹如釜底抽薪,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由此可以预测,那些长期实质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的“伪金交所”,将面对更加严厉的打击与清理,甚至今后存在被刑事追责的可能。

alauae__001.png

各地纷纷公告关停金融资产交易所。(网页截图)

对此,郑旭光说,这些金交所受到地方政府背书:“现在国家授权的金交所的权力将全部取消。其从事的衍生理财产品的业务,政府也不认可。湖南、辽宁、陕西(西安)及重庆这四地政府取消金交所,和清理地方融资平台类似,就是要消除金融爆雷的土壤。”

据了解,此次湖南等地政府取消的金交所分别为湖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辽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西安百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同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

中国有近30家金交所,而在巅峰时一度接近80家。《证券时报》从多位业内人士及接近监管的权威人士处了解到,上述四省市宣布取消辖内金交所资质的行为并非偶然,而是接下来所有金交所陆续关停的开始。

金融交易所交易量少导致关闭

金融学者司令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金交所关闭的主要原因与交易量不足有关:“关闭金交所的真实原因是因为交易量少,没有足够的交易实体,这本质上还是因为中国的经济总量已不足以支撑交易活跃性。所以说金交所关停是早晚的事情。”

据报,关于是否关停全部金交所的决定似乎在监管内部已酝酿多时。一位曾在某金交所担任高管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早在2022年底,有关部门就召集一些地方政府和金交所,就金交所清退的可能性调研收集意见。最近终于尘埃落定,决定将现存金交所全部有序清退关停,而且明确今后各地不再设立。

司令说,金融交易活动好比实体经济活跃度的一面镜子,当实体经济活动量减少之际,融资的需求随之减少:“他就是这几年中国经济严重下滑的真实写照。”

中国第一家金交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2010年5月宣告成立。其后,各地纷纷设立金交所。其后,传出不少企业、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参与非法融资产品爆雷。

即时新闻: 大快人心!让无数人倾家荡产的机构终于迎来团灭